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三章 东北花皮

第十三章 东北花皮

更新时间:2019-01-14 0:24:28

  我虽然不怎么了解出马的事,可也知道,出马请仙是极耗费精神体力的。

  老独这把年纪,要是再开香堂请仙,那等同和送死一样!

  想到这里,我一把将狼皮马甲抢了过来,说:

  “独叔,你只管帮我们看看是怎么回事就好了,其它的,不用你管。”

  老独看着我,欲言又止,终于是叹了口气:“唉,我是真老了,就算小五爷肯照顾我,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了。”

  我点点头,转向季雅云问:“你昨晚怎么没去?”

  “我去不了。”季雅云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有只狐狸压着我,我不能动。”

  “狐狸?”

  “狐狸!”老独嘴角猛一抽搐,身子往前探,急着问:“你快跟我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

  季雅云显然还心有余悸,脸色发白的说道:

  “我昨天晚上本来是想去店里的,可是刚睡着,就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压着我。我醒来睁开眼,就看见一个尖嘴龅牙的小孩儿冲我笑,跟着就不见了。

  我当时觉得不对劲,可急着去见你,也就不管那么多了。等到再睡着,就又觉得有东西压着我,还用舌头舔我的脸!

  我真的吓坏了,勉强睁开眼,就看见……看见一只大狐狸趴在我身上,舌头就吐在我脸前头……”

  说到后来,已经是带着哭音。

  别说她了,我和孙禄光是听,都后脖子发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潘颖更是吓得小脸发白。

  狐狸……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从兜里摸出昨天她给我的那个锡纸团,“这烟盒纸,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我替岚岚整理房间的时候,在她梳妆台的抽屉里找到两个烟盒。”季雅云惶然的说:“她平常是不抽烟的……她可能……可能真的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

  说着,看了老独一眼,“那些东西神通广大,可能知道我们说什么,所以我才说去店里见面。”

  听她一说,我顿时一阵悚然,下意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老独摆了摆手:“不用担心,午时以前,缠上她的东西,不会分神出来的。”

  跟着向季雅云问道:“你看没看清楚,那狐狸长什么样?皮毛是什么颜色?”

  “是……是……”季雅云努力回想了一阵,却是摇摇头,“我真没看清楚,它就一直在我身上趴着,嘴正对着我……我就看见它头顶上有一撮灰色的毛。”

  “哦。”老独点了点头,“那就不是什么正道来的东西。”

  “独叔,桑岚是被狐狸给缠上了?”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所谓仙家,各有所好。黄家爱酒,胡家却是嗜烟……桑岚从来都不抽烟,抽屉里怎么会有烟盒?

  “要单是胡家不成器的小辈倒是好说,她可是还带着黄家的葫芦呢!”老独阴沉着脸说。

  “黄家的葫芦……”我彻底懵了。

  能把潘颖变成伥鬼……抽烟……还带着黄家的葫芦……

  难不成桑岚招惹了三路的精怪?

  她桑大小姐这是多招人待见啊……

  我正想问老独下一步该怎么办,要不要直接去找桑岚。突然,老独身子一挺,指着窗外说:

  “快去!把那小东西捉来!”

  顺着他手指一看,所有人都是一愣。

  那居然是一只半大不小的花猫!

  花猫邋里邋遢,一看就是流浪的野猫,这会儿也不知道从哪儿抓了只比它个头小不了多少的大耗子,正咬在嘴里使劲的甩弄呢。

  “快去把它抓来!”老独急着说道,想要下车,却因为没怎么坐过小车,一时间打不开门。

  见他焦急,我也顾不上问了,和孙屠子双双打开车门跑了下去。

  花猫正一门心思和大耗子在墙根下纠缠,等我和孙禄到了跟前,才发现有人靠近。先是一愣神,跟着就想跑。

  那耗子本来也只比它个头小了约莫三分之一,就这会儿的工夫,逮着机会挣扎着脱离了猫口,刺溜蹿进了路边的下水道里。

  我心说完了,这花猫没了牵绊,若是想逃,哪是我和孙屠子能逮住的。要是手边有火腿肠之类的倒还能诱之以利,偏偏事发突然,没有准备。

  让我没想到的是,花猫并没有先逃走,而是跟着大耗子蹿到了下水道边。见下水道的格子容不得它下去,竟抬起头面向我,耳朵向后贴到脑袋上,炸着浑身的毛冲我“呼哧呼哧”吐气,像是在恼我们害它没饭吃似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潘颖跑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个剥开了塑料纸的火腿面包。

  花猫闻到味道,扭头去看。我见机不可失,一个纵身扑了过去,一把就将它给捂住了。

  这家伙最多也就三四个月大的样子,可性子却凶悍的很,稍不留神,就给我手背上挠了三道血道子。

  好在我虽不养猫,也知道猫的软肋,倒腾过手来,一把揪住了后颈处的猫皮,这才让它老实下来。

  回到车上,潘颖将面包里的火腿扒出来,送到花猫嘴边,嘴里对我说道:“你轻着点儿,别把它给伤着。人家正好模好样的为民除害呢,招你惹你了!”

  花猫虽然被我揪着,见火腿送到嘴边,还是伸着脑袋一口咬在嘴里,两口就吞了下去。

  “怪不得敢跟人较劲呢,这是真饿疯了。”孙禄看着我笑道。

  “给我。”老独伸手把花猫接了过去。

  说来奇怪,刚才还野性难驯的猫儿,到了他手上,竟变得温驯乖巧起来。只是我和孙禄想伸手触摸,就又冲我俩呲牙咆哮。

  我问老独:“独叔,要这猫崽子有什么用?”

  老独从上车就一脸阴沉,这会儿竟嘿嘿一笑,用双手各揪住一只猫耳朵,将花猫提了起来。

  花猫吃痛,“喵嗷”一嗓子,本能向上蜷起身子,竟缩成了一个滚圆的毛球一般。

  我看的惊奇不已,刚才捉它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这家伙虽然是流浪汉,个头小,却不瘦。摸上去肉滚滚的,都可以算是肥猫了。

  没想到就是这么个货,居然能做出这么高难度的动作。

  老独提着花猫给我们看了看,又将它抱在怀里,这才跟我们说:

  “这回可是老天爷都帮咱们,能不能找出缠上那妮子的家伙,就全靠这小东西了!

  你们可别小看这猫仔,它可是正宗的仙家后裔——东北花皮!”

201802/16/9048_3517756 201802/16/9048_351775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