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八十一章 第三个受害者

第八十一章 第三个受害者

更新时间:2019-01-05 22:51:27

  “杜汉钟……”

  我咬了咬嘴皮子,低声对郭森说:“让其他人先出去一下。”

  郭森看了一眼窦大宝手里的包袱,点点头,命令其他人先出去。

  我接过包袱,随手将神台上几个灵牌扫到一边,将包袱摊开。

  “这草人上面沾的是人血?”郭森问道。

  我用手指沾了点血,凑到鼻端闻了闻,立刻被一股腥臭的气味熏得脑仁发疼。

  我说:“应该不是人血,是白毛公鸡的血,混合了其它动物的血。”

  “白毛公鸡?有什么说法?”郭森问:“这草人是干什么用的?”

  我抬眼看向写着杜汉钟名字的灵牌,缓缓道:“有一种邪术,是用白毛公鸡的血,混合地龙骨灰、三牲心血和其它一些东西,将人的三魂七魄禁锢在人偶或某样物品里。这样一来,就算是阴阳先生,也不能感觉到魂魄的存在。”

  郭森错愕的问:“你是说,这三个草人里,有三个人的魂魄?”

  我点点头,拿起其中一个草人,一种奇异的感觉立刻袭上心头。

  之前我就感觉,这个没有眉眼的草人,就好像是在看着我似的。现在草人拿在手上,虽然感应不到鬼魅阴气,可刚才那种感觉却更加清晰强烈。

  草人不光是在‘看’着我,而且似乎还在向我求助!

  “这里边禁锢的,该不会是李丽和温雪乔吧?还有一个是谁?”郭森问。

  我掂了掂手里的草人,想了想,说:“另外两个还不确定,这个草人里边十有八九是温雪乔。”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窦大宝在镜中世界见到的李丽一直都是侍镜假扮的,目前为止,两名死者当中,和我有过接触的,就只有温雪乔。

  也只有她知道我法医和阴倌的双重身份,所以我才会感觉,草人在向我求助。

  窦大宝看了看那些灵牌,“他们把魂魄封在草人里,是想干什么?”

  我沉吟了一下,问:“你还记不记得野郎中是哪一门的?”

  “当然记得,老头和你一样,学的是鬼术,你是七爷白无常门下,他是钟馗门下嘛。”

  我点点头:“对,钟馗一脉,和我学的鬼术不同。我学的是术,而钟馗门人,着重修炼法身。想要修成法身,有两种途径,一是不断诛除厉鬼邪祟,吸取鬼魅的怨念煞气,再利用法符法门,将煞气转化为鬼气。野郎中用的,就是这种方法。另外一种方法……”

  我顿了顿,压低了声音,“就是直接将鬼魅摄入体内,增加鬼气。”

  “你是说……”

  “吃鬼?!”

  郭森和窦大宝同时瞪圆了眼睛。

  我点了点头,“这三个禁锢的鬼魂,应该就是拿来祭祀某人的。”

  “妈的,杀了人还不算,连做鬼都不让,这帮孙子也太毒了。”窦大宝咬牙骂道。

  我没再多说,仔细检查了一下草人,从包里拿出黄纸和朱砂笔,现画了一道符箓。

  先将符纸贴在草人上,跟着从草人的顶门和两个脚心分别抽出一根两寸长的木钉。

  我迟疑了一下,拿出一瓶牛眼泪,递给郭森:“把这个滴在眼睛里,有什么话,你问本主吧。”

  让普通人直面鬼魅,本来是不被允许的,可事关瞎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郭森犹豫了一下,将牛眼泪滴在眼睛里。

  我揭下符纸,一道白气立刻从草人的头顶蹿了出来,紧跟着变成一个近乎半透明的身影,果然就是温雪乔。

  “妈的。”我忍不住小声骂了一句。

  “怎么了?”窦大宝问。

  “她的魂魄里透着一分阳气,根本就是在死之前,被活活吓得生魂离体。”

  温雪乔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儿,才怯怯的问道:“我应该认得你,对吗?”

  我叹了口,“是,不过那不重要,你现在应该知道自己的状况吧?”

  “嗯。”温雪乔微微点头,泫然欲泣道:“我知道,我已经死了。”

  “是谁杀了你?”郭森终于忍不住问道。

  “是我公司的老板,是鲍岚山!”温雪乔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没有阻拦郭森,而是留意着温雪乔的动向,见她说出凶手的身份时并没有怨变的迹象,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禁感到有些内疚。

  猜霸和老阴搞了这么多事,都是针对我,温雪乔和李丽不过是两个普通的小白领,是被殃及无辜,正值韶华却丢了性命。

  温雪乔哭着诉说自己的遭遇,和先前对我们说的,大致相同。

  她最后哭着对我说:“你是阴阳先生对不对?你能不能帮帮我,我想再见我爸爸妈妈,还有弟弟一面。”

  “不能。”我咬牙说道,“阴阳殊途,再见面,只会让他们更难过。”

  嘴里说着,提笔画了一道渡魂符箓,转过脸,将符纸向她甩了过去。

  “一路走好。”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符纸甩过去,竟然穿过她的身体,飘落在了地上,而温雪乔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没用的。”

  静海悄无声息的来到跟前,眼帘低垂,说道:

  “她不是普通的死鬼,虽然是横死,但在死之前,已经魂魄离体。也就是说,她根本是阳寿未尽,除非等真正到了时辰,否则符法是绝不能把她送去阴司的。”

  “那她不是只能做孤魂野鬼?”窦大宝皱眉道,“老和尚,你有没有办法送她走啊?”

  静海翻了个白眼,看了看我,有气无力却又阴阳怪气的说:“人家徐老板是专门管这个的,他都没辙,我能有什么办法?佛爷还是你家佛爷,可到底不是如来佛祖啊。”

  我想了想,决定先不管温雪乔,又画了两道符,用同样的方法,把另外两个草人里的魂魄放了出来。

  其中一个看样貌,赫然就是李丽,另一个却是个身材瘦削,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青年男子。

  我急着问李丽:“你应该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告诉我,是谁杀了你?”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那个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去那个院子的。”李丽哭道。

  郭森向我身边凑了凑,小声说:“要不……带她回去做个拼图?”

  见我斜眼瞅着他,尴尬的咽了口唾沫,“再不然,你有没有刘炳的照片?让她认认?”

  虽然觉得他的提议还是有些荒诞,可也没有别的法子。我拿出手机,翻出和瞎子的一张合影。

  李丽看了看,摇摇头,说不是照片上的人。

  我长松了口气,甭管怎么说,起码可以确定,瞎子没有杀人了。

  郭森还想再问她话,那个青年的鬼魂的神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不想死……杀!杀!我要你们下来陪我!”

201802/16/9048_3514150 201802/16/9048_3514150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