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五章 闷头胡子

第二十五章 闷头胡子

更新时间:2018-12-06 0:25:44

  “汪汪……汪汪汪!”

  突然,栓柱发疯似的呲着牙狂叫起来。

  我吓了一跳,难不成这狗东西有间歇性精神病,翻脸不认人?

  窦大宝也是一愣,可很快就指着我后边说:“你快看,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栓柱不是冲我,而是朝着我身后叫唤。

  整条巷子约莫不到二十米,人站在里头往上看,就跟一线天似的。

  最关键的是,这所谓的巷子根本不是通的,而是被一堵两米多高的墙封死的。所以就算是白天,巷子里也十分的昏暗。

  正因为这样,静海说让我们守在巷子里的时候,窦大宝才忍不住发飙,以为静海拿我俩当傻子耍着玩。

  我转过身,一手捏起法印,朝着巷尾的墙看去,却没见有什么异状。

  我问窦大宝:“你看到什么了?”

  “没看见什么,就是有感觉,好像有东西要从墙里头出来。”

  怎么可能?要说窦大宝那双怪眼能看到的东西我看不到,那还说的过去。可现在看栓柱的表现,明明是也感觉到了什么。没道理连狗都有感觉,我却感应不到啊?

  正疑惑间,忽然,巷尾的那堵墙上竟渐渐透出一个影子。

  我心跟着一提,朝着身后还在狂吠的栓柱一挥手,栓柱竟像是训练有素的军犬一样,立刻不叫了,只是从嗓子眼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仍处于高度战备状态。

  “还真是捡到宝了。”我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同时紧握五宝伞,更加提高了警惕。

  因为墙是红砖砌的,外边也没抹洋灰,所以那影子看上去越来越显眼,越来越清晰。

  窦大宝在身后问:“是什么东西?”

  这巷子实在太窄了,我站在里头,窦大宝根本看不见里头的情形。

  “好像是个小鬼!”我嘴上回答,心里却是犯疑。

  随着影子越来越清楚,可以看到,那东西约莫不到一米高,有手有脚,看上去像是个小孩儿。可这家伙为什么只现出身子,却没把脑袋露出来?

  而且,它现在算是现身了,我却还是感应不到阴煞的存在。

  “这应该不是什么恶鬼,你守住巷子口,这边交给我。”

  想起静海的交代,我对窦大宝说了一句,就想不管那东西在搞什么鬼,都先把它堵回去。

  我拿捏法印,亦步亦趋的走过去,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给它来一下子。

  没想到那家伙竟猛然从墙里钻了出来,迎面向我冲了过来!

  直到这会儿我才看清,那的确是个小孩儿模样的小鬼,只是这小孩儿肩膀上头空荡荡的,竟然没脑袋!

  更可怕的是这无头小鬼速度出奇的快,再加上我离得又近。压根还没来得及反应,小鬼就已经冲到了我跟前!

  我大惊失色,本能的用手去拍打,小鬼却像是泥鳅似的,迅速无声的从我腿边上钻了过去。

  我连忙喊道:“大宝,截住它!”

  喊声未落,身后猛然响起一声炸雷般的狗吠。

  发出声音的只能是栓柱,可我怎么都没想到,它能叫的这么大声,震得我耳朵都疼了。

  急着转过身,就见栓柱独眼凶光大盛,身子紧绷,呲着牙,像是随时准备扑击。

  而那个没有头的小鬼,居然像是被它吓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直哆嗦!

  “怎么会是这么个小东西。”我终于认出这小鬼是什么了。

  哪怕是人被肢解砍头,变成鬼以后,也很少残缺不全,但有几种鬼却是例外。

  一种是死时不光身体受到伤害,而且受到了极度的惊吓,身心双双感受痛苦,导致鬼灵缺失不全,也就不再有完整的鬼身。

  还有一种更为奇特,在投生前,魂魄就已经是残缺的。投生为人以后,身体或许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却是先天的残疾。

  而这无头小鬼,更是后者中更特殊的一种。在百鬼谱上,这种鬼被称为闷头胡子。

  因为这种鬼投胎前就没脑袋,投生为人后,多数会夭折。即便能够活下来,也是完全的痴呆,身体也大多没有行动的能力。

  如果有亲人照顾,这个人可以活到老,但也差不多就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活死人状态。

  百鬼谱上并没有说明为什么会有闷头胡子这种存在,但这种鬼有个特点,或许是出于本能,尽管没脑袋,却十分的渴望投胎为人。它只是单纯的想要投胎,因为没灵智,所以谈不上有什么恶念,我也就很难感应到它在附近了。

  弄清这小鬼的来历,我略一迟疑,走上前,一把将它抓住。从包里拿出一道黄符,念诵起法诀。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你从哪里来,还回哪里去吧!”

  最后说了一句,拿捏法印将符纸贴在闷头胡子的脖腔上,反手将它向墙面甩了回去。

  看似普通的砖墙,竟像是一扇通往异度空间的暗门,闷头胡子一贴上墙面,身子就钻了进去,一眨眼的工夫,就只剩下那张符纸打着卷的飘落在墙根底下。

  “这小东西是什么玩意儿?”窦大宝问。

  我跟他解释了两句,忍不住骂道:“静海那孙子绝对没憋好屁,这附近应该有即将临盆的孕妇!”

  “孕妇?”

  “嗯,闷头胡子虽然没脑瓜,但感觉却很敏锐。它应该是感应到这周围有孕妇就快要生产,才跑来的。而且这东西还有个特性,只能投生在遗腹子的身上!”

  “那不就是寡妇?”窦大宝瞪圆了眼睛,“那个老秃驴到底在搞什么鬼?咱别听他的了,现在就找他去!”

  “不行!”我立刻坚决否决,咬了咬牙说:“瞎子的命重要,旁的顾不了了。”

  嘴上说的果断,其实我心里绝不怎么好受。

  认出闷头胡子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静海应该是在拿孕妇做文章。老丫虽然常做僧人打扮,还口口声声阿弥陀佛,擅长的,却是邪门的降头术。

  以静海的操行,多半不像嘴上说的是‘救人’,相反,害人的面更大。

  可我身边懂降头术的人就只有静海一个,如果瞎子重伤真是被下了降头,那就只能靠静海了。

  权衡轻重,就算静海要祸害的是孕妇,我也只能自私的选择保住瞎子的命了。

  “又有东西要出来了!”这次说话的,居然是狄金莲。

  话音一落,五宝伞竟从我手里飞了出去,像是被人举着一样,快速的升高,直到越过两边的屋顶,竟猛然自动打开了。

  紧跟着,五宝伞开始缓缓在空中旋转,与此同时,随着一道黑色的煞气扩散,三白眼化身的鬼鸮从伞中现身,闪电般的向着地面俯冲下来!

201802/16/9048_3500189 201802/16/9048_350018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