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二章 二鬼把门

第二十二章 二鬼把门

更新时间:2019-01-18 12:04:44

  我脑筋儿一蹦,跟着就听老独肃声说:“你去看看来的都是什么。”

  我点点头,顺势将桌上一样东西偷偷藏进兜里,快步走到门口,扒着门缝向外看去。

  只一眼,我后脊梁的汗毛就都戗了起来。

  不知怎地,外边的天居然已经黑了下来。

  院子里头,竟蹲踞着十好几条大小不一的黑影。我看不清那些究竟是什么,只看到黑暗中,一双双幽异的眼睛灼灼放光的瞅着这边。

  我回过头,把情况如实对老独说了。

  想到外边的天色异状,我忍不住问老独:“叔,那些东西不会殃及村民吧?”

  在假的董家村里见到的一幕实在是我今生最大的噩梦。

  老独摇摇头,“都是些不成器的东西,怎么敢在青天白日祸害乡里?真要有那胆子,也就不会众法结阵,遮蔽天光了。”

  他又低声说了句什么,把手搭到一旁的黄纸上。

  手指一缩,却只捻了一张黄纸。

  他将黄纸铺在桌上,猛地咬破右手中指,用自己的血在上面快速写画,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老独的动作很快,根本就没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

  我踮起脚尖,也只看到他画的像是一道符箓,不等走过去,他已经将黄纸投进了火盆里。

  “灵符借恩!弟子黄铁山,恭请黄小五爷法身!”

  一听到‘恭请法身’,我浑身的血都凉了。

  再看孙禄张喜,也都瞠目结舌。

  听老独的话音,竟是要请仙出马,可照静海说的,那不得事先经过一系列的步骤吗?怎么会……

  不等我们来得及反应,黄纸符箓已经在火盆中腾起一蓬烈焰。

  然而,这次并没有纸灰飞出,火焰也没有消逝,而是在半空经久不散,闪耀间,快速的凝聚成一个一尺来高,有手有脚的小人模样。

  所有人都被眼前一幕惊呆了,等到火焰完全收敛起来,才看清那悬浮在火盆上方的‘小人’有鼻子有眼,却是尖嘴猴腮,双手似人般背在身后,后足直立……说是人,却更像是一只人立着的黄皮子!

  “开门迎客!”老独猛然大喝。

  我浑身一震,急忙后退,和张喜分立两边,各自拉开一扇房门。

  老独独眼来回转动了一下,竟透出些许狡黠,随即大声道:

  “双鬼把门,五爷上堂!外边的但凡长个心眼,就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要是路过的,赶紧有多远滚多远,免得受牵连!要是不开面儿……”

  说到这里,老独森然一笑,压低了声音,却拖着长音道:“那就尽管进来吧……”

  “有用,跑了!”

  乍一听张喜的声音,我猛一愣神,回过头看向门外。

  天色依旧漆黑,先前那十多双魅眼却都失去了踪影。

  此时此刻,我只觉说不出的诡异。

  这明明是在我家的老屋里,而且是下午时分。

  可事实是,外边如同暗夜,屋里的人……包括张喜这个附身的鬼,都是大气也不敢出。

  然而,那些不知是何物的东西跑走以后,院中除了一片漆黑,就再也没了动静。

  就这么持续了大约有十多分钟,仍是没有异象。那悬浮在火盆上方的黄皮子……不,是黄小五爷的形象,却有淡化熄灭的趋势。

  潘颖探头向外张望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道:“独叔,它们都跑完了,咱还继不继续了?”

  “别胡说!”季雅云拉了她一把,少有的厉色道:“以后管住你这张嘴!”

  潘颖本来就是孩子心性,见她虎起脸,被吓得不轻,缩到她身后不敢吭声了。

  老独这时却是面不改色,甚至还抄起放在一旁的旱烟锅子,在桌腿上磕了磕,重新填塞了烟丝,将烟锅衔在嘴上,斜眼看向我说:

  “孩儿,给我点上!”

  这时我大脑一阵阵发懵,根本不能想事。见他神色透着严厉,赶忙走过去,掏出打火机,替他点着烟锅。

  老独也不吭声,只管吧嗒吧嗒抽烟。

  其他人不明所以,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约莫过了有一袋烟的工夫,老独猛然反转烟锅,在火盆边缘重重磕了两下,收回烟锅,自顾自的边往里填烟丝边斜眼看着我说:

  “时候不早了,你替小五爷点锅烟,送他老人家回去吧。”

  我不明所以,但见老独独眼冲我眨了眨,到底还是反应了过来,凑上前,又替他点燃了烟锅。

  老独只是嘬着烟管把烟锅点燃,跟着却一甩手,竟将他不知随身多少年的烟杆丢进了火盆里。

  同时大声说道:“小五爷,铁山唐突了,您老归位吧。”

  话音一落,原本悬浮在火盆上方的黄皮子形象骤然消散,只剩一堆飞灰打着旋的落回了火盆里。

  “老独叔!”说话的竟是桑岚,她的表情十分怪异,像是隐忍很久,终于耐不住要发问。

  可不等她说出下边的话,老独就用力一拍桌子,反手指着我的鼻子说:

  “五爷要走了!赶紧关门恭送!”

  我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和他独目一对眼神,竟鬼使神差的像是读懂了什么。

  一扭身,几步来到门前,和张喜相对一点头,各自把住一扇门,缓缓关闭。

  此刻,屋里尽归平淡。

  然而,就在大门将合未合的时候,院子里,竟传来一阵锣鼓喧嚣,唢呐吹奏的声音!

  听到这一阵动静,我不禁一阵失神。

  记得小时候,多少次听过这种响动。那时只要跟着声响追寻,多半会见到某户人家娶新媳妇……又或者是年岁特别大的老人送殡……

  总之,那时作为一个孩子,我总少不了好处。

  这乐声突如其来,包括桑岚在内,都是一脸惊愕。

  老独也是一怔,跟着却扭过脸对着我说:

  “孩儿,看样子,这喜事没办完呢!”

  见他冲我眨眼,我有些恍然,但即刻就问:“那该咋办?”

  老独竟咧嘴一笑:“嘿嘿,咱不能说小五爷不在,咱就不办事了!咋办?还能咋办?开门!迎客!”

  我听得一愣,下意识看向另一侧的张喜。

  却见张喜也是一脸呆瓜相,冲着我摇头。

  我一咬牙,冲他点了下头,猛地把屋门拉开。

  张喜同样快速拉开门,两人双双探着头向外看去……

201802/16/9048_3519459 201802/16/9048_351945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