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九章 无头尸

第三十九章 无头尸

更新时间:2018-12-13 18:37:55

  我没有试图劝慰姜怀波,因为我发现,有些东西在他心里实在埋藏太久了。有些事,他不能对任何人倾诉,包括唐夕。

  直到现在,面对我,他才逐渐释放出了这些年的压抑。

  等他平静些,我问他,老教授是怎么死的。

  姜怀波却摆了摆手,让我先别问,继续听他说下去。

  当时他一看到人头的样子,整个人都吓疯了,反倒是那个好事的同学相对冷静些。

  “怀波,报警!”那同学把自己的手机丢给姜怀波,急着下了车。

  姜怀波刚要打报警电话,那同学忽然又跑回车上,气喘吁吁的问:“咱是不是看错了?”

  姜怀波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那同学疑惑的看着他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头,我们是不是看花眼了?”

  看花眼?那怎么可能?

  但事实是,两人再次下车,却根本没找到人头,就连挡风玻璃上沾染的血迹也不见了。

  那个同学说,两人肯定是在这里守得时间长了,看花眼了。

  虽然他自己都觉得两人同时看错的说法不通,可也只有这个解释了。人头或许滚到哪里,一时间没被找到,但车上的血是不可能自己消失的。

  那同学问姜怀波还要不要报警,姜怀波冷静下来想了想,说先别报警,让同学开车尽快赶去下一个站点。

  那同学也觉得这件事匪夷所思,当即二话不说,油门踩到底,终于赶在火车靠站前,赶到了车站。

  两人火急火燎的买了车票,上了车,沿着过道一路寻找,终于找到了师母和师姐所在的车厢。

  可奇怪的是,母女俩的脸色虽然都不怎么好看,但也不像是有什么事发生的样子。

  看到姜怀波,母女俩都有些意外,师姐的神情竟有所缓和。

  她还一厢情愿的认为,是姜怀波回心转意了,所以才会跟上了车。

  师姐睨了姜怀波一眼,小声问:“你怎么来了?”

  姜怀波这会儿哪顾得上她在想什么,因为他并没有看到教授的身影。

  那个同学更是急着问:教授去哪儿了?

  话音刚落,两人的肩膀就同时被人拍了一下。

  回过头,就见一人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竟然就是老教授。

  “怀波,你来了。”老教授笑着又拍了拍姜怀波的肩膀,转向那个同学,“你小子,永远改不了好事的毛病。我就知道你也得跟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奇怪,怎么听上去,教授像是早知道两人会上这列火车似的?

  教授招呼两人坐下,姜怀波带着一肚子狐疑,再次看向教授的脸,却发现自己竟看不出教授的命格了。

  再看师母和师姐,居然也是一副前途未卜的样子。

  姜怀波更觉的奇怪,难道因为之前的惊吓,自己被废了功力?

  虽然觉得怪诞,但看到教授一家平安无事,他和那个同学都松了口气。

  和师姐再见面,两人都有些尴尬。

  老教授却像是无视两人一般,只是先和姜怀波说了几句平常话,竟微笑着和自己的爱人交谈起来。

  教授平常虽然慈祥,但绝不是话多的人,这次却意外的,说起了一些姜怀波,甚至是自己女儿都没有听过的事。

  他一直面带笑容,看着自己的老伴,诉说着两人年轻时是如何相识,如何相爱相知、相濡以沫的共同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和沧桑世事。

  说到后来,三个年轻人竟都听得痴了,完全忘记了各自的心事。

  时间飞快的过去了,不知不觉,列车到达了终点。

  直到下了车,老教授才放开一直牵着爱人的手,把姜怀波单独叫到一边。

  教授说:“怀波,你留在这里,替我办些事吧。”

  “要……要我做什么?”姜怀波问。

  “明天就是我父亲的大寿,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回去给老人家拜寿的。你只要留在车站,替我处理一些事就好了。”

  老教授顿了顿,接着说道:“孩子,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都先不要联系我爱人和女儿。后天一早,我们就会回来这里,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一切。”

  姜怀波从没听过老教授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忙不迭点头答应下来。

  刚要再问教授究竟要自己做什么,老教授却已经回过身,对妻子女儿和那个同学说,他要姜怀波去帮自己办些事,要三人跟着他先回老家。

  虽然包括姜怀波本人在内,所有人都觉得好奇,可教授既然都这么说了,也就没人反对。

  就这样,姜怀波独自一人,被留在了火车站。

  眼看其他乘客陆续出站,除了工作人员,站台上就只剩下自己,姜怀波茫然到了极点。

  教授到底要自己帮他办什么事呢?

  就在这时,突然有几个警察急急慌慌的跑了过来。

  姜怀波心里莫名的一咯噔,下意识的跟在警察后边往一个方向跑。

  跑到一节车厢前,就见里面围着一堆乘务乘警,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因为现场混乱,没有人留意到姜怀波。

  跟着上了车,来到一间软卧车厢前,正见到两名乘警正站在一个超大号的塑料编织袋前发愣。

  编织袋的拉锁已经被打开了,姜怀波只朝袋子里看了一眼,就感觉眼前发黑,差点当场晕死过去。

  袋子里装的,竟然是一具无头男尸!

  ……

  姜怀波红着眼睛说:“我那时候才知道……知道教授让我做什么了。在我们没上车前,他就已经死了。”

  我大致能想象到当时的状况,问他:“教授是怎么死的?”

  “他本来是想在车厢里走走,散散心的,因为……因为师姐的事,他心烦。后来,他看到一个小偷,正在偷一个妇女的钱包。他想制止,结果……结果却被小偷和同伙硬拖进了那节车厢里。后来那几个混蛋被抓到,根据他们的交代,他们把教授按在窗户上,本来是想吓唬他,让他别多管闲事。哪知道火车刚好开进隧道,迎面开过来一列货车……”

201802/16/9048_3503353 201802/16/9048_350335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