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四章 七星映月

第五十四章 七星映月

更新时间:2018-12-21 23:26:24

  静海在上边绕着我和窦大宝挖出的坑来回走了两圈,又看了看天,低下头指着下边说:

  “你仔细看看,那些石板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标记?”

  我只能是点点头,蹲下身,又把周围的土刨开了些,用手机照着查看。

  我越看越觉得匪夷所思,我虽然不是土夫子、地耗子,可是从石板表面痕迹看,这所谓的竖葬墓穴,绝对不是近几十年埋葬的。

  瞎子买下这院子,也不过才五六年,也就是说,他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家的院墙下头,有这么一个墓。

  更让人想不通的是,猪鼻巷一直都是老城区,谁会把死人埋在城里?而且还是竖葬?

  我掏出军刀,小心翼翼的刮开一块石板表面的土,发现上面有个酒瓶盖那么大的圆形凹陷。

  “有没有找到?”静海急着问。

  “有一个圆形的洞,被土填死了,不知道是不是通的。”

  “这边这块也有一个!”窦大宝说。

  静海一拍巴掌,“那就对了!七块石板,每一块上面应该都有一个凹陷的标志。”

  窦大宝看着我说:“要不咱试试把这些小洞都挖通,然后用铁丝什么的伸进去,勾住尸体,给它转个向。”

  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感觉他是天才。貌似在这种情况下,他说的是唯一的办法。

  可静海却说:“那些不是洞,不通的。”

  我和窦大宝大眼瞪小眼,又都傻了。

  我忽然想起一个人,一个住在精神病院的疯子——臧志强。

  臧志强是藏阴一脉的传人,是职业盗墓贼。如果有他在,或许……

  我心里猛一动,刚想取出藏魂棺,静海突然说道:“这不是普通的竖葬墓,是七星映月的格局。七块石板上的七个标记,代表着七颗星!”

  老和尚就像着了魔障一样,竟越说越激动:“这七颗星当中有一颗是主星,连着漫天星斗……”

  “什么意思?”窦大宝问。

  “意思就是,七块石板中,有一块不是实心的,而是暗藏了天上所有的星辰!”

  我和窦大宝面面相觑,都更加摸不着头脑。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静海忽然“啊”的一声怪叫,仰面向后倒去。

  坑差不多有两米深,我和窦大宝又都蹲着,根本看不到他出了什么状况。

  两人对了个眼色,刚要站起来,静海的脑袋突然又露了出来。

  看姿势,他竟似乎是整个人趴在地上,又或者是我和窦大宝刚进来时看到的一样,跪着撅在上头。

  不等我和窦大宝开口,老和尚居然伸手指着我,竟是带着哭音说:

  “造孽啊!你这天杀的活鬼,可是暴殄天物了!”

  我皱了皱眉,还是站了起来,和静海一上一下脸对脸:“大师,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我得提醒你,别忘了我们来这儿的目的……”

  “我记得……我知道!”

  静海的反应让我彻底懵了,老和尚竟涕泪横流,如丧考妣的哭了出来。

  他嗓子本来就男不男女不女,这一哭,发出的动静更让人觉得浑身都麻应。

  我强忍着火气,等他哭完了,才问:“到底怎么回事?”

  静海有模似样的抹了把眼睛,依旧是带着哭腔说:

  “我本来还以为,是我自作自受,又或是你鬼运当头,所以才会栽在你手上。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是佛爷我的灾星祸星!”

  我眉头越皱越紧,这老和尚,该不会是疯了吧?怎么就满嘴胡言乱语呢?

  正想再发问,静海忽然又擦了把眼泪,指着下边一个方位满脸悲愤的说:“就是那块石板,砸吧!那石板是空心的,砸开了,就能打开七星映月了。”

  我还算有点耐心,窦大宝却早就受不了了,看了看我,又顺着老和尚手指的位置看了看,嘴一绷,提起铁钎子就朝那块石板上捣了下去。

  他用的力气不算大,可铁钎子一捣下去,那块被我和他刨出半尺的石板上,居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我连忙蹲下身,扣着上沿扳了两下,没扳动,就让窦大宝接着砸。

  窦大宝又用铁钎子重重戳了两下,三角形的石板竟出现了龟裂。

  我让他停手,再用手掰,没用多大力气,就掰开了一块儿碎石。

  我愣了一下,用手机照着仔细看了看掰开的横截面,愕然发现,这块石板虽然不是静海所说的空心,但中间却有着密密麻麻的细小孔洞。这些孔洞似乎是没有顺序,而且像是贯通的,就像是地底下的蚂蚁窝一样。

  我忍不住又抬眼看向上面的静海。

  “还看什么?小祖宗都跑了!先把眼巴前的事干完吧!”静海犹带泪痕的说道。

  我是真受不了他这种比中性还偏向阴柔的‘娇弱美’,心里又惦记着瞎子的事,索性不去管他,低下头连捶带扒拉,居然硬是把那一角石板摆出个巴掌大的窟窿。

  窟窿里一片漆黑。想到这下边是坟,我咬了咬嘴皮子,拿出手机,打开闪光灯,顺着窟窿往下照,想要看看里边是怎么个状况。

  哪知道里头像是不能透光,雾雾腾腾,漆黑一片,除了窟窿口有限的一点距离,根本看不到下边有什么。

  再抬脸看向静海,却见老和尚又把头缩回去,没影了。

  窦大宝和我对了个眼神,咬牙说:“咱别和他玩儿了,瞎子的命要紧。”

  我也咬着牙点点头,又往上看了一眼,低下头对窦大宝说:

  “竖葬一般不会有棺椁,最多是外边包一层棉布或是纱……你先上去,看着静海,别让他再作妖。咱还按他说的办,我……我试试把里边的尸骨转个向。”

  窦大宝看了看那个窟窿,打了个哆嗦,“这里头可是死人……它要是诈尸……”

  “滚!”我头一回起了想掐死他的冲动。

  窦大宝到底不是傻子,知道我势在必行,只得咬咬牙:“你小心点,有状况就赶紧撤!我去上头看着老秃子,顺便接应你!”

  等窦大宝上去,我低下头,看着石块堆砌的锥形,和上面那个窟窿苦笑。

  我是法医没错,可就这么看不清状况,就把手伸进去摸……

  想到瞎子,我还是一咬牙,把手伸了进去。

  我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决定,同时也想到了许多种可能。

  因为是竖葬,死者应该是保持站着的姿势。

  我可能会摸到一个头盖骨,也可能因为年深日久,尸骨腐烂塌陷,我什么都摸不着。

  当我把整个手臂都伸进去的时候,仍然没碰触到任何实体。

  我叹了口气,心说得了,玄学再玄,也不能完全脱离物理科学。

  这竖葬坟墓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里边的尸体腐化成骨,筋头腐败……骨头多半已经塌陷,在下头堆成一堆了。

  心里想着,我就想把手抽出来。

  可就在这时,猛然间,就感觉下面有一只手,死死的攥住了我的手腕。

  同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小东西走了,你,留下来陪我吧……”

201802/16/9048_3506725 201802/16/9048_350672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