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一章 静海

第一章 静海

更新时间:2019-01-07 9:51:33

  我靠在藤椅里,垂眼看着画像,面色阴沉的像快要下雨一样。

  和之前不同,这次所画的两个画像,不光是头部肖像,而是全身。

  左边的一个,皮夹克、牛仔裤,一身利落打扮,轮廓分明的脸上,一边的眉毛高高挑起。

  我一直自认没有什么绘画天赋,然而这草草几笔却格外传神。

  这个人,是赵奇。

  右边的一个人,却是跪在地上,双手背在身后的。

  这人的脸孔和赵奇同样的年轻,然而,身上却穿着一袭民国时期的长衫。

  看上去,这人约莫三四十岁的样子,虽然他的脸孔在我看来本应陌生,可在我脑海中,还是很快把这张脸,和另一张面孔渐渐融合在了一起。

  那是一张苍老肃静的脸,没有慈祥可言,只给人一种永远都高高在上,能够掌控一切的强悍感觉。

  良久,我拿出徐荣华留给我的那张黑白照片,用手指点了点照片中那个最神秘的老大,缓缓移动手指,落在我画出的跪像上。

  “是你……杜汉钟!”

  “怎么会是你呢?怎么可能是你呢?”

  虽然我竭力让自己冷静思考,可头脑却相反的越来越乱。

  杜汉钟已经很老了,可他的真实年纪,和照片的年代相比,还是对不上号的。

  但为什么在我脑海中已经认定,附在赵奇身上操控他的、和杀了韦无影的月白长衫,就是杜汉钟呢?

  还有,现实中,鸿图大厦的四楼,的确有一座所谓的远东日枝神社。

  镜灵营造的镜中世界,总是基于现实的。

  就比如,你必须得认识一个人,这个人才会在镜中世界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东西和场景也是一样,所以,我和窦大宝才会在镜中世界,在四楼和401相对的另一边,进入另一个神社。

  在那个神社里,供奉的,是老阴的泥塑。

  而在现实中,401的神社里供奉的,却是十几个二战日本军官的牌位,还有……杜汉钟的牌位。

  现实和镜中世界肯定是有区别的,可两个神社,为什么供奉的不是同一个人……

  我抽出根烟咬在嘴里,刚要点,忽然感觉像是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我。

  顺着感觉看了一眼,我不由一愣,放下烟和打火机走到楼梯口,打开门往后院看了看,又抬眼看了看上方。

  蹑手蹑脚的上楼,徐洁还在睡。

  她睡的很香,只是……她今天睡觉的样子,怎么……怎么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徐祸,你想太多了。再这么下去,你就算不被累死,也快疯了。”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退回到楼下,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五更天。

  静海下车前说的话未必可信,但我只能选择相信。

  因为,只有他才能救瞎子。

  时不我待,别耽搁了。

  我找出记载鬼医之术的上卷,连同铁皮盒子一起装进背包。

  想了想,又走到供奉泥娃娃的龛位前,看了一眼大背头泥娃娃,蹲下身,打开了龛位下的柜子。

  不知道是不是无聊,自从潘颖重塑了这个泥娃娃后,我每次去超市、便利店这些地方,结账的时候,总会在收银处顺手拿些糖果之类的回来。

  每次拿回来,都放在这下面。

  时间久了,不知不觉,竟堆积了半柜子各式各样的糖果。

  我抬眼看了看上方的泥娃娃,小声道:“以后吃多少自己拿,吃过的就和阴月拿出去处理掉,免得占地方。”

  “好……好滴……”

  上方传来一声稚嫩的回应,却不是茶茶,而是阴月。

  小家伙不知道在干嘛,竟像是气喘吁吁的。

  我拧了拧眉毛,跟着小声说:

  “我拿点东西,回头你们自己收拾一下。”

  这次泥娃娃没有回应,我也懒得管,扒开最下面一层外面的糖果,把一个黝黑的生铁佛抱了出来。

  那次在大屋里灭了杜路明,抱回这个铁佛爷,本来是放在楼上柜子里的。

  可徐洁回来后,一直说睡不踏实。说每晚睡到后半夜,都听见念经声。

  于是,我就把铁佛搬到楼下,放到了龛位下头。

  徐荣华上次说,不属于阳世的东西,可以存放进驿站。

  静海说这铁佛是阴佛,那就别放在家里了。

  就算是阴倌,又怎样?谁不希望自己家干干净净?

  阴倌把阴器放在家?那唐夕是火葬场的化妆师,难道她就得把死尸……

  “呸呸!人家的孩子都快能打酱油了,你还惦记个毛啊!”我低声说了一句,把铁佛搬到柜台上。

  左右看看,干脆连瞎子家挖出来的鬼瓶一并打包,最后朝楼上看了一眼,打开门走了出去。

  ……

  “你真的这么大方?肯把这医书给我看?”静海接过装着破书上卷的铁皮盒子,不可置信的问。

  “我说过,送给你了。”我指了指放在柜台上的铁佛,“还有这个,你要就拿去,我是真不知道它们有什么用。”

  静海眼珠转了转,上前一步,阴不阴阳不阳的问: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它们有什么用,而且是有大用,你会怎么做?”

  “送给你的我不会要回来,如果真有那天,我再求你帮忙。”

  “艹!”

  静海朝地上啐了一口,捏着皮衣袖口,用袖子在光头上蹭了一下,“行了,这两样东西我先替你保管。话说头里,是金子就不能埋没,我不承诺东西会回到你手里,但一定会物尽其用。”

  “嗯,瞎子的事,你多费心。”

  我点点头,看看时间,又往楼梯口看了一眼,转身想走。

  “时辰还没到,你急什么?”

  听到身背后传来的声音,我猛然回过头,就见黑衣人……徐荣华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楼梯上方。

  他背着手,缓步走下楼,走到角落里的桌旁,背对着门口坐了下来,缓缓道:

  “还有时间,你想问我什么?”

  我怔了怔,咬咬牙,摇了摇头:“嘿嘿,我和你不熟,我从来不习惯向陌生人提问。”

  “你……”

  “我承认你是我父亲,但请你尊重我!从我记事起,在我的生活中,只有姥爷、三爷爷……董家庄的傻子!”

  徐荣华叹了口气:“你在逃避……”

  “他不是!”静海突然插口道,一边翻着破书,一边目不斜视的说:“他是个好孩子,该面对的,他从来不会逃避。你说他逃避,不如反省一下,你自己做过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目标,别想当然,更别把自己追寻的,强加在别人头上。记住,投胎不是他能选的,很多事,都是你们自以为是,强加给他的。

  虽然我不大能猜到你们之间的关系,但是我喜欢这孩子。从今天起,谁再敢算计他,谁他妈就是佛爷我的死仇。我龙静海从来说一不二!”

  “龙静海!”徐荣华猛地回过头。

201802/16/9048_3514636 201802/16/9048_351463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