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一章 鬼线人

第三十一章 鬼线人

更新时间:2018-12-09 17:40:10

  我和窦大宝听得发愣,这个姜怀波,究竟有着怎样的经历……

  忽然,一阵尖利刺耳的啸声传来。

  猛然转头,就见血婴煞已然挺身而起,尖啸着向这边冲了过来。

  它依旧是那副鲜血淋漓的样子,身形却涨大了数倍,变得犹如成年人一般,活脱脱像是一个人被剥去了全身的皮一样,看的人头皮发炸,全身发麻。

  窦大宝把五宝伞横在身前:“艹,和它拼了!”

  我也是看的心惊胆寒,掏出阴阳刀攥在手上,准备和对方硬碰硬。

  但是很快,我就发觉似乎有些不对劲。

  血婴煞身形变大后,声势更加惊人,更让人觉得恐怖,但它的速度却绝不算快,比起普通的鬼魅飘忽,都还嫌慢了些。

  这和鬼灵术中的记载完全不相吻合,难道鬼灵术的记录是错的?

  而且,我还发现,随着血婴煞的靠近,它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深,竟由原来的鲜红,变得像是身患恶疾的人排出的污血一样的黑红色。

  与此同时,它本来还算是分明的四肢和头部,却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那情形就像是……像是一个人形的巨蜡,在高温下快速的溶化一样。

  见血婴煞就要来到跟前,窦大宝一咬牙,就要迎上去。

  可就在这时,我却发现姜怀波做了个奇怪的、甚至是有些荒诞可笑的动作。

  他竟双手抱头,猛地扑倒,趴在了地上。

  看着他似乎胆怯懦弱的举动,再看血婴煞异常的状况,我脑海中像是闪电般的陡然划过一个念头。

  我一把拉住窦大宝向后一甩,顺手夺过五宝伞,快速撑开伞挡在身前。

  下一秒钟,就听血婴煞的啸声变得更加凄厉。

  我被震得耳鼓生疼,身子都麻了,赶忙大叫“大宝,蹲下!”

  也不管窦大宝听没听见,我已经抵御不住这直透人心的尖啸,身子一震,单膝跪在了地上。

  “嘭!”

  一声巨响传来,我就觉得像是有一股强烈的冲击波,直面撞击在了五宝伞上。

  这股力量大的惊人,我本来已经单膝着地,竟被这股力道掀的仰面倒在了地上。

  血婴煞的叫声实在太过尖锐,这下冲击更来的突然。

  我只觉得耳鸣声盖过了一切,胸口发堵,五内翻滚,躺在地上,别着一条腿,半天都爬不起来。

  斜眼间,窦大宝就倒在我旁边,呲着牙紧闭双眼,看样子绝对不比我好受。

  过了一会儿,窦大宝睁开一只眼,对着我说了句什么。

  我没听清,干咽了口唾沫,扯着嗓子让他大声点。

  “那鬼东西呢?”

  我终于听清窦大宝说的是什么了,勉强点了点头,刚要开口,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蹭我的腿。

  我一下子毛了,我是仰面往后倒的,脚朝着的方向,除了茶茶,就只有……

  难道是我想错了,血婴煞还在?

  我挣扎着想爬起来,刚一挺身子,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毛茸茸的大黑脑袋。

  我愣了一下,跟着脱口惊呼:“栓柱!”

  出现在我上方的,的确像是栓柱的狗头。可栓柱的两只眼睛不是都瞎了吗?为什么会好了?

  黑狗伸出舌头,在我脸上舔了两下。它的舌头仍然鲜红潮湿,却没有了丝毫的温度。

  我终于确定,这条黑狗确实是栓柱,只不过它现在出现在阴阳桥上,双眼也已经复明……这意味着,它的生命已经终结了。

  栓柱最后把狗头在我脸上蹭了蹭,像是有些依依不舍。

  这让我感到一阵的羞愧难当。

  我只是说要收养它,却根本没来得及尽一个主人的义务。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没有今天的事,它也不会遇到我们,不会有‘栓柱’这个名字。

  它或许还会一直流浪,但却不会死的这么凄惨。

  眼看栓柱迈步朝前走去,我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上看血婴煞的状况,目光只追随着这多灾多难的‘狗东西’。

  栓柱同样是三步一回头,像是对我这个不称职的‘主人’难以割舍,又像是对活着的时光还充满着留恋。

  它越是这样,我心里越不好受。

  栓柱最终走到了阴阳桥的另一头,竟回过头,向着我“汪汪”叫了两声。

  狗虽然聪明通人性,却怎么都不能够用声音来表达想法的。

  然而,我却愕然发觉,我似乎竟听懂了它叫这两声的意思。

  “你有没了结的心愿?”

  “汪!”

  “你说吧,无论你想干什么,我都尽量帮你做到。”

  我在和一条狗‘对话’,可我竟一点也不觉得荒诞。

  栓柱又叫了两声,这一次,我却再难体会它想表达的意思。

  “那个人是谁啊?”窦大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一怔,抬眼才发现,栓柱身边,居然还站着一个人。

  这人身材不算高大,身形有些佝偻,像是个老人。

  老人背对着这边,我看不清他的样子。可看到他身上的衣服,我脑子里猛然闪过一个人的名字……或者说,是一个代号。

  “怎么会是他……”

  我刚喃喃说了一句,眼前忽然一阵恍惚。回过神来,阴阳桥已经消失不见,我又回到了一尺巷内。

  “刚才我不是在做梦吧?”窦大宝问我。

  我用手掌堵了堵还有些发疼的耳朵,摇了摇头,看看时间,说:“时辰到了,静海交代的事,总算完成了。”

  窦大宝问:“血婴煞呢?”

  “挂了。”我长吁了口气,“婴煞并不是完全没有灵智,它或许不知道阴阳桥意味着什么,但它应该有感觉。”

  “什么感觉?”

  “绝望。它怨恨所有人,可它也知道,阴阳桥出现的时候,它的怨恨就只能是怨恨,再没可能发泄在任何人身上。”

  窦大宝愣了愣:“你意思是……它是被自己的怨念给憋炸了?”

  “呵呵,就算是吧。”我干笑两声,“很多东西往往都是双刃刀,伤不到别人,就会伤到自己。”

  我确定血婴煞已经在阴阳桥上消亡,但对于它消亡的原因,却仅仅只是猜测。

  有件事我没有说出口,血婴煞的毁灭,可能不单是因为极度怨恨和绝望。

  在阴阳桥上,我看清了阴月的样子。

  她的小模样,和茶茶一样可爱。但我没忘记,茶茶是灵鬼,而阴月却是心傀。

  魇婆能让人产生梦魇,而心傀却能轻易挖掘一个人的心思,令人死于自己的心魔。

  窦大宝问我:“老秃驴交代的事办完了,咱现在找他去?”

  “先把那女孩儿送去医院。”我边说边转过身,却发现那个叫铭铭的女孩儿竟然不见了。

  “她……她已经被人送去医院了。是路过的人看见她,把……把她给救了。”说话的是姜怀波。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的说:“你也在阴阳桥上,怎么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姜怀波揉了揉鼻子,垂着眼皮没说话。

  “你知道我上过戴文号,知道阴阳石。”我依旧盯着他,恨不得透过他的脑壳,看清楚他脑子里有什么,“是你发信息给我的。你,是鬼线人!”

  姜怀波仍然没说话,身子却不易察觉的微微一震。

  “对鬼线人的身份,我想过一千种可能。可他就算能掐会算,也不可能随时能够知道我人在哪儿、在干什么!”

  我拿出手机,翻出鬼线人不久前发给我的最后一条信息,举到他面前;另一只手指着上方的窗户,“这是你家,你之前就在上面。你也懂术数,你在上面看清了状况,所以才会发这条信息给我。”

  见他继续沉默,我又指了指地上摔碎的花盆,刚想接着说,却突然听到两声“唧唧吱吱”,像是老鼠叫的声音。

  姜怀波和窦大宝显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双双都是一愣。

  顺着声音看去,却只见倒在雪地中,已经僵死的黑狗栓柱。

  “怎么回事?难道它还活着?”窦大宝愕然道。

  我也是一愣,跟着竟又听到刚才那种哼哼唧唧的声音。

  见栓柱半边身子都被伤口流出的血浸染,冻得结了痂,身子却团成一团,摆出一个怪异的姿势,我眼珠快速的转了两转,猛然瞪大:“我艹!”

  “怎么了?”窦大宝被我吓了一跳。

  我顾不上回答他,两步冲到栓柱跟前,伸手拉开了蜷缩的狗尸。

  “我艹!栓柱……它居然是母狗!”窦大宝说话都岔音了:“它下崽儿了!”

  我愣在原地,好半天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只流浪狗,情绪受到如此的震撼。

  栓柱是流浪狗,骨架虽大,但因为饥一餐饱一顿,瘦骨嶙峋。

  再加上浓密邋遢的狗毛纠结在一起,我和窦大宝都没发现,这竟然是一条母狗。

  直到这会儿,看到狗尸围抱在怀里的两只巴掌大的初生狗崽,和它们含在嘴里,拼命吮吸的干瘪R房,才知道栓柱不光是一条母狗,还是一个母亲。

  “这是它临死前下的崽儿。”窦大宝带着哭音说。

  “快……快……快……”姜怀波呼吸粗重,话说不成个,俯身就想去抱两条狗崽。

  我猛地一把将他甩开,窦大宝瞪着他咬牙切齿道:“你他妈上赶着想干什么?这不是你咬栓柱、吸狗血那会儿了?”

201802/16/9048_3501603 201802/16/9048_350160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