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九章 请仙出马

第十九章 请仙出马

更新时间:2019-01-16 23:37:45

  先前的出租车斜剌剌停在路边的一处空地上,三人上了车,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直奔董家庄。

  路上,桑岚又不阴不阳的问我在搞什么鬼。

  我搞鬼?到底是谁他妈招惹的祸患?

  我懒得理她,边开车边问张喜,这段时间去了哪儿。

  张喜笑笑,只说是出了趟‘远门’,具体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些什么,却直言让我不要问。

  到了董家庄,见我的车停在村口,心里总算是落定了些。

  看到张喜的模样,我忍不住问:“你就还这么在这家伙身上附着?”

  张喜咧咧嘴:“这趟的事你也看见了,我单只是鬼身,帮不上手。反正这家伙也是个讨厌鬼,就先借他的身子用用吧,就当是替他积德了。”

  他忽然挑了挑眉毛,指着我说:“你这身衣服只能让鬼畏惧,大白天的,还是换了吧。”

  我扑哧一笑,也觉得穿着这身有些荒谬。又不是奥特曼,换身衣服,就有超能力了?

  一路往村里走,闻着空气中飘荡的饭菜香味,我大大的吸了口气,有一种隔世再生的感慨。

  到了家门口,还没进门,就听潘颖在里头咋呼:“独叔,你这样不行!屠子,你听我的,赶紧背他去医院!”

  我心里一咯噔,连忙推门进去。

  走进正屋,一下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老独瘦小的身子斜靠在椅子里,里外的衣服都撩到了胸口,腰上竟缠着一圈厚厚的绷带。

  见肚子部位的纱布渗着殷红的血迹,我一把揪住孙禄:“怎么回事?”

  “老独叔看你们过了时辰还没来,知道你们出事了。”说话的是季雅云,“他从肚子上割了一块肉,绑在猫身上,让猫把你们带回来的。”

  “割肉?”我和张喜同时瞪大了眼睛。

  反应过来,我扒开孙禄,急着去抱老独:“我送你去医院。”

  “别动我!”老独一把甩开我,干瘪的身子竟爆发出不符合本人的力气。

  “孩儿,你听我说。”

  老独摆了摆手,示意我离远些,眯起眼睛盯着桑岚看了一阵,表情凝重的说道:“纠缠这闺女的虽然不是什么正道来路的仙家,可也绝不是普通的精怪。要想平她的事,不是一般的法子能行的。”

  “纠缠我?”桑岚愕然的看了所有人一眼,“什么仙家精怪?我怎么了?”

  见老独受伤,我是真急了,“不管她了!她爱死不死……”

  “你说什么呢?”老独瞪起了独眼,厉声打断我道:“先不说你们阴阳行当的规矩,有邪祟害人,败坏仙家的名声,碰上了,我就不能不管!”

  “独叔……”

  我还想再说,却再次被老独打断:

  “你独叔还没到要‘黑灯瞎火(死)’的时候,这点伤算不了什么。行了,谁都别再说了,这闺女说什么都要救。都别围着我转了,赶紧的,按我说的去准备。我先前就是借柴家的名头把对方吓住了,等它回过味来找上门,那就来不及了!”

  季雅云走过来,低声对我说:“徐祸,听老独叔的吧,尽快把这事处理了,然后再送老人家去医院。”

  我虽然和老独接触的不算多,可也知道他不光是脾气倔。所谓南茅北马,北方出马弟子同样有着森严的规矩和原则。老独虽然不再出马,可就像他说的,碰上了,就不能假装看不见。袖手旁观坏了规矩,是会被本门的仙家怪责的。

  但话虽然如此,看老独的反应,分明是也没有太大把握对付纠缠桑岚的东西。他这么孤注一掷,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

  这时,老独又再催着孙禄和潘颖等人去准备。

  也直到这会儿,我才看清,当门桌子上摆放了一个大盆,盆里插着三炷香,然而香却并非是插在米面香灰中,而是插在先前老独让我们买的一大块肥猪肉上。

  另外,桌上还摆着两瓶高度白酒、一大包旱烟丝,一碗清水,还有一些果蔬供品。

  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先前准备的,我虽然不知道老独的具体用意,也大致猜到,他应该是想和纠缠桑岚的家伙,当面锣对面鼓的谈判。若谈不出个结果,凭他的狠劲和固执,多半是要亲身出马的!

  “都别犹豫了,赶紧准备!”张喜大声说道。

  “你……你是……”孙禄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是喜子?你怎么变成这熊样了?”

  张喜咧嘴一笑:“回头再说,先办正事。”

  我们三个当中,孙禄虽然不像外表那么粗鲁,却也最莽撞;我关键时候也是意气用事的很。相比我俩,三人在一起的时候,遇到事,张喜是最能保持冷静,审时度势的。

  听他这么说,我和孙禄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按照老独说的去做准备。

  我前脚走出屋,桑岚后脚就跟了出来,拉住我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又怎么了?”

  见我冷着脸不说话,她瞪起眼睛和我撕扯:“又是你!又是你!我欠你什么了,你非得这么害我……我把命给你行不行?行不行?”

  “啪!”

  一声脆响过后,所有人都愣了。

  季雅云蜷了蜷手指,厉声对捂着脸的桑岚说道:“老人家为了你,连命都豁出去了,你还在耍性子?你不小了,该懂事了!”

  我只知道‘小时候’的季雅云有抽人耳光的毛病,却是头一次见她本人发这么大的火。

  见桑岚捂着脸,既委屈,又吓得不敢吭声,我憋着的火也没地撒了,和孙禄一起一言不发的进了厨房。

  “祸祸。”潘颖竟跟了进来,挨到我身边,一脸正色的说:“这样不行,老独叔那么大年纪,经不住折腾的。你得想想法子,咱不能是几个壮劳力闲撇着,眼看着一个驼背瞎眼的老头替咱出面啊?”

  孙禄没吭声,却也冲我用力点了点头,显然也还是不赞同老独出面平事。

  我头皮都快挠破了,“我倒是得有法子啊?我他妈……”

  一句话没说完,我忽然想起了凌晨时分,从驿站出来前,老何和静海交给我的那两个锦囊!

  “有法子!有法子!”

  我急着掏出一个锦囊,打开来,里边居然是一张冥币。

  上面写了两个字——请仙!

  “我艹!这他妈算什么?老财迷,你逗我玩呢?”

  我都快恨疯老何了,搞得那么神秘,却只说请仙。我特么要是知道怎么请仙平事,还用得着去找老独?

  嘴里抱怨着,又掏出另一个锦囊,里边竟同样是一张写了字的冥币——出马!

201802/16/9048_3518849 201802/16/9048_351884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