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二章 猪鼻巷

第五十二章 猪鼻巷

更新时间:2018-12-20 23:14:50

  我问静海,瞎子是不是也和齐珊的状况一样。

  静海说,鬼下降只是个笼统的说法,根据不同目的,针对不同的人,所下的降头多半也不相同。没有亲眼看到,他也不能做出判断。

  我当即就说回平古,毕竟瞎子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静海却说:“急什么?看到他也不外乎是能解和不能解而已,就算能解,未必就能保住他的命。我刚才可是听‘黑脸’说了,那小子现在身上可是背着两条人命呢。”

  我心里一动,瞎子现在三尸木柜里,一时半会儿倒还没事,听静海的口气,他似乎有法子可以帮瞎子洗脱嫌疑。

  静海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一旦认定要做一件事,就不会拖拖拉拉。又问了一些细节后,就说要先去瞎子的住所看看。

  开车到了猪鼻巷,瞎子家的大门上还贴着警方的封条。

  “佛爷先进去了,你们自己想法进来吧!”静海说了一句,居然就那么堂而皇之的穿门而入。

  窦大宝无意间看了我一眼,忽然惊讶道:“诶,你的手好了!”

  我看了一眼右手,除了被抓破的伤口,已经恢复了正常。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瞎子这老屋子虽然看上去不起眼,却是方圆百里内风水最好的地方。要不然,他当初也不会花大价钱买下这里……”

  说到这儿,我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就好像脑子里的神经被不轻不重的拨了一下似的。可具体是因为什么,一时间却又捕捉不到。

  窦大宝说:“我看瞎子也是吹牛B,这里风水真要这么好,静海老丫的还能说进就进?”

  我一愣,反应过来,猛一拍巴掌:“赶紧想法进去!”

  “咋了?”窦大宝被我弄的莫名其妙。

  “瞎子说过,最好的风水并不是鬼魅不侵,而是讲究周天通透,方圆一体。他后来虽然找来了泰山石,却不是单纯的为了镇宅,同时还做了其它的布置。”

  我两眼放光的看着窦大宝,“丫说过,鬼魅邪祟不会进不了他这院儿,不过有怨念煞气的鬼,进了这院子,就会感觉像是受刑一样。而且,这院子对于鬼魅邪祟来说,就和监狱差不多,他不放行,鬼进去就出不来。”

  “啥意思?”

  “那个像段四毛的女的,是死在这院儿里的。她是横死,不能去投胎!”我越说越激动。

  “进得去,出不来……”窦大宝反应过来,一下瞪大了眼睛:“你是说,那个被J杀的女人,魂魄还被困在里头?”

  我点点头,“在风水方面,瞎子绝不会胡说。要是不出意外,那女的多半还在这院里。”

  本来我对瞎子的话多少还有点怀疑,可眼下静海一进去,我显露的鬼手立刻就消失了,这无疑是证实了瞎子对自己家的描述。

  “那还等什么?”

  窦大宝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人,朝着一旁的院墙努了努嘴。

  我挨着墙根半蹲下,把窦大宝托了上去,跟着抓住窦大宝的手,爬上了墙头。

  刚要下去,窦大宝突然拧着眉头,朝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老丫在干嘛呢?”

  顺着他目光一看,就见一身皮衣的静海,正在院子的一角,背对着这边,跪在地上,头顶着地,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趴在那儿。

  “看来瞎子这回真没吹牛,老秃驴一肚子坏水儿,进来以后就遭罪了,估计老丫正朝佛祖忏悔呢。”窦大宝幸灾乐祸的说。

  跳进院里,来到墙角,静海还在那里跪着,身子还有点哆嗦。

  我和窦大宝对视一眼,窦大宝咳嗽一声,刚要开口,静海突然猛地回过头,一脸恶相的瞪了他一眼,同时把食指举到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跟着,老和尚又转过头,头顶地的在那儿撅着去了。

  我和窦大宝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老和尚的模样,可不像是有什么难受的。

  正纳闷,静海突然跳起来,竟指着我和窦大宝破口大骂:

  “你们两个小崽子,什么时候进来不好,偏偏这会儿进来跟佛爷作对?我他妈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还是上辈子欠了你们?”

  “哎,你怎么跟疯狗似的,回头就咬人?”窦大宝捋胳膊挽袖子,拧着眉毛就想动手。

  我拉住他,朝墙角看了看,问静海:“刚才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跑了!”静海越说越来气,虽然是鬼,却给人一种红头胀脸,随时会爆炸的感觉。

  “什么东西跑了?”我又忍不住朝他刚才趴的地方看了看,却并没见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静海又瞪了我和窦大宝一阵,忽然向像泄了气的皮球,耷拉下肩膀,长长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这都是命,也是我自找的。劳苦奔波了一辈子,到头来死都死了,还要给你们两个当牛做马。”

  我越听越奇怪,“你到底在说什么?”

  静海像是认命般的摊了摊手,说:“这宅子和别的院子不一样,可是大有门道的。”

  他指了指那个墙角:“这里本来是藏着一个地精的,你们要是不进来,它就能直接把我引到我该去的地方。可你们当不当正不正的跑进来,那地精感觉到你这活鬼身上的煞气,被吓得跑掉了!”

  “地精?什么玩意儿?”窦大宝看向我。

  我却冷眼盯着静海:“你让我们带你来这儿,就是想借这里的风水逃跑?”

  “是!”静海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跟着又沮丧道:“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到头来,还是走不了。”

  我本来还黑着脸,可看着他吃瘪的样子,到底还是没绷住。

  这老秃驴的心机不可谓不深,可也的确够点儿背的。

  他不过是来过瞎子家一次,却已经看出了这里的门道。说什么要帮瞎子,其实是存了逃走的心思。不过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

  我没再搭理他,让窦大宝和我一起找可能留在这里的女鬼。

  找遍了屋里屋外,却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难道是我想错了?”我失望的叹了口气。

  或许是我太想当然了,案发当天,这里不知道聚集了多少警察和看热闹的人,再好的风水局势,也被人势冲击破坏了。一个横死的女鬼,又有多大的几率能留在这儿?

  正准备招呼窦大宝离开,静海突然说:“你想学包龙图,找死者本主问案?”

  见我瞪着他不说话,老和尚抿了抿嘴唇,斜眼看着天含糊的说:

  “要我说,本主的魂魄未必就不在这里。只是你们经的事少,眼界不够宽,没看出这里的门道。”

  窦大宝已经对他完全没了耐心,立马就瞪起了眼睛。

  我对这阴险狡诈的老和尚也是一肚子火,却还是拦了窦大宝一把。

  “大师,有两件事我想跟你说清楚。”

  我盯着静海沉声说:“我承认,不如你见多识广,可我这阴倌也不是白干的。你现在不能去黄泉幽冥,是因为我用封门蜡封死了你的门户。”

  “封门蜡!”静海猛然瞪圆了双眼,抬手指着我,手直哆嗦:“小子,你真绝啊!”

  “是你不守承诺在先!”我抬高声音说。

  “呵呵,是,是我不守承诺,是我想阴你。”

  静海忽然阴森一笑,“既然我注定只能做孤魂野鬼,那我还用被你们两个小鬼当牛马使唤吗?”

  我摇摇头:“我没想让你当牛做马,从一开始,我就是求你帮忙。”

  静海的表情越发冷森,“封门蜡,断黄泉!你都绝了我的后路了,我还帮你?”

  “你可能没得选。”

  我点了根烟,浅浅抽了一口,递给窦大宝,直视静海道:

  “问你个事,听过阴阳驿站吗?”

  静海眉毛猛一耸,“阴阳驿站?!”

  “对。”我点点头,“我知道大师你见多识广,那就应该明白,阴阳驿站是怎样的存在。”

  静海脸色一变再变,冷笑道:“怎么?你可别告诉我,只要我帮了你,你就会想法子帮我找到驿站,送我去轮回?”

  我又点了根烟,边抽边摇了摇头,“不用找。我就是阴阳驿站的老板!”

  “什么?!”静海身子一震,偏着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你说,你是驿站的老板?”

  我点头:“大师,我和你没仇,封门断路,一是因为要救瞎子,也是我年轻气大。我真心实意求你帮忙,你却拿我当傻子。”

  静海嘴角一抽搐,竟难得露出一副羞愧的表情。

  可下一秒钟,老丫又再次表演了他变脸的看家本事。

  “要我说,谁还没个脾气呢?年轻人要是没气性,那还活个什么劲呢?”

  静海搓着手,拨楞着脑袋笑嘻嘻的来到我身边。

  等到脑瓜停住,却又变得一脸正色,“我不否认,之前我是有些自私。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我觉得惭愧了。人命关天……说的好啊!”

  见我斜睨着他不吭声,老丫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摆出一副运筹帷幄的架势说:

  “如果我没猜错,刘瞎子牵涉的那个女人,本主的魂魄一定还在这院子里。只不过她是横祸加身,再加上这宅子非是一般人家的宅院。因此,即便是你的鬼眼和小佛爷的佛眼,也不能够看到她。”

  我点点头,转正身子,双手合十,向着静海深深鞠了一躬:“求大师指点迷律。”

  “徐老板,你太客气了,这话怎么说来着……”

  静海满脸堆笑的朝我靠近些,却又伸手指了指那个墙角,回过头,附到我耳边低声说道……

201802/16/9048_3506353 201802/16/9048_350635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