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五章 祸害

第十五章 祸害

更新时间:2019-01-14 22:42:06

  身旁的座位上,桑岚正朝着我笑,她的上半边脸,依然是正常模样,但眉眼向下,却像是被烈火灼烧过一样,只有一层皱巴巴焦黑萎缩的肌肉贴在面骨上。鼻子烧的没了鼻梁,就只剩两个黑乎乎的孔洞,下巴更是连骨头都露出来了!

  我只觉得浑身血都凉了,不顾一切的扭身想逃下车,猛然间却被一只手搭住了肩膀。

  与此同时,就听耳边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徐祸,醒醒。”

  我猛一哆嗦,从座椅里挺身起来,却见桑岚正面无表情的冷眼看着我。

  见她样子并没有改变,我才醒悟过来,刚才见到的惊悚一幕,原来只是做梦。

  “到了?”我恍然的问。

  使劲搓了把脸,抬眼往前看,出租车确然停在董家庄村口,驾驶座上却没人。

  “司机呢?”我问桑岚。

  “他说肚子不舒服,去找厕所方便了。车钱我付过了,下车吧。”桑岚说了一句,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肚子不舒服?

  我狐疑的看向驾驶台,车熄了火,钥匙也不在。

  “真是在做梦……”

  我甩了甩头,推开车门下了车。

  见桑岚径自往村里走,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12点21分。

  已经是午时了,都怪那个话唠司机,净他妈墨迹了。不过还好,没有晚太多。

  都到了地方,我也不知道该跟桑岚再说什么,索性默默的跟在她后边往前走。

  走到村子中间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我本能的停住脚步,转过身往回看,就见身后十几米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一个穿黑衣服的小孩儿。

  那小孩儿看身高最多也就五六岁,全身上下一身黑,就那么背对着我,站在路中间低着头、耸着肩膀咯咯咯的笑。

  “你是谁家的孩子?”我下意识的看向右手,鬼手并没有反应。

  但我还是把手伸进背包,攥住了一把竹刀。

  虽然鬼手没感应,可眼下是寒冬腊月,谁家的孩子会只穿一身单衣,而且还是黑色的?

  老独让我务必在午时前把桑岚带来,难道说因为来的晚了,纠缠桑岚的邪物觉醒过来,现身了?

  小孩儿像是没听到我说话,还站在那儿怪笑。

  我有些犹豫起来,要说这小孩儿没古怪,鬼都不信。

  可是一来我没有对付此类邪事的经验,再则老独交代过,让我到了董家庄就立刻将桑岚带回家,期间千万不能耽搁。

  回过头,见桑岚像是没觉出有异象,已经走出一段距离。我咬着牙点点头,心说不管这小孩儿是什么东西,还是先听老独的,把桑岚带回去再说。

  有了决定,刚要转身走,猛然间,那个小孩儿一下转过了身。

  看清他的模样,我着实被吓得不轻。

  这孩子小脸惨白,嘴巴像狗一样往前凸,上下嘴皮子像是不够长,一嘴参差不齐的黄牙大半都呲在嘴外边。

  更让人心惊的是,他的眼珠居然是黄褐色的,黑眼仁只有米粒那么大!

  黑衣小孩儿冲我呲牙一笑,扭身飞快的跑进了旁边的一个院子。

  我本来想先和老独他们会合,见状立刻乱了阵脚。

  那是三爷爷的家!这鬼东西眼神邪魅,分明是没安好心!

  我顾不上再管别的,拔腿跑了过去。

  到了跟前,见院门并没上锁,敞开着一道缝。

  伸手推门,院门并没应手而开,而像是里头被什么东西挡着,随着我推门的动作,来回忽闪了两下。

  我来不及多想,抬脚猛地踹在门上。

  “砰”的一声,门被踹开,却又听到门后“噗”一声响,像是有什么重物落在了地上。

  我身子莫名一颤,掏出竹刀,屏住呼吸,侧着身走了进去。

  看到门后的一幕,我一下僵住了。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仰面倒在地上,脖子里还套着一截断了的麻绳……这老人赫然就是三爷爷!

  不等我从震惊中缓醒,“吱哇”一声,院门缓慢的合拢。

  顺着声音下意识的抬起头,眼前的一幕,让我整个人都快要炸开了。

  门后……门头上竟然还吊着一大一小两具死尸。

  这两人我都认得,一个是三爷的儿媳,一个是他的小孙子!

  “我艹你祖宗……”

  我歇斯底里的骂着,紧握着竹刀,红着眼睛,屋里屋外到处寻找刚才跑进来的黑衣小孩儿,却怎么都找不到它的踪影。

  “出来!出来!”我跑到院中,疯狂的喊着。

  “徐福安……”

  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我身子猛一绷,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三爷昏黄的眼珠竟然缓慢的动了动,艰难的冲我抬了抬手。

  “三爷爷!”

  我急忙跑过去,双膝一曲,跪倒跟前将他上身抱了起来,“没事……没事的,你撑着,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三爷爷竟猛一瞪眼,猛一抬手指着我的脸,像是喉咙里卡着痰似的,艰难的说道:“你……你这个大祸害,为什么……为什么要回来……你害了我们……”

  说到后来,三爷竟五指弯曲,像是想掐住我的脖子,手却僵在了我脸前,“你……你害了我们全村的人!!”

  “我没有……”

  “我不是祸害……”

  “我……我没想害谁,我只想好好活着……”

  眼看着三爷爷瞳孔涣散,我把他放倒在地,踉跄着站了起来。

  ‘大祸害……你害了我们……害了全村的人……’

  全村的人?

  我瞳孔骤然一缩,几乎是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冲出门,胡乱往回跑了几步,奋力用肩膀撞开了另一家的大门……

  一连几家,全都是一样。每一家的大门后头,都吊着死尸!

  “你害了全村的人!”

  三爷的话索绕耳畔……大脑极度混乱间,我想到了两个字——屠村!

  我曾因为一时意气,任凭亶鬼屠戮那个买卖人口的山村。

  难道,这是报应?

  不应该……不应该啊!

  那个村子没有好人……只有绝望。

  董家庄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熟知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就算是报应,为什么要牵连他们?

  不,不是报应。

  是桑岚!

  是她打电话给我,我才接下‘最后一单生意’。

  她让我在阴倌的路上越走越远……

  她拿走了我十几年的阳寿……

  现在,又是因为她,害我没了家园……

  桑岚!

  再次从门头上摘下又一具尸体,我掏出别在腰间的竹刀,狠狠甩在地上。

  摘下背包,把所有竹刀全都扔了。

  什么他妈的反噬,都去他妈的!

  看到包里的一抹月白,我惨然一笑,缓缓脱下了身上的衣服。

  徐荣华,我所谓的父亲,他不是说,穿这身死人衣服,鬼魅邪祟都会怕我三分嘛。

  好,那就让他们怕!

  系好领口最后一粒盘扣,我用力挥手,从上到下掸了一下月白长衫。右手伸进包里,将阴阳刀反扣手中,缓缓拿了出来……

201802/16/9048_3518105 201802/16/9048_351810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