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九章 官杀断头

第五十九章 官杀断头

更新时间:2018-12-24 18:16:22

  郭森显然是早想到了这点,只带沈晴一个人进来,摆明是要替我遮掩了。

  郭森沉声问我:“你想找出受害者的……找受害者‘本人’,问凶手是谁?”

  说到后来,他的神情已经变得无法形容的怪异。

  到了这个份上,我只能是点头承认。

  “受害者本人?”

  沈晴也是一脸惊愕:“你想找受害人的鬼,问杀她的是不是刘炳?”

  郭森犹豫了一下,走到墙角,往坑下看了看,回过头问:“这下边是什么?”

  “那不重要。”我硬着头皮说:“受害人本来应该还在这里,可……可现在,她可能回家了。”

  郭森朝窦大宝看了一眼,又盯着我,眼珠缓缓转了转,果断说:“赶紧一起动手,把这里恢复原状。”

  只能说,郭森这次是彻底放水了。

  我向窦大宝递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带鬼瓶溜出去。

  跳下墓坑,想把卡在石缝里的铁锹拔出来,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拔不出。

  静海打着哈哈说:“拔不出来,就让它留在下头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发现老和尚这么说的时候,眼神显得有些闪烁不定。

  当下也顾不上多想,和郭森、沈晴一起,把土填了回去。

  虽然不可能完全恢复原状,但郭森也知道,只要案子水落石出,这些细节也就没人追究了。

  出了猪鼻巷,郭森让其他人收队,只带了沈晴,和我们一起绕到前边的鸿图公寓。

  这些天我一直为瞎子的事奔波忙碌,直到进了电梯,我才想起一件事。

  我问郭森:“802现在是在谁名下?”

  “房主叫朱安斌。”

  我一愣,“朱安斌?”

  郭森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有问题吗?”

  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摇摇头:“没事,我就是一问。”

  之所以觉得意外,是因为在我的意识中,一直都认为,朱安斌在年初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事实是,他虽然被夺舍,魂魄离体,但身子却被荫木傀占据。

  在现实意义上讲,他并没有死亡。

  就算林彤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可能强迫‘朱安斌’交出房子的所有权。

  郭森说,警方已经试着联络过房主,但是朱安斌现在人在国外,房子是通过中介出租出去的。

  “叮!”

  电梯停在八楼。

  来到802门口,郭森让沈晴揭封条。回过头来对我说:“记住,你现在是官方身份,是市局从平古借调来的法医官。不能再做太出格的事了。”

  “啊?”我有些茫然的扭脸看向他。

  事实是,从电梯门打开,我就有点愣神,以至于没有听清他的话。

  郭森皱眉道:“你想什么呢?”

  我搓了搓脖子,说:“我在想,两个租房的女人,一个是死在家里,另一个却是死在瞎子家。她为什么要去瞎子家?”

  郭森又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就听‘叮’的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

  我和郭森同时转过脸,却见正准备开门的沈晴,钥匙掉在了地上。

  而沈晴本人,面朝着门,仍抬着一只手,保持着想要开门的姿势,却一动也不动。

  “沈晴,怎么了?”郭森问。

  “快把她拉开!”静海突然尖声大叫道。

  我也觉出不对,来不及多想,一把抓住沈晴的胳膊把她往后拽。

  沈晴像是失去了行动能力,被我一拉,竟往地上摔去。

  窦大宝忙从后边抱住她。

  静海却又急道:“朝她脸上吐唾沫!快朝她脸上吐唾沫!”

  听他口气焦急,我也意识到不寻常,赶紧按照他说的办。

  “呸!”

  “接着吐,越多越好!”

  我根本顾不上想静海为什么要我这么做,只是本能的感觉,如果不照他说的做,可能会出现无法挽回的局面。

  窦大宝同样觉出不寻常,跟着我一起往沈晴脸上吐。

  “你们干什么?”郭森想要拉开我,却又有些犹豫。

  他是看不到静海的,更听不到静海的指示。

  我顾不上跟他解释,只是和窦大宝拼命往沈晴脸上吐。直到吐的嘴发干,自己都觉得恶心的不行,静海才喊停。

  这时,郭森也看出了不对。

  沈晴小脸上被我和窦大宝吐满了口水,按说就算不跟我俩拼命,也早该哭天抢地了。

  可她却一直坐在地上,背靠着墙,两眼直勾勾的,没有任何反应。

  “她怎么了?”郭森问我。

  “她中了官杀!”静海兀自一脸的惊惶。

  “什么是官杀?”我问。

  “没工夫解释了,你快看看她的脖子!看还有没有得救!”

  我心一沉,连忙蹲到沈晴面前,小心的翻开她大衣的领子。

  沈晴白皙细嫩的脖子上,赫然有一道一巴掌长的血线!

  静海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看她伤得怎么样。”

  我凑到跟前仔细查看清状况,才稍微松了口气。

  “只是割破了皮下组织,没有伤到血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郭森一脸震惊的问。

  但凡是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沈晴脖子里的伤口就像是被刀片又或是类似鱼线之类具有韧性的细线割出来的一样。

  如果伤口再深一毫米,就算不割破动脉,也会伤到喉咙。

  很难想象如果不是静海示警,沈晴会有怎样的后果。

  “阿弥陀佛,没事就好。”

  “大师,她怎么会这样?”我问静海。

  “还不又是代你受过咯。”

  静海斜眼看着802的房门,说:

  “这屋子被下了官杀降,也叫断头降。但凡是身上有官气,体质偏阴的人靠近,就会被割掉脑袋。她是衙门的人,又是女人,所以才会中降。”

  官杀断头!

  我又惊又怒,见沈晴还一脸呆滞,我问:“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只要伤口没事,她就没事了。”静海说道:“让你们吐口水,是要污浊她身上的官气。现在只要擦掉口水,她被封的灵智就会恢复了。只是在官杀破除前,别再让她靠近这屋子了。”

  按照静海说的,用纸巾擦掉沈晴脸上的唾沫后,她果然清醒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沈晴恍然的看了看我和郭森等人,“我脖子怎么这么疼?”

201802/16/9048_3508195 201802/16/9048_350819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