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六章 吃土鬼

第五十六章 吃土鬼

更新时间:2018-12-22 23:48:20

  “你们发现什么了?坟里头有什么?”静海着急的追问。

  窦大宝不耐烦的说:“你拉粑粑攥拳,瞎使劲什么?想知道里边有什么,自己下来看不就行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嘿呦,我这百爪挠心的……”静海团团转的说,“我现在是死鬼,不能轻易进去别的死鬼墓穴,那就和活人不能擅闯民居是一个道理!”

  “他说的没错。”

  我站起身,冲窦大宝点点头,抬头对静海说:“咱们可能都想错了,这不是什么竖葬墓。里头根本没有尸骨。”

  “没有尸骨?那怎么可能?”静海一愣,“你们先上来,让我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我和窦大宝爬到上面,都精疲力尽的瘫坐在地。

  静海跟着蹲下来,并没有伸手,而是伸着脖子,上下打量着土罐。

  “这东西也没什么特别啊……”

  静海喃喃说了一句,问我:“你刚才在下边出什么事了?”

  我没力气说话,撩起袖子给他看。

  光亮下,那四个绿手印不怎么明显,可还是能看出,手印比一般成年人的要小了三分之一,而且手指细长,和手掌的比例跟普通人不一样。

  静海盯着我的胳膊看了看,猛然抬眼瞪着我,一脸的不可置信:“它们……它们想拉你下去?”

  我点点头:“嗯,就差一点。要不是鬼手已经完全显露出来,我就被那四个家伙给分尸了。”

  “分尸?”静海神情越发震惊,“要单单是分尸,那是你的造化。就怕你不光是被分尸……魂魄被拉下去,会落得永不超生,万劫不复的下场!”

  “大师,你知道拉我的是什么东西?”到了这个份上,我只能问他。

  静海却突然露出一副怪异的表情,眼珠转了转说:

  “想知道那是什么?你仔细看看那个罐子就知道了。”

  我觉得老和尚从刚才就有点失常,但也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

  从窦大宝手里接过土罐,用袖子在上头抹了几下。

  外边的泥土一被抹去,我和窦大宝就都愣了。

  土罐粗糙的像是几个小屁孩儿撒尿和泥捏出来似的,可表面居然有着花纹。

  被抹去泥土的这边,上面显露出的,赫然是一个青面獠牙的小鬼形象!

  我错愕的看了静海一眼,连忙又擦去其它部位的泥土。

  绕着罐身,居然有四个动作各异的小鬼纹路。

  罐子中间最粗的部分,就和普通吃饭的碗差不多。

  不知道是不是雕刻花纹的人故意,还是怎的,四个小鬼的肚子都在这个位置,一个一个显得大腹便便,很有点让人发噱。

  然而四个小鬼的手脚都比一般人的比例要长了将近一倍。手指更是又细又长,和手掌完全不似正常的比例。

  窦大宝抓住我的胳膊看了看,干咽了口唾沫:“拉你的……该不会是罐子上的四个小鬼吧?”

  “就是他们!”静海也学我们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觉得匪夷所思。

  刚才在下边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亲身感受到的,绝不是幻觉。

  可要说这不起眼的土罐子上雕刻的小鬼成了精,要拉我下去,还是觉得太荒谬。

  静海眼珠转了转,突然向我和窦大宝问道:“你们听没听说过吃土鬼?”

  “吃土鬼是什么玩意儿?”窦大宝一脸茫然。

  我却听得脑大筋猛一蹦:“吃土鬼!”

  ‘五行藏尸,避而远之……’

  曾几何时,瞎子说过的话,再次在我脑海中响起。

  “五行邪煞?!”

  静海点头:“刚才想拉你下去的,正是五行邪煞之一,不对,应该是……是四个吃土鬼!”

  再看看那个罐子,我越发觉得匪夷所思。

  瞎子说过:金面佛、荫木傀、水阴尸、火煞尸和吃土鬼,并称五行邪煞,是仅次于金刚尸和山灵髦的存在。

  这当中,山灵髦我是见过,金刚尸……那就更不用说了。

  外表和朱安斌相同的荫木傀,虽然没有真正面对面,可也有过几次交锋。

  五行邪煞暗合五行,诸如金面佛、水阴尸、火煞尸我虽然没见过,可也大致能通过荫木傀想象出,那绝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唯独吃土鬼,我怎么都想不出,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静海指了指那土罐,说:“别小看这东西,这上面四个刻画的小鬼,可是真正的五行邪煞,是吃土鬼。”

  我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把右手伸向罐子,却没有任何反应。

  静海说:“别费劲了,四个吃土鬼应该还在这里头,可它们只要不肯现身,别说是你的鬼手了,除非大罗金仙,否则就算是地仙、鬼仙之流,怕是也发现不了它们。”

  我越听越觉得玄,刚要问,静海就又说道:

  “五行当中,水为灵,土为命。相比其余四煞,吃土鬼是最特别的。”

  说着,他竟双手合十,朝着土罐拜了拜,分开双手,表情却变得诡异起来:“事到如今,我算是认栽了。所以,对你们知无不言。咱们闲话不说,直入正题。”

  他眼睛斜向土罐,说:“无论是徐老板的鬼眼,还是小佛爷的佛眼,都看不到吃土鬼。那是因为——大形障目似无形。”

  见我和窦大宝都不吭声,他翻了个白眼,抬手指着土罐说:

  “意思就是说,你们并不是看不到吃土鬼,而是吃土鬼就在你们眼前,你们却不认得。”

  累了这半天,再加上刚才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我早没好心气了。

  可我也已经发觉,瞎子的老窝里似乎包藏着不为人知……甚至连瞎子自己都未曾觉察的秘密。

  事到如今,就像静海说的,瞎子本身的关键在于:他中的降头能不能解;

  另外想保住瞎子,就是要弄清楚他到底杀没杀那两个女人。

  我和窦大宝累个半死,不外乎是为了这两件事。

  到了现在,别说没心气了,就算有力气,也不敢和静海和尚真正翻脸了。

  静海到底是老奸巨猾,看出我和窦大宝服软,也不再啰嗦。

  又指了指土罐子说:“你们之所以看不到吃土鬼,是因为,这罐子本身就是鬼!我要是没猜错,这所谓土罐,并非是用陶土烧制,而是用四个鬼魅原本的尸骸鞣制烧出的!”

201802/16/9048_3507251 201802/16/9048_350725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