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一章 鬼手

第五十一章 鬼手

更新时间:2018-12-20 17:13:20

  就在静海说‘没事’的时候,齐珊的情况再次出现了变化。

  她的眼耳口鼻和伤口中,竟同时冒出粘稠的黑色液体。

  这种液体像是染了恶疾的人排出的污血,夹带着一股刺鼻的死鱼腥臭,就和之前那具女尸和瞎子身上最后发出的臭味一模一样。

  “你不是说她没事了吗?”窦大宝瞪着静海。

  静海翻了个白眼,“不把脏东西排出来,她又怎么会没事?”

  话音没落,齐珊五官和伤口中的污血已经开始变得鲜红起来。

  “疼……”

  齐珊的眼底恢复正常,眼珠也翻了下来,身子却又开始抽搐。

  我连忙放开她,拿过羊肠线想替她缝合伤口。

  静海说:“普通的线还是不能令她伤口愈合,还得用双子母体的头发。”

  我只能是听他的。要说起来,这次得亏有马丽在,要不然,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怀双胞胎的孕妇。

  伤口缝合好,又包扎了拔掉指甲的手指,齐珊终于彻底恢复了意识,茫然的看了看四周,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说:“没什么,你现在已经没事了。”

  “你的手怎么流血了?”齐珊问我。

  “没事。”

  “什么没事啊?”静海斜睨着我说:“你以为是被猫爪狗挠那么简单?”

  我看了一眼被抓伤的手背,起先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刚要向静海询问,手背上的青筋突然鼓了起来。

  “靠,你该不会中毒了吧?”窦大宝吃惊道。

  我心一提,看了看齐珊被丢在一旁的黑指甲,不禁打了个寒颤。

  抬眼看向静海,却发现老和尚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古怪,瞪着眼睛盯着我的右手,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

  我心里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下意识向前迈了一步,伸出右手,抓向静海的胳膊。

  静海似乎忘了躲闪,直到被我抓住,才猛地发出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哎哟喂!可要了佛爷的亲命咯!”

  任凭他挣开,我低头看着右手,却见青筋鼓的更厉害,竟像是在原本的手背上,又附着了另一只紫绿色的爪子一般。

  “啊!”齐珊突然惊呼道:“那个光头怎么不见了?”

  见郭森和马丽也是一脸震惊,我才反应过来。

  之前静海现身,并没有隐藏身形,被我一抓,却是敛去了形体,现在只有我和窦大宝能看到他了。

  我知道这种事没法三言两语解释清楚,干脆骗齐珊说她看花眼了,屋里就四个人,根本没什么光头。同时向郭森和马丽递了个眼色。

  两人到底算是对我知根知底,帮着打了个马虎眼后,就让齐珊赶紧去洗澡,她身上的味道实在让人受不了。

  离开市局前,郭森犹豫再三,还是问我瞎子现在怎么样了。

  他虽然亲眼看到瞎子出了状况,但上级部门对于从两名女死者身体内提取的J斑鉴定结果和瞎子的血型相吻合,警方需要采取瞎子的DNA进行详细比对,才能认定他是不是虐杀两个女人的凶手。

  我只能对郭森说,瞎子的事我正在处理,会尽快给他答复。

  事实是我心里也没底,瞎子被关进三尸木柜前,已经失了常性,连我都想害。

  我甚至也开始怀疑,那两个女人是瞎子在失常的状态下杀死的……

  上了车,窦大宝问静海:“祸祸的手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静海看了我一眼,神情竟颇有些幽怨:“是我多想了,他没事。不光没事,还算是因祸得福了呢。”

  窦大宝虎着脸说:“老家伙,别再耍花样了,不然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说着,把杀猪刀掏出来,在静海面前比划了两下。

  静海对杀猪刀似乎不屑一顾,怏怏的说:

  “我到底是佛门弟子,没犯过多大的罪过,自然也就不怕进衙门了。可光天化日,要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你们不觉得怪,我都觉得不像回事。”

  “谁问你这个了,我问你祸祸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窦大宝不耐烦道。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稍安勿躁。

  静海却忽然炸毛起来,扯着嗓子说:“想要他的手恢复正常容易的很,只要把佛爷送走,他就没事了,你们倒是赶紧送我走啊!”

  见窦大宝又要瞪眼,我急忙拦了他一把,想了想,俯身在挡风玻璃上哈了口气,然后把右手按了上去。

  手拿开,玻璃上印出的手掌印居然像是没有皮肉,只有骨头的鬼爪子似的!

  静海也知道没那么容易脱身,缓了缓,解释说:那个女人的确中了降头,而且是鬼下降。

  被她的指甲挠破,煞气入体,本来至少得用童子尿浸泡伤口三个时辰才能驱散阴煞。

  但我本身是九阴煞体,阳世鬼身,阴煞非但没能入体,反倒是将我还没完全显露的先天鬼手给勾了出来。

  “他的手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感应到周围有鬼魅阴气,也就是佛爷我,所以才会显露鬼手。一旦远离鬼魅,就会恢复原样了。”

  静海揉着之前被我抓过的胳膊,呲了呲牙,“我算知道什么叫阳世恶鬼了,都不用施法,就能碰到我,煞气重的连鬼都受不了……这叫什么人呐!”

  我向窦大宝点点头,鬼灵术中确实有记载,先天鬼手真正显露出来,的确是能够不用借助法器法诀碰触到鬼魅的。

  窦大宝眨巴眨巴眼,突然说:“随随便便就能摸到鬼,那要是到了阴间……”

  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话只说了一半就闭上了嘴。

  静海斜了我一眼,含糊的说:“恐怕现在他连自己都分不出,他到底是人还是鬼吧。”

  我问静海,鬼下降是怎么回事。

  静海一贯直接的说:顾名思义,鬼下降,就是鬼给人下的降头。

  我和窦大宝都觉得他的解释过于简单粗暴,可回想起整件事,我却隐约想到了一些眉目。

  我把我想到的,以及那条约我去鸿图公寓的匿名短信说了一遍。

  静海想都没想就说:“照这么看来,那个女人之所以会中降头,倒是代你受过了。算起来,想要你命的人应该不少,但变成鬼以后还能够下降头的降头师却不多。”

  “是刺猬头!”

  “猜霸!”

  窦大宝和我同时说道。

  我接触过的降头师并不多,除了最早林寒生为了剥桑岚的皮,请来的那个米猜。就只有静海和猜霸了。

  当初在蛟龙附凤局里,猜霸被我一枪爆头,魂魄却被老三带走。

  算起来,猜霸倒真算是最恨我入骨的人之一。

201802/16/9048_3506180 201802/16/9048_3506180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