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章 你看不到鬼

第六十章 你看不到鬼

更新时间:2018-12-25 16:48:12

  我向郭森递个眼色,让他跟沈晴解释。走到一边,向静海询问官杀断头的事。

  静海说:官杀降是早先某个犯了王法,被缉捕归案的降头师炼制的邪降。古代公门中人很少有女子,所以官杀降只针对三种人。

  一是狱卒,二是刽子手,三是仵作。

  狱卒终日在牢狱中,常年不见天日,所以阴气重;刽子手虽然煞气重,但因为杀的都是没有反抗能力的人,沾染的阴气也就难以驱散;仵作专门和死人打交道,就更不用说了。

  一旦下了官杀降,仵作不能验尸、刽子手不能行刑、狱卒更不敢对降头师怎样。这样一来,犯法的降头师虽然最终未必能脱罪,但在相当的时间内,官府也是拿他没有办法的。

  静海看着我眨巴眨巴眼:“你猜,这屋子的官杀断头是针对谁的?”

  我只能沉默。

  802是朱安斌的产业,现在的‘朱安斌’是猜霸的徒弟;猜霸是被我打死的;我是仵作……那还能针对谁?

  “看来对方是铁了心要你的小命,对你的职业很了解,更是掌握着你的动向,要不然,也不会布下这连环计。”

  静海说着,眼皮陡地一跳,暗暗朝我使了个眼色。

  我心里也是一动,我法医的职业绝不是秘密,可之前除了齐珊,来802调查的警方人员并没有出状况。也就是说,官杀降是不久前才下的。

  官杀断头针对的是我这个仵作……对方知道我要来鸿图公寓!

  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下一步的行动的?

  我下意识的看向802的房门,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瞎子能从家里看到这里的状况,那反过来,从这里更能轻易看到猪鼻巷里的情形。

  我问静海:“大师,你能不能破官杀降?”

  本来以为这对静海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没想到老和尚却摇了摇头:“我要是还活着,那当然没问题,可是现在……太费事了。”

  “费事……”

  我刚一皱眉,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两下。

  拿出来一看,居然又是鬼线人发来的短信:你看不到鬼。

  又让我装看不见鬼?

  为什么?

  我带着疑惑,默默的把手机屏幕转向窦大宝和静海。

  静海眼皮一跳,窦大宝刚想说什么,就听电梯间的方向传来‘叮’一声。

  被这声音吸引,转眼看去,见到来人,所有人都是一愣。

  来人居然是赵奇!

  “小赵,你怎么来了?”郭森奇怪的问。

  赵奇笑笑,没回应他,看了看我们几个,走到沈晴面前,抬起她的下巴,看了看她的脖子。

  “嘶……”

  沈晴疼的倒吸冷气,脸却有些发红。

  赵奇皱了皱眉,放开她,看着802的房门缓缓的说:

  “我知道你们来这儿的目的,我和你们一起进去。”

  见郭森疑惑的看向我,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对他和沈晴来说,赵奇的出现的确突兀。

  我同样没想到赵奇会来,但鬼线人的短信却多少给了我一点缓冲的余地。

  赵奇不会无缘无故来这里,但他的言行举动,无疑证明,他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状况。

  他似乎不再刻意掩饰自己特殊的身份,虽没挑明,但也没隐藏前来是有目的的。

  见郭森脸色阴晴不定,却没有反对的意思,赵奇又是一笑,捡起沈晴掉的钥匙插进了锁孔。

  “吧嗒”一声,门开了。

  赵奇侧身让到一边,转过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眼神中有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官杀已经破了。”静海忽然说道。

  我一怔,跟着就听静海又在我耳边说道:“别回头,这小子邪门的很,我不想让他看到我。”

  我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老丫居然连招呼都不打,直接上了我的身了。

  先前我主动让他附身的时候,还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怎么这一次被附身,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老和尚是怎么做到的?

  我和窦大宝对了个眼色,双双走到门口。

  赵奇冲郭森挑了挑一边的眉毛说:

  “老大,我和徐祸都知道规矩,你和沈晴就不用进去了。”

  “赵队……”

  “嘘……”

  赵奇把食指挡在嘴边,示意沈晴不要多说,跟着又对郭森说:“你也知道徐祸的另一个职业,他做事的时候,警方最好不要插手。”

  “那你呢?”郭森沉着脸问,“你不是警察?”

  赵奇神色一黯,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只是冲他笑了笑。

  “郭队,你和沈晴先留在外边吧。”我边把鞋套和手套递给窦大宝边向郭森点了点头。

  迈进房门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我暗暗吸了口气,连静海都说‘费事’的官杀降,居然被赵奇不露痕迹的破了。

  现在的赵奇,无论是哪一个‘赵奇’,都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赵队长了。

  “没有回头路了。”赵奇低声在我身后说了一句。

  扭过脸,就见他眼中正有一丝黯然在快速的隐去。

  “你运气真不错。”赵奇冲我挑了挑一边的眉毛,“不过别人就没那么好运了。还好,沈晴只是皮外伤。”

  “砰!”

  我和窦大宝同时转过身,就见大门已经关上了。

  赵奇就站在我们身后,神情间竟也有两分惊惶不定。

  我看了看关闭的大门,问:“赵队,谁让你来的?”

  门应该不是赵奇关的,更不会是郭森和沈晴关的,而是被一种未知的力量关闭的。

  从赵奇的反应来看,他应该还是赵奇本人。另一个‘赵奇’,是绝不会有这种仓惶的神情的。

  赵奇总算是快速的缓过神来,朝我挑起一边的眉毛:

  “谁让我来的,你还猜不到吗?别愣着了,赶紧做你该做的事。”

  我只能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想到鬼线人刚才发来的信息,对窦大宝说:“这次全靠你了,尽量别破坏现场。”

  虽然不知道鬼线人为什么要让我假装看不见鬼,但在了解了他的身份来历后,我还是相信他让我这么做,必定有深意。

  旁的不说,姜怀波是人,人比鬼更注重的是利害关系。

  姜怀波有老婆,孩子才刚周岁,他绝不是傻子,知道再和某些个集团纠缠下去,无异于与虎谋皮,绝不会有好结果。

  他要是想害我,就只会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同样发生过命案,房间里除了警方圈出的标记,四下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这让人不难想象,案发时的情景是何其的惨烈。

  两个合租一套房子的女人,同样是被J杀,死前更遭受了残酷的虐待。

  只是,一个是死在瞎子的家里,另一个,却是死在租住的公寓里。

  那个长得很像段四毛的受害人,为什么要去瞎子家?

  根据警方采取的证据,死在这里的女人,同样是瞎子杀的。

  瞎子又怎么会来这儿?

  疑惑接踵而来,我的眉头跟着越拧越紧。

201802/16/9048_3508588 201802/16/9048_350858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