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四章 野狗

第二十四章 野狗

更新时间:2018-12-05 18:24:08

  窦大宝刚往下一蹲,一条黑影就紧贴着他的头顶蹿了过来。

  我也没闲着,招呼窦大宝躲避的同时,也快速的朝后退了几步,不过却没什么东西再砸下来。

  抬头向上看,我顿时也火了。

  这一尺巷两边都是两层半的老房子,就在我刚才站的地方,右手边的屋子最上头,开着一扇小窗户,一个人正在窗户后头,低着眼往下看。

  那窗户外头并没有能摆放花盆的窗台,看样子,花盆居然像是这人故意扔下来的。

  “艹你妈,你有病啊!”我忍不住破口大骂。

  真要是被花盆砸中,就这个高度,我就算不被砸死,也得当场被砸晕。

  从我的角度并不怎么能看清那人的样子,只能看见一张面无表情的人脸。我骂的难听,那人却没反应,就只是垂着眼睛,一瞬不瞬的朝下看着。

  一阵‘呜呜’的低吠传来,我也顾不上窗后那人了,低头一看,浑身就是一哆嗦。

  从窦大宝头上跳进来的,居然是一条野狗。这狗一身肮脏的黑毛,个头足有小驴驹子那么大,还瞎了一只狗眼。

  这畜生也不知道多久没吃饭了,独眼都饿的放红光,看着都瘆的慌。

  我和窦大宝刚从烧鸡铺出来不大会儿,身上还都留着烧鸡味儿。窦大宝更是吃了差不多一整只烧鸡,还喝了不少酒,一喘气就直往外窜味儿。

  这野狗也是饿疯了,看样子竟是把窦大宝当成了美餐,直接蹿起来想上嘴咬他!

  一击不中,野狗正跳进了巷子中间,和我来了个脸对脸。

  估摸着这狗东西起先眼里除了吃的就没旁的,这会儿才看清有人,也有点懵圈。但是很快,就又呲起獠牙,露出了凶相。

  “祸祸,小心!”

  窦大宝刚喊了一声,野狗已经向我扑了过来。

  我也没什么趁手的家伙,只能用五宝伞去捅。

  本来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伞尖还没碰到狗鼻子,那野狗突然来了个急刹车,紧跟着竟夹着尾巴快速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就在野狗差不多退到我刚才站的位置的时候,我和窦大宝同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不知怎的,那片地上居然多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没等我想清人头是怎么来的,那野狗竟猛地张开大嘴,在人头上‘咔嚓咔嚓’啃了起来!

  听声音觉得不对,我赶紧使劲揉了揉眼,再看过去,哪里有什么人头,除了一个摔成三瓣的花盆,就只有一个比篮球小点有限的大仙人球。

  仙人球上面的刺有半寸多长,又尖又硬,野狗被扎的满嘴流血,却还是啃得不亦乐乎,仿佛那是什么山珍美味一样。

  窦大宝看了一会儿,狐疑的说:“这他娘的该不会是条疯狗吧?”

  我咽了口唾沫,刚想说话,突然间,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用怕,是魇婆施了法。”

  我一愣,跟着反应过来。说话的是藏身在五宝伞中的狄金莲!

  看那野狗已经狼吞虎咽的把仙人球啃下去大半,我后脊梁一阵发凉。

  早知道五鬼中的魇婆能让人产生梦魇幻觉,没想到居然厉害到这种地步,竟连狗都能够被她迷惑。

  也得亏是这样,要不然,在这种劣势下和这么大一条狗干起来,就算能把它干趴下,我也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眼看野狗满嘴都是血,我有些于心不忍,但不等开口替它求情,整个仙人球就被它给啃下了肚。

  这会儿野狗像是才回过味来,疼的原地蹦着高,嗷嗷的叫唤。

  让我没想到的是,野狗痛苦的叫了一会儿,竟然摇着尾巴走到我面前,独眼看着我,竟露出哀求的意味。

  窦大宝啧啧称奇:“他妈的,这狗东西还挺聪明,知道找人帮忙!”

  我和这野狗本来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见它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禁心生怜悯。

  “为了口吃的,你至于嘛?”我嘴里嘟囔着,试着用伞捅了捅狗头。

  野狗果然十分的通人性,竟顺杆爬的又往我跟前凑了凑,呜呜咽咽的,不断冲我摇尾巴。

  “我现在帮你把刺拔了,你可不能狗咬吕洞宾啊。”

  等嘴上扎的刺被拔干净,野狗欢快的叫了一声,挨着我的裤腿蹭来蹭去,居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忍不住问狄金莲:“魇婆还没有收法术?”

  耳边传来狄金莲的轻笑:“哪儿啊,她就只迷惑了这畜生一下而已。是这畜生懂得感恩,向你示好呢。”

  我干笑两声,在狗头上挠了挠,“你这丧家犬,倒是有眼力劲。要不,等我忙活完,你跟我回去,和我家肉松做个伴儿?”

  “汪!”野狗像是能听懂人话,欢快的叫了一声,伸出大舌头一下一下舔我的手背。

  我绝对不是那种无脑的所谓爱狗人士,但兴许是想起了曾经为救我和瞎子牺牲了的大黑狗柱子,这同样一身黑毛的野狗也变得十分合眼缘。

  窦大宝忍不住笑着说:“没想到还有额外收获,带它回去跟肉松配对倒是不错。不如趁热打铁,给它起个名呗,就叫大黑,怎么样?”

  “俗,俗不可耐!”我摇头否决,想起柱子,随口说:“干脆点,就叫它栓柱得了!”

  话一出口,我才想起来,貌似栓柱这个名字在我印象当中已经不止一次出现过了。除了东北废矿坑里和周若水有一腿的书童,在丰都蛇皮巷里元君瑶养的那只黑猫,也叫栓柱。

  我和窦大宝在这方面都比较粗线条,也懒得再想别的名字,干脆就拍板,就给这条独眼的野狗起名叫栓柱。

  栓柱或许是也很认同这个名字,不过多半是知道自己以后再不会流浪,显得更加欢喜雀跃。

  这时又想起上面窗户里的那个人,抬头再看,那扇小窗已经关上了,而那个人却仍是脸贴在玻璃上,垂着眼往下看。

  “我去,我怎么觉得,这家伙有点怪怪的?”窦大宝说道。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心里也有种怪异的感觉。

  细想起来,我和窦大宝绝没有扰民,楼上的人除非是神经病,要不然也不会一声不吭的往下扔花盆。

  要不是窦大宝提醒,我多半会被花盆砸到。可要是花盆没砸下来,栓柱也不会囫囵个的填饱肚子,有了归顺的心思。

  照这么看,倒像是那人事先知道会出状况,才把花盆扔下来救场似的……

201802/16/9048_3500008 201802/16/9048_350000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