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章 十里店

第二十章 十里店

更新时间:2018-12-03 13:47:14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通过后视镜看了老何一眼,见老头老脸发窘,不禁哭笑不得。

  我就觉得老头说的有些不尽不实,敢情还是财迷惹的祸。

  我倒是真好奇,老头说他死前已经做好了所有安排,他名下那么多的房产,最后给谁了呢?

  见季雅云似笑非笑,我突然想到她在急救室里的表现,忍不住问:“你现在能看到鬼?”

  季雅云点点头,说自从那次从绿皮火车上下来,她就总感觉脑子里多了一些东西。直到昨天晚上,她才将多出的那一部分记忆彻底融会贯通。

  季雅云说,那应该是娟子的灵识附着在她身上时,将萨满的一些法门留在了她的脑海当中。

  虽然觉得匪夷所思,但也不怎么意外,玄门术数本来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如果单单只是照本宣科的传授,那也就不叫玄门了。

  现在想来,季雅云从最初被鬼魅缠身,到如今几乎成为一个女萨满,究竟是阴差阳错,还是冥冥中早已注定呢?

  我问她:“你是怎么知道老何叔死了,还特意来接他的?”

  季雅云脸上又露出惯有的茫然,后座的老何忍不住插嘴说:

  “如果我没猜错,她这个账房,应该已经正式登记入册了。一旦载入阴阳驿站的账册,就等于是和驿站签下了契约。作为管账先生,她理所当然的会知道某些事。至于账房是如何获得这些信息的,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吧。”

  见季雅云朝我点头,我一怔之后,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惧。

  账房接收到的‘信息’,明显不可能是来自阳世。

  如果说账房本人不能拒绝、甚至连这些信息是怎么来的都不知道,而是只知道执行,那季雅云岂不是成了被利用的工具?

  老何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摇着头说:

  “这种事你不必想的那么悲观。你可以反过来想,假如她没有和驿站扯上关系,她现在过的又是怎样一种生活?更干脆的说,如果她没和你有牵连,她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囫囵个的活着,还是早就该死了?”

  我和季雅云对视一眼,彼此的神情都有些复杂。

  回想起来,我和季雅云的牵连,似乎是在我七岁那年住进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那时我在东北,而她却远在四川丰都。

  然而,她却莫名其妙的和凌红一起去到了我的病房。

  根据季雅云的说法,那时她和凌红同时遇到一个穿黑袍子的人。

  那人说她二人即将遇到生死劫难,只有答应照顾我,才能逃过凶劫。

  季雅云当时或许并没有意识到,所谓的‘照顾’意味着什么。只是因为心地良善,才在病床边守护了我三天三夜。

  而现实中,她也昏迷了三天三夜。

  正因为如此,她和凌红才错过了计划的行程,错过了那辆失事的大巴……

  或许老何说的对,有因才有果。

  季雅云避过了那场死劫,但代价是,成为了阴阳驿站的一员。

  季雅云让我送她回家,想起桑岚,我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桑岚现在怎么样?

  季雅云眉头紧蹙了半晌,却只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正像老何说的,我如今焦头烂额,也就顾不上再去管桑岚了。

  送完季雅云,把老何送到城河街,老头下了车,朝着街尾摇摇晃晃走了几步,消失了踪影。

  我忍不住摇了摇头,拿过手机想打给王希真,突然又想起了昨天那条莫名的短信。

  发信息的人让我去鸿图公寓802,虽然没署名,但在那种情形下,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发信息的是瞎子。

  我当时已经意识到这信息有问题,以我对瞎子的了解,他在那种情况下,就算要联系我,也绝对不会用那么笨的法子。

  现在想来,发信息的人初衷似乎是刻意要引我去鸿图公寓。我坚信短信不可能是瞎子发给我的,一心想找到瞎子,没有去。这么巧,去过鸿图公寓的齐珊却出了状况,而且是……似乎是中了降头。

  “妈的,原来是冲我来的。”

  我骂了一句,刚要打给王希真,突然,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打了进来。

  我怎么都没想到,电话接通,对方居然是静海。

  “你现在在哪儿?”静海的声音似乎有些着急。

  不等我开口,就又急着说:“你能不能来一趟十里店?来帮我一个忙?”

  “好!地址。”

  因为有事相求,我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跟着调转车头,跟随导航直奔十里店。

  路上,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十里店是位于我们这个城市东北角的一个小镇,因为我从小在董家庄长大,而董家庄刚好和十里店吊角,所以在我印象当中,应该不知道有十里店这么个地方才对。

  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起来,我好像听什么人说过这个地方。

  是谁说的呢?

  刚到市里,窦大宝突然打来电话,问我在哪儿。

  他在电话那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说前天他刚回了一趟莲塘镇,看了看老爹老妈,今早想回平古,哪知道车子却发动不了了。让修理厂的人一检查,人家直接说,那车不能修了,让直接报废。

  我忍俊不禁,他那辆QQ,从我手里接过去的时候,已经都第八手了,能坚持这么久,很不错了。

  窦大宝说他刚坐车到市里,问我方不方便接他一趟。

  我二话没说,直接去了车站。

  窦大宝拎着两个大塑料兜上了车,说:

  “我老子老娘让我带给你的,整整大半个黄羊,肥瘦都有,我老子从天不亮就炖上了,绝对够烂糊。赶紧的,回平古,咱和小包租婆,对了,再叫上孙屠子,咱好好搓一顿。”

  我说现在还不能回去,你得跟我先去趟十里店。

  窦大宝挠了挠头,“十里店……我怎么好像听过这地儿似的?”

  “你也听过?”我边开车边问。

  窦大宝咧咧嘴:“反正听说过,就是忘了听谁说的了。”

  到了十里店附近,我打给静海。

  电话很快接通,静海听说我到了,声调居然变得懒洋洋起来,“来了?那好,你现在到镇东头的刘家烧鸡铺来,我在这儿等你。”

201802/16/9048_3498881 201802/16/9048_349888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