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章 阴阳红衣

第二十章 阴阳红衣

更新时间:2018-03-12 0:46:57

  木剑刺向虚影的同时,我把野郎中留下的红坛布朝实体甩了过去。

  本来以为能够阻挡她一阵,没想到坛布却盖了个空,落在了地上。

  同一时刻,木剑传来刺中实体的感觉。女人尖利的惨叫声中,一双手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闻到尸气,我骇然大惊,明明是虚影,怎么一下变成实体了?

  “艹你娘的!”窦大宝大骂着冲了出来,举起杀猪刀朝着‘齐薇薇’刺了过去。

  猛然间,一道红色鬼影从‘齐薇薇’身体里闪了出来,一下就把他甩到了墙上,紧跟着就朝季雅云扑了过去。

  我又惊又怒,恨不得把野郎中活活掐死。

  我从未听说过鬼尸双身,而他明明知道这鬼东西是怎么个情况却临阵脱逃,害得老子独木难支。

  见鬼影扑向季雅云,我也顾不得掐我脖子的那双手了,木剑横挥,朝鬼影胸口劈去。

  眼看就要劈中,鬼影竟迅速一闪,再次和齐薇薇合二为一。

  “你想死,我就先成全你!”

  齐薇薇冷笑一声,十根手指的指甲猛然暴涨,尖利的指甲像是十把锋利的小刀,瞬间刺进了我的脖子。

  感受到刺痛,我心沉到了谷底。

  完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的阴倌生涯终于画上了句号,生命也将随之而去……

  “放开他!”

  就在我绝望的想要闭上眼睛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股阴风从我耳边掠过,‘齐薇薇’急忙松开我闪电般的向后退。

  一个穿着红色篮球队服,红色球鞋的高个身影挡在我身前,冷冷的盯着她。

  “喜子!你怎么来了?”我又惊又喜。

  张喜嘿嘿一笑:“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嘛,祸禄喜三兄弟,少了你可不行。”

  我鼻子一酸,握紧木剑就想上前。

  他却把我拦在身后:“这鬼尸双身凶的狠,你现在道行不够,对付不了她的,小心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话音未落,‘齐薇薇’已经再次扑了过来。

  张喜一言不发,挥拳打了过去。

  眼看拳头就要打中‘齐薇薇’了,她忽然再次分化成两个,鬼影一手攥住张喜手腕,一手向他胸前插去;分化出的实体却闪身向这边扑了过来。

  我一咬牙,举起木剑就刺。

  可无论实体还是分化出的鬼影,速度都快的无与伦比。

  木剑还没刺到,对方已经不见了踪影。

  感觉劲风卷到了脖子,再想反手转刺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从门外闪了进来,眨眼间就来到了我跟前。

  我还没看清来的是什么,身侧就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不等我转头,就见‘齐薇薇’已经被从我身边甩到了半空,“嘭”的一声,重重的落在车顶上。

  与此同时,那道白影也已经无比迅疾的闪出了院子。

  “金刚尸!”

  “金刚尸!”

  耳边同时响起两人的惊呼。

  老丁!张安德?!

  齐薇薇被甩到车顶上,竟然就此不再动弹了。

  和张喜缠斗的鬼影瞬间清晰起来,现出了红衣女鬼的本相。

  “大美女!”窦大宝提着杀猪刀跑了过来,看看我身后的季雅云,再看看红衣女鬼,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我反倒没多震撼。

  之前在十莲塘,女尸翻出来以后,只是诡异一笑就瞬间腐化,季雅云在莲塘里拍的那张照片上,女鬼的样子也不是那么的清晰。

  现在看来,红衣女鬼和她的确有七分相像,但仅仅只是外貌轮廓相似,仔细看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单单剩下红衣女鬼,明显不是张喜的对手,没几个回合就被张喜掐着脖子拎在了手上。

  “你和我一样是冤死的红衣,为什么要帮他?”女鬼凄厉的问。

  “因为他是我兄弟。”张喜声音冰冷:“我不是冤死的,只是没了活下去的理由。”

  “你不过是个吊死鬼,怎么会有这么高的鬼力?”女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因为我是在九月阳桃上吊死的,我被暴晒了三天,还晒了三天月光。”

  “阴阳红衣!”女鬼惊恐道。

  张喜指了指车顶上齐薇薇的尸体,说:

  “你有怨是应该的,可你也看见了,就算你夺了她恶修出的煞体阴身,也不能够真正还阳。听我一句劝,都这么多年了,算了吧。”

  女鬼血红的眼睛渐渐变得正常,眼神中满是绝望和不甘。

  见她煞气消减,我急忙拿出符箓,念诵法咒,把符箓向她挥了过去。

  眼看红衣女鬼化为青烟,我长长的松了口气。

  张喜走到我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我。

  见他眼睛又笑成了两个弯勾,我又是感慨,又迷惑不解。

  “你怎么没有走?你……你直在那把小刀里?”我忍不住问。

  张喜嘻嘻一笑:“改天再告诉你,记住,千万别用那把刀,现在还不是时候。”

  说完,闪身消失了。

  失神间,忽然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

  抬眼一看,就见那辆红色的雪佛兰冲出了大门。

  “小四眼把那女人尸体带走了!”窦大宝跺脚道。

  我叹了口气说:“就让他带走吧,他们两兄妹做这么多,也不过是为了要活命,比起某个人,他们更像是被逼急了的羊羔。”

  刚才没留意,这会儿才发现他手里提着杀猪刀,身上却披着那块红坛布。

  我哭笑不得:“你真的很像一个人。”

  窦大宝呲牙一笑:“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风尘三侠里的虬鬓客嘛。”

  “不是,像我小时候村东头的一个傻子。”

  窦大宝翻了个白眼,抖了抖坛布,气哼哼的说:“我一早就说那老头不是什么好东西,关键时候不光掉链子,还他娘的跑了。”

  我一拍脑门,让桑岚的父亲赶紧给野郎中打电话,我还得带他回去交差呢。

  桑岚的父亲拨出号码,却没人接。

  我脖子钻心的疼,只好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先回去再说。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莲塘镇的宾馆里睡觉,赵奇打来电话,说一个叫殷六合的人跑到市局,说是要配合警方调查。

  我说该汇报的沈晴应该都跟你汇报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他能主动跑去协查,剩下的就是刑侦的事了。

  挂了电话,我给沈晴打了一个,让她去窦家饭铺。

  等我来到饭铺,见除了沈晴,桑岚一家也全都在铺子里了。

  桑岚一见面就问我:“小姨是不是以后都没事了?”

  我点点头,“红袍喜煞被超度了,她应该没事了。”

  想起段乘风说桑岚七日内必遭大劫,我又是一阵头疼。

  “徐祸,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小红呢?我怎么联系不上她?”季雅云问。

  桑岚的父亲叹了口气,说他早上去过李家,只找到了季雅云的手机,凌红已经不在了。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凌红的身份和整件事的真相说了出来。

  季雅云听完,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实在不愿意和那个女人多待,起身对季雅云说:“听我一句忠告,不要再和凌红来往了。”

  说完,就和沈晴一起下了楼。

  回去的路上,沈晴说凌红其实挺可怜的,齐薇薇和关飞也是无可奈何。

  我冷笑:凌红可以说可怜,但绝不值得同情。她或许之前并不知道毒凤担阳的事,可如果不是方刚出了车祸,季雅云恐怕已经被她害死了。

  沈晴吃惊的瞪大眼睛,问我为什么。

  我说她对季雅云的嫉妒不是从住进季雅云家里的时候开始的,而是从方刚对季雅云念念不忘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她能假扮季雅云那么像,明显是刻意模仿了很久;女人蓄长头发很正常,她没有在人前隐瞒的理由。

  她这么做,原因是想害死季雅云,彻底取代她。

  沈晴连连摇头,说我不靠谱,就算模仿的再像,也不可能一直不卸妆,时间长了,季雅云的亲人肯定会发现破绽。

  我没再说什么,心里却五味杂陈。

  现代整容科技这么发达,想改变一个人的样子并不难。

  凌红变成‘季雅云’后,要面对的不再是桑岚一家,而是方刚和他的家人。

  这个女人早就已经疯了……

  

201802/16/9048_3376563 201802/16/9048_337656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