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三章 封门蜡

第三十三章 封门蜡

更新时间:2018-12-10 17:52:30

  白脸就挨在我面前,眼珠诡异的转动了两下,怪笑道:

  “小朋友,我们终于见面了!嘿嘿,帮个忙,把我烧了吧!”

  我惊得头皮发炸,边往后退边大声问:“你是谁?”

  “吧嗒!”

  随着一声轻响,房间里的灯开了。

  我眼前又是一花,没等适应光线,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迎面向我扑了过来。

  我本能的双手用力朝前一推,没想到那东西居然轻飘飘的不受力。被我一扒拉,竟发出‘刺啦’一声撕裂的声音。

  我连着退了好几步,定神一看,再次呆住了。

  神龛后的地板上,居然躺着一个和真人一般大小,用报纸糊成的纸人!

  纸人已经被我刚才的举动撕烂了一个大窟窿,露出了里头的竹篾。但一双描画的眼睛,却斜向着我,似乎是在对着我笑。

  “你……你干什么?”姜怀波跑了过来,有些气急败坏的推开我。

  我回过神,再看看一边的窗户,终于有些反应过来。

  先前在一尺巷里的时候,窗户后边一直有个人,一动不动的往下看。

  难不成那根本不是真人,而是神龛后的这个纸人?

  见姜怀波抱起纸人,一副心疼惋惜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问:“你到底是什么人?这纸人又是怎么回事?”

  见他不说话,我又试着问:“你替鬼山做事?”

  姜怀波沉默了一下,居然点了点头,“坐下说吧。”

  知道许多谜团即将揭开,我不禁有些激动。

  可当我走到龛位前边的时候,不经意间又朝龛位上看了一眼,身子猛地一震。

  刚才屋里光线暗,我只看见上面有个相框,看不清相框里人的样子。

  这会儿开了灯,终于看到照片里的人长什么样了。

  那是一个老头,看上去约莫六七十岁的样子。

  老头的模样说不上有什么特别,可看清他的脸,我的思维却不能自控的陷入了极度的混乱。

  我问姜怀波:“照片里的人是谁?”

  “是……是我的恩人,也是我师父。”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你是李铁嘴的徒弟?”

  “什么……什么李铁嘴?”姜怀波同样诧异。

  我指着照片说:“我见过他,他外号叫李铁嘴,是个算命先生。”

  “李铁嘴……”姜怀波喃喃说了一句,居然反问我:“你知道我师父的大名吗?”

  不等我开口,他竟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急切的问:“你见过我师父,那你知……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盯着他,恨不得透过他的眼睛看穿他的大脑,看看他是不是在装蒜。

  红手绢那件事中,我和静海等人被韦无影的幻术带入了一个极玄异的境界。

  在那里,我不光看到韦无影的惨痛经历,还看到了他最终的结局。

  最后将韦无影的尸体埋葬的,是一个穿羊皮袄的男人。

  韦无影已经证实,‘羊皮袄’就是和他一起摆摊的算命先生,也是告诉他即将有大劫的李铁嘴。

  我对李铁嘴的印象并不怎么深刻,只记得他当时是个看似十分普通的半大老头。

  要是一开始就看到这张照片,我绝认不出他是谁。可奇就奇在,不久前在阴阳桥上,栓柱最后离去的时候,和栓柱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老头。

  我由始至终只看到老头的背影,但对他身上那件破旧的翻羊皮袄却印象极深。

  在我的记忆当中,除了电视剧里,现实中看到有人穿翻羊皮袄的次数也就那么几次,所以当时一下子就想起了最近一次见到过的那样打扮的人——李铁嘴。

  我当时还不怎么确定,想不出李铁嘴为什么会出现在阴阳桥上。

  可是现在看到照片,一下就认了出来,照片里的人就是李铁嘴,那之前出现在阴阳桥上的羊皮袄,八成也是他了!

  李铁嘴居然是姜怀波的师父?

  回想姜怀波先前种种怪异的表现,我似乎有了些眉目,却又模模糊糊的说不清楚。

  可姜怀波的话更让我觉得云里雾里,他说李铁嘴是他的恩人、师父,却像是头一次听说‘李铁嘴’三个字,居然还问我,李铁嘴现在在哪儿?

  李铁嘴的照片在龛位上供着,他能在哪儿?

  姜怀波又结结巴巴的说:“我知道……知道师父可能已经死了。你是阴阳先生,你知不知道他的魂魄在哪里?或……或者,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他是怎么一个人,好不好?”

  见他表情没半点虚假,我点了点头,“看来我们得好好谈谈了。”

  我再次仔细看了看那个龛位,目光锁定在两根黑蜡烛上。

  我问姜怀波:“是不是每到初一十五夜里,你就会点燃蜡烛?”

  姜怀波点头:“是。”

  “你不知道黑蜡烛是怎么回事?”

  “不……不知道。是师父交代的,他没说为什么要我这么做。”

  “既然是这样,我倒是能回答你两个问题。”

  我盯着姜怀波,先竖起一根手指:“我只知道你师父外号叫李铁嘴,是个算命先生。”

  跟着竖起第二根手指,“他平常在哪里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每当初一十五,你点亮蜡烛的时候,他就一定在这间屋子里。”

  姜怀波怔了怔,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今……今天就是十五,我现在就点蜡烛,求你帮帮我,我想见见师父……”

  见他边说边想点蜡烛,我拉住他,摇了摇头说:“没有用了,刚才我在阴阳桥上看见了李铁嘴,他应该已经走了。”

  说着,我又看了一眼那个纸人,除了被我撕烂的窟窿,实在看不出有别的异状。

  可如果事情和我想的一样,李铁嘴已经通过阴阳桥去了另一个世界。那刚才发生在纸人身上的诡异情形又是怎么回事?

  见姜怀波有些失神,尽管我心里疑惑重重,还是决定先把我知道的一些东西跟他说清楚。

  因为,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他就是一直发信息给我的鬼线人。

  鬼线人的身份虽然神秘,但这么久以来,却都是在帮我。

  我指了指龛位:“这两根黑蜡烛不是普通的蜡烛,是用胎死腹中的婴儿的胎盘熬油,混合老猫的牙骨粉做的。这种蜡烛叫做封门蜡,点燃后,发出的光和气味能让鬼魂,甚至是阴司的鬼差迷路。”

  我点了根烟,边抽边接着说:“你也知道一尺巷里是三煞位,每逢初一十五,阴司鬼差都会从这里出入。只要点燃封门蜡,鬼差就不会发现这里。被鬼差缉捕的鬼魂只要不出这个房间,就不会被抓走。”

201802/16/9048_3501995 201802/16/9048_350199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