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章 三代屠

第七章 三代屠

更新时间:2019-01-10 21:28:13

  “我艹……”

  我手猛一哆嗦,手里的事物连带着黏糊糊的液体从指间滑了出去。

  “你怎么了?”

  我猛地抬起头,见桑岚正看着我。虽然她一脸关切,可我还是察觉到她眼中带着嘲讽的意味。

  我忍不住想要起身,孙禄忽然一把拽住我,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先别乱来,你先看看脚底下。”

  我低头看去,就见茶几旁的地毯上,滚落着一颗紫红色、外皮挂着口涎的葡萄。

  是我看花眼了?

  还是桑岚真的重蹈覆辙,又招惹了什么厉害的鬼魅?

  正狐疑不定,孙禄把手伸到我背后,用指尖在我脊梁骨上敲了敲,斜眼示意我往下看。

  顺势就见他把另一只攥着的手藏在茶几下方,快速的展开。

  在他摊开的手心里,赫然有一颗被咬成两半的眼珠子!

  不等我反应,他就咳嗽了两声:“咳咳!桑大美女,中午吃咸了,能帮我们倒杯水吗?”

  桑岚微微蹙眉,显得有些不耐烦,转眼看向潘颖,似乎也觉得再指使她有些不合适,最后还是不咸不淡的说了声‘好啊’,起身向厨房走去。

  不等她走进厨房,我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嗡嗡”震了起来。

  扫了一眼屏幕,我立刻抓起手机,点了接通贴到耳边。

  电话里并没有声音,转眼瞄向旁边的孙屠子,却见他冲我比口型:撤!

  “喂……高队,什么事……啧,什么时候的事……好,好,我马上赶过来!”

  我对着没音的电话胡编乱造了一通,冲孙禄一抬下巴,两人双双起身。

  桑岚停住脚步,扭脸看着我,脸色明显不好看:“你不会是这就要走吧?”

  我点点头:“不好意思,有案子,我必须立刻去现场。”

  桑岚脸色更加阴冷,看着我的眼神,又变得直勾勾起来,嘴上却说:“好啊,有事就先去忙。”

  “对不起。”我抱歉的说了一句,一眼看到旁边的潘颖,心念电转间,说道:“潘潘,你可能得跟我们走一趟。”

  “关小潘什么事?”桑岚问。

  我打定主意做戏做到底,肃然低沉的看着她说:“你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有保密守则的。”

  “哦,明白。”桑岚看了潘颖一眼,竟自顾转身进屋,‘砰’的把房门关上了。

  “我送你们下楼。”季雅云边说边拿起一旁的外套。

  电梯里,我没先向孙屠子问是怎么回事,而是问季雅云:“桑岚她……”

  不料季雅云抬手一下挡在我嘴边,却笑着对我说:“你不用道歉,岚岚不是小气的人,她不会介意的。工作要紧,你先去忙你的。对了,下周一有没有空?姐夫……还有茹姐他们要过来,方便的话,一起吃顿饭吧。”

  见她缓缓放下手,我绷着嘴点了点头。

  到了一楼,季雅云说:“外边太冷了,我就不送你们了,路上开车小心点。”

  出了楼门,上了车,孙禄和潘颖同时大大的吐了口气。

  潘颖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妈耶,可吓死我了……”

  “少废话!”孙禄打断她,向我递了个眼色,“开车!”

  我一言不发的打着火,一脚油门开出了小区。

  约莫开出七八里地,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了两下。

  转眼见孙禄正把自己的手机揣进兜里,我不动声色的掏出手机,翻开一条新发来的短信。

  ——直接去孙家楼。

  我按熄屏幕,随手把手机往驾驶台上一丢,打了把方向,朝着孙家楼的方向开去。

  我们俩虽然看似紧张兮兮,但潘颖还是觉出不对劲,本性难移的追着我和孙禄问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一直绷着嘴不说话,孙禄也是少有的冷着脸不搭理她,被追问急了,索性瞪起眼对她说:“没跟你开玩笑!你真犯事了!”

  潘颖到底是女孩儿,被他连唬带吓,再不敢吭声。

  到了孙家楼,孙屠子招呼我们下车,直接把我和潘颖带到他家院后头的一间小屋子里。

  “我艹……”

  进了屋,孙禄才像是真正松了口气,一屁股坐进屋里唯一一把破旧的椅子里,屏了会儿气,掏出烟盒,抽出两根叼在嘴上,点燃了,捏了一根递给我。

  我转动眼珠,看了看屋里的陈设,接过烟,夹在手上。

  潘颖憋了一路,这会儿又惊又怕,终于憋不住了,猛一拍我肩膀,“你俩扯什么风箱呢?有什么话不能直说,非得弄这么吓人?什么特么案子?我犯什么事了?”

  她越说越不忿,看看孙禄,一把揪住我领子,使劲往上提着说:

  “徐祸祸,别说哥们儿欺负你……我特么还就是欺负你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你要敢跟我动手,我……我……”

  “你还真是会拣‘软柿子’捏啊!”

  孙禄深吸了口烟,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用力挤了挤眼说:“行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到了这儿,就不用绷着了,什么都能放开了说。”

  我点点头,把手凑到嘴边,张开一路紧绷着的嘴,‘噗’的把一样东西吐在手心里。

  “你丫真能沉得住气,能撑到这会儿!”

  孙禄斜了我一眼,反手把半截烟点燃的那头朝上,插进了旁边桌上一个盛着大半碗小米的粗瓷大碗里。

  我也赶紧把烟递到嘴里抽了一口,跟着两根手指捏着烟,冲那大碗鞠了三个躬,也把烟插了进去。

  “什么意思?”潘颖总算是稍微缓和了点情绪,转动眼珠看着我俩,“走形式?我要不要也随一根?”

  “滚蛋!”孙禄横了她一眼,“我爷要是看见女娃抽烟,非从坟里蹦出来,飞奔前来,跳起身,凌空给你一大嘴巴子!”

  我掏出烟盒,递给孙禄一根,自己又点了一根。

  “怎么回事?”我边抽烟边问。

  孙禄摆摆手,让我稍安勿躁,扭脸对潘颖说:

  “姐们儿,我先跟你说清楚这是什么地界,然后咱们才好说话。你别小看这破屋子,这可是我爷……我爷的爹……我爷的爹的爹……”

  “三代屠,煞气顶门梁。”我打断他,吸了口烟,把剩下半截头朝上插进米碗里。

  转过头,刚要说话,孙禄指了指我另一只手:“三代屠屋里除非亏心,否则用不着避讳,你先看看季雅云跟你说的是什么!”

201802/16/9048_3516106 201802/16/9048_351610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