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八十三章 城河街的和尚

第八十三章 城河街的和尚

更新时间:2019-01-06 19:27:27

  我看了看左手腕的红印,干笑两声,说不是什么大事。

  静海突然叫道:“这是什么?”

  他盯着我的左手呆呆看了一会儿,猛然瞪大眼睛看着我:“鬼医悬丝?你居然懂得鬼医之术!”

  我摇摇头,说:“算不上懂,只是机缘巧合得到半本残卷,上面记载了一些鬼魅的来历,和一些医治鬼魅的法门。不过我资质有限,多数都不怎么能看懂。”

  静海眯起眼盯着我,像是在分辨我说的是不是实话,半晌,叹了口气,摇头道:

  “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你资质怎样不说,胆儿可是够肥的。要是我没看走眼,之前出现在镜子里的那个日本女娃娃,就是镜灵吧?无论是中土的镜灵,还是倭国的侍镜姬,都是一念成仁,一念成魔的存在。你居然敢替镜灵悬丝诊脉,还向她许诺……你就不怕……”

  他没再继续说下去,我也只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之前在镜中世界的经历说了出来。

  静海听完,瞪着眼愣了半天,猛地把巴掌扬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窦大宝把手伸进挎包,虎着脸问:“你想干嘛?”

  “干嘛?我特么还能干嘛!”

  静海缩回手,用力一拍巴掌,指着我痛心疾首的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你既然能捉住镜灵本体,大可以对她施加法咒符印,那样一来,她便成为你的奴仆,任凭你驱使。

  你倒好,居然甘愿冒那么大风险,还以自己的元阳为代价,向她许诺……你可别告诉我,你没有制住她的能力!唉……唉……唉……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哟,你可气死我老人家了。那么好的一样宝贝,寻常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你却白白错过了!”

  我一阵无语,现在想来,我当时的确是有其它选择。

  可是一来情况紧急,我根本来不及细想;再则,破书的上卷中有着明文戒条,绝不能用上面记载的法门操纵鬼神,否则必遭天谴。

  我未必就在乎什么天谴,可说到操纵鬼神,我真是殊乏兴趣。

  长久以来,和鬼魅接触的越多,我就越来越觉得,他们和人一样,有善有恶,虽然不能算有七情六欲,却有着喜怒哀乐、恩怨情仇。

  我并不觉得侍镜是什么大奸大恶,撇去她的身份不说,要我用要挟的手段对付一个女人,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我真办不到。

  或许有人可能会说,我优柔寡断,更甚至会说什么自我标榜、假清高、圣母婊之类……可事实是,在我看来,无论一个人的地位和能力有多高,又或者身份和力量有多么的渺小,都要有坚守的底线。

  这绝非是做给任何人看的,也勿需在意别人的看法,因为这是做人的根本。如果没了底线,做人挺不直腰杆,那和茅坑里的屎也没区别了。

  回到城河街,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想到瞎子,我看了窦大宝一眼,对静海说:

  “大师,是不是所有的阴佛里都有舍利子?如果阴佛舍利对你很重要,我家里倒是有一尊铁佛像。”

  静海‘哼’了一声,斜睨着我说:“你是怕我不替姓刘的小子解降,所以想要贿赂我?这算是恩威并施?”

  “算不上贿赂,要说恩惠,大师之前刚救过我的命。您治不治瞎子、治不治得好是另一回事,只要你需要,我都会把铁佛给你。”

  静海朝着我点点头:“阴佛舍利现在对我这死鬼的用处不大……”

  他眼珠转了转,话锋一转:“姓刘的小子大致是什么状况,我已经了解了。要放在以前,他那点事根本不在话下,可不巧的是,佛爷我现在刚刚做了死鬼。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有十足的把握替他解降。”

  窦大宝一瞪眼,“你又想耍花样……”

  “大宝!”我连忙制止他,一言不发的等着静海继续往下说。

  静海摸着光溜溜的下巴,脸朝着窗外,含混不清的说:

  “其实蛊术和降头同出一源,原本都是用来治病救人的……我现在虽然没把握救姓刘的小子,可如果有什么治病救人,或者医鬼的书拿来翻一翻,说不定就能……”

  “好,我给你!”

  “啊?”静海猛一怔,回过头愣愣的看着我,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痛快就答应他的要求。

  窦大宝想拦我,被我挡开,我正色对静海说:

  “救瞎子是我求你,那和你救我的命是两码事。那本书有上下两卷,下卷是我姥爷留给我的遗物,不能给你。记载了鬼医之术的上卷,我送给你。”

  静海呆呆看了我半晌,忽然双掌合十,念了声佛号:

  “阿弥陀佛,老实说,先前知道你是驿站老板的时候,我还真没把你当盘菜,我还在想,现在阴间的世道也和阳世一样乱了,什么狗屎鸡粪都能人五人六的。现在看来,倒是和尚我大错特错了。恪守原则,恩怨分明……单这两点,你掌管阴阳驿站就当之无愧。”

  “老和尚,你就别扣高帽子了。你每回一奉承人,我就觉得瘆的慌。”窦大宝斜睨着他说。

  静海嘿嘿一笑:“小佛爷,这次你可就错了。佛爷是无利不起早,可世上的人,又有几个不是这样?只是他们愿意装,佛爷我懒得遮遮掩掩。可这回真不是我贪图什么了,我刚才说的,全都是真话。我实在没把握救刘炳那小子啊。

  至于那半卷书,甚至是你们说的铁佛,如果我还活着,单只为了这两件宝贝,我就绝对不惜把你们全宰了。可现在我死了,有些东西对活人有用,对死人是没那么大吸引力了。我不过是对鬼医之术感到好奇,就算他徐祸愿意把书卷给我,我拿着那东西,又能干什么?难道传给小佛爷你啊?”

  窦大宝翻了个白眼,没再吭声。

  我看着他咧了咧嘴,一句话到了嘴边,还是忍着憋了回去。

  静海抻了个懒腰,往窗外看了看,打着哈哈说:

  “行了,我既然答应替刘瞎子解降,就一定尽力而为。今儿太晚了,佛爷乏了。驿站就在那儿吧?我先去歇着了。”

  说完,竟人模人样的打开车门,迈下车,摇摇晃晃的朝街尾走去。

  看着老和尚皮衣皮裤、套着大皮靴的背影,窦大宝突然猛一拍大腿:

  “娘的,到底还是上了老丫的当了!”

201802/16/9048_3514402 201802/16/9048_351440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