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章 谈判

第二十章 谈判

更新时间:2019-01-18 12:14:11

  “老秃驴……”

  一句脏话没骂完,潘颖忽然说:“这后边还有字。”

  我赶紧把冥币翻过来,背面果然写满了潦草的字迹。

  一目十行的看完上面的内容,三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倒吸了口冷气。

  孙禄低声说:“独叔让我们准备这些,果然是有出马的打算。”

  潘颖蹙着眉摇头:“绝对不行,岚岚必须救,但也绝不能折腾老头。”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两个锦囊,两张冥币,说的是同一件事——请仙出马。

  不同的是,老何只提出个主张;静海显然更深思熟虑,竟然把请仙的法子都写了出来。

  静海的字里行间和他本人平常的行事风格一样,透着简单粗暴。要换了平常,我多半会对他说的半信半疑,可眼下老独让我们做的准备,无一不符合静海的叙述,这一来,虽然不知老丫怎么会懂得这些东西,其所说的真实性也是毋庸置疑了。

  孙禄又把冥币上的内容看了一遍,拧着眉毛想了一会儿,眼皮一跳,看着我说:“如果非得请仙……独叔是肯定不能出马的。”

  他猛一咬牙:“我来!”

  “绝对不行。”

  我忙摇头,“你是屠户出身,一身凶杀气焰,不招仙家待见。别说未必能成功,就算勉强把仙儿请来,也多半会遭反噬,得不偿失。”

  “那我……”潘颖说了两个字就卡壳了。

  我和孙禄都知道她想说的是‘我来’,我们毫不质疑这大背头的义气,但出马请仙必须具备的条件,和所要做的步骤,真不是寻常人能够接受的。况且她到底是个女的。

  “我来吧。”我隔着背包摸了摸里头的狼皮马甲,最终做出了决定。

  做完必须的准备,回到正屋。

  桑岚站在一边发愣,季雅云陪在她身边,表情复杂,眼神却透着坚定。

  张喜蹲在老独身前,听到脚步声,转过头说:“独叔的伤暂时没大碍。”

  说话间,却是快速的冲我眨了眨眼。

  我心里有数,微微点头。

  张喜平常话不算多,却最鸡贼。他和我们一样,不会看着老独铤而走险。想来这不大会儿的工夫,多半是使尽浑身解数,净从老独口中套取那些他不肯明言的话了。

  我把准备的火盆放在地上,刚拨旺了火,就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身后。

  转脸一看,就见那只花狸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正不紧不慢的走进来。猫虽然不大,姿态间却透着猛虎下山般的气势。

  “来,过来。”老独冲狸猫招招手。

  狸猫竟像是能听懂人话,小跑几步,跳到他膝盖上卧了下来。

  老独颤着手从狸猫脖子里解下一个湿乎乎的小布包,放在桌上。

  我和孙禄对了个眼神,两人的嘴角都是不自觉的抽搐了两下。

  布包里的,就是老独从自己身上割下的皮肉。

  之前在假的董家庄,狸猫现身,只叫了一声,那些作怪的邪祟便四下逃散,并非是怕这猫仔。真正畏惧的,就是这块从活人身上割下来的肉。

  张喜走过来,小声问:“你们都商量好了?”

  我点点头,孙禄将他拉到一边,低声耳语。

  张喜听罢,微微点头,喃喃说了句什么。

  我只隐约听见他像是在说:总算知道他为什么急着让我回来了。

  这时,老独向外看了看,沉声说:“午时已过,关门吧。”

  说完,随手从桌上拿起一块果子,喂给狸猫,任凭那猫仔跳到一旁吞食。

  “等会儿我会先和仙家谈条件,你们谁也不许插口。”老独独目在每个人脸上扫过,站起身,挪动椅子,面向摆满事物的八仙桌,又再艰难的坐上去,挺了挺身子。

  房门关闭,屋里只剩下烧得噼里啪啦的火盆照明,顿时变得昏暗不明。

  老独指了指桑岚,又指指对面的椅子:“闺女,你坐过去。”

  桑岚看了他一眼,咬了咬嘴唇,却径直走到了我面前。

  “你为什么每次都帮我?”

  我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害你减寿,你怪我吗?”桑岚又问。

  我干笑说:“世上没有后悔药,我也没怨天尤人的习惯。”

  桑岚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两下,忽然淡淡一笑:“我懂了。哥,谢谢你。”

  我一下愣了,不等回过神,她竟靠进我怀里,在我耳边梦呓般轻声说道:

  “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也从来不后悔找上你这个恶鬼阴倌。我知道,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在你身边,可我一定会站在离你最近的地方……”

  我只觉得一阵恍然,等反应过来,桑岚已经离开我的怀抱,在老独对面坐了下来。

  “岚岚刚才跟你说什么?”潘颖凑过来小声问,“她叫你哥,这是想通了?”

  我呆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和桑岚相识于偶然,要说有别的关系,就只有我的亲生母亲,是她的继母。

  人的感情都是在接触中建立的,我虽然对她没有男女之情,但长久以来经历了林林总总,不知不觉中,她的确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她叫我哥,似乎是认同了长期以来我坚持的和她之间的关系,可她最后那段话……我怎么就觉得心悬起来了呢……

  桑岚坐在椅子里,似乎是在发呆。

  坐在她对面的老独,整个人缩在椅子中,独眼自然闭合,胸口起伏平缓,像是睡着了一样。

  屋子里除了呼吸声,就只有火盆燃烧的声音。

  突然,老独猛地睁开眼,抓起一把事先准备的黄纸,投进了桌前的火盆里。

  同时大声道:“黄家小五爷门下黄铁山,在此恭候多时!南来北往客,五湖四海人!开面儿的,请现身一见!”

  黄纸投入火盆,不像寻常那般慢慢燃烧,而是骤然腾起一米多高的猛烈火焰。

  烈焰一闪即逝,火盆里的火恢复如常,一沓黄纸却已然被烧成灰烬。

  室内无风,黄纸燃烧的灰烬却像是被气流席卷,瞬间充斥了整间屋子。

  桑岚的脖子像是断了一样,猛地耷拉下了脑袋。

  等她缓缓抬起头的时候,模样没变,眼神中却是充满了邪异,嘴一咧,发出一阵刺耳的怪笑:

  “嘿嘿……嘿嘿嘿嘿……”

201802/16/9048_3519457 201802/16/9048_3519457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