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章 没有四楼

第七十章 没有四楼

更新时间:2018-12-30 23:23:23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姜怀波和季雅云让我假装看不见鬼是什么目的,可季雅云是阴阳驿站的账房,绝不会坑自己的老板。

  要说比起今晚发生的诡事还要让我感觉恐怖和竭力防备的,恐怕就只有忽然来到鸿图大厦的赵奇了。

  从电梯上方吊下来的自然不是人,我左眼已经看清,那居然是个光着脚,穿着白袍子,脸上像抹了一层面粉一样,舌头伸出嘴外将近半尺的老吊爷!

  这吊死鬼就吊在电梯中间,电梯总共就那么大,赵奇又在门外看着,我不可能不露痕迹的绕开那死鬼。只能是暗暗咬牙,假装看不见。

  可要说一个阴倌,鬼魅贴在身边还感觉不出来,那就演过头了。

  “我感觉这附近有脏东西,小心着点。”嘴里这样说,心里都快急疯了。

  虽然没有抬眼看,可我能感觉到,那老吊爷正眼珠子朝下翻,盯着我呢。而且,它还开始用它那条冰冷腥气的长舌头,一下下的舔我的脸!

  “没看到有什么,会不会又是刚才附身在她们身上的那个家伙?”窦大宝朝李丽和温雪乔努了努嘴。

  两个女人又吓得一阵尖叫,缩成一团。

  窦大宝没看到外面有状况,终于把头转了过来。

  可当他回过头的一瞬间,电梯里的老吊爷竟然一下子缩了上去,不见了!

  窦大宝自然没看到什么,又扭回脸去查看。

  赵奇还看着我,眉心却已经拧成了疙瘩,食指一下下用力的刮着鼻子,像是遇到了什么解不开的谜团,又像是感到失望一样。

  从他的反应看来,我总算是瞒天过海成功了,可一颗心却像是达到了冰点。

  老吊爷是消失了,可我扣在手心的那把竹刀,也已经变成了黑色的粉末。

  我总算是知道,刚才附身在李丽和温雪乔身上的是什么了,也隐约明白,两人为什么在被附身后,会‘梦见’自己被杀了。

  刚才出现的,根本不是普通的吊死鬼,而是鬼灵术中记载的白凶!

  白凶黑煞都是厉鬼中的厉鬼,相比之下,狄金莲这样的鬼灵都要稍逊一筹。阴阳行当中谈之色变的红衣厉鬼,在白凶黑煞面前,也就是小学水平。

  白凶怨念滔天,附在人身上,能够将人的灵识引领到死亡的边缘。

  普通人单是被附身,就多半不会有好下场。李丽和温雪乔都已经死了,虽然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会死而复生。但在被白凶附身的那一刻,我相信她们真的看到了死亡……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怎么都不能想象,前一刻,白凶就贴在我身旁。而我,却只能假装看不见它。

  它为什么没有害我呢?

  之前附在李丽和温雪乔身上的时候,也只是一闪即过,那又是为了什么?

  见赵奇皱着眉头转过身,我脑筋儿猛一跳。

  从刮鼻子的动作可以肯定,眼前的赵奇,应该就是能够纵神弄鬼、杀了韦无影的月白长衫。

  赵奇或许看不到白凶,但月白长衫一定能看见。

  从他的反应看,他应该是想试探我。可就算是这样,面对凶名昭著的恶灵,他也太淡定了。

  难不成……

  一个念头突然闪出,刚消下去的冷汗瞬间像是泉涌般涔涔而下。

  月白长衫有操纵鬼魅邪祟的能力,难道白凶是他带来的?!

  我似乎有点明白,姜怀波和季雅云为什么要我假装看不见鬼了。

  之前我还在想,等这趟的事了结,是不是要和‘赵奇’摊下牌面,把一些话说清楚。

  在我看来,现在我是阴阳驿站的老板,怎么都有和他谈判的资格。甭管怎地,总不能任凭赵奇一直作为被控制的傀儡不是?

  可现在再看,我何止是想的天真,简直就是傻子。

  能把白凶当成狗一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月白长衫,哪是现在的我能够对付的……

  “祸祸,你有没有觉得哪有点不对劲?”窦大宝挠着头说:“我是没看见有什么脏东西,可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头。”

  我回过神,四下看了看,目光落在正前方,抬手指了指。

  “怎么……”窦大宝不解的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顿时一愣,“咱这儿又不是香港台湾,怎么会用繁体字标楼层?”

  我盯着正对电梯的墙看了一阵,只能苦笑。

  窦大宝说的‘不对劲’,应该就是楼层的标注了。

  直径一米多的一个黑色圆圈,中间写着一个大大的‘肆’字。这并不算是繁体字,可就算是习惯用繁体字的港澳台,也没有用汉字标注楼层的。

  而且,还是用黑色的油漆标注。

  李丽忽然拉着温雪乔靠到我身边,声音发颤的说道:“这栋楼里没……没有四楼。”

  “什么叫没有四楼?”窦大宝愕然的问。

  温雪乔小声说:“这栋大厦就是台湾人盖的,‘四’和‘死’是一个音,所以这里没四楼,只有3楼和3+。”

  “重点不在这里,而是怎么才能回到八楼。”直觉告诉我,楼里的一切改变,都是从802开始的,想要脱离现在的境况,多半还是要回去的。

  “可是他……我们老板会去我们家,他会杀了我的……”温雪乔带着哭音说。

  我又好气又好笑,想到她和李丽的下场,又觉得可怜。

  回过头,看了一眼仍敞着的电梯,吐了口气说:“回去吧,走楼梯。”

  我是真不敢再搭电梯了,在封闭的空间里,遇到突发状况,反应的余地实在有限。

  赵奇看了看我一眼,刮着鼻子缓缓的说:

  “你以为回到八楼,就能离开这里?”

  说着,当先朝电梯间外走去。

  我蹙了蹙眉,示意窦大宝跟上。

  刚迈出电梯间,除了赵奇,其他所有人就都呆住了。

  鸿图大厦是高档公寓,一梯两户,每一层的走廊,也就不到十米的长度。

  但是现在,走廊竟变得有二三十米那么长,而且两边还多出了七八扇门。

  最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的是,走廊上照明的不再是日光灯,变成了老式的白炽灯泡。关键橘黄色的灯光本应该给人温暖的感觉,可照在走廊上,却给人一种昏暗不清,阴惨惨的感觉。

  “好小子,这是背着我想自立门户啊。”赵奇冷冷说了一句,背着手,朝着左边走去。

  “咱们要不要跟他走?”窦大宝小声问我。

  “跟。”

  看着赵奇走路的姿势,我心里再次涌出先前那种连着两次出现的怪异感觉。总觉得他本身的动作有些不协调似的。

  但决定跟着赵奇,并不单单是因为这种莫名的感觉。而是因为赵奇刚才说的那句话,带着明显的怒意。

  直觉告诉我,不管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他现在和想要害我的人,应该是对立的。

  目前为止,发生的状况没有几样是我能理解的。那么,跟着看似胸有成竹又怒气勃发的赵奇,似乎脱困的机会更大一些……

201802/16/9048_3511008 201802/16/9048_351100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