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四章 多出一个人

第二十四章 多出一个人

更新时间:2019-01-19 10:36:46

  这时,我身上的灼热感减轻了些,意识也逐渐恢复清醒。

  见老独还在教训那充大个儿的家伙,把刚才的事前后一想,先没去管那黑衣小孩儿到底是什么东西,而是第一时间看向当门桌子。

  我竟看到,刚才踩住烟丝包的那个影子,居然清晰了起来。

  那根本不是什么小人,而是一只一尺多长的黄皮子!

  “黄小五爷……”我蓦地反应过来。

  这黄皮子应该就是老独本家供养的仙家,老独不是让我请走它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再仔细看,才发现,这黄皮子比起之前浮现在火盆上方的形象,灵动了不是一星半点。

  要说刚才火盆上的‘法身’还有几分仙气,这黄皮子除了外表是黄鼠狼,眉眼间倒更有人的神情模样。

  最让我感觉怪异的是,此时这黄皮子还在桌上,却是人立在桑岚面前,尖嘴开合,眼珠时不时转动,竟像是在对桑岚说着什么。

  我想走过去,但想到老独说的‘二鬼把门’,也不敢擅自行动。

  最后就只见桑岚看着黄皮子,神情坚决的摇了摇头。

  黄皮子也摇摇头,表情似乎是有些惋惜,突然朝我扭过了脸。

  我总算看清了它的全貌,但它却只是看了我一眼,纵身跳入火盆,消失了踪影。

  “我艹!”一旁的潘颖忽然低呼一声。

  我醒过神来,顺着她目光一看,见老独已经停止了抽打,正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攥着烟杆子瞪着独眼喘粗气。

  黑衣大汉……黑衣小孩儿已经不见了,在火盆旁边,居然跪伏着一只通体黑毛,唯独头顶有一撮灰白毛发的大狐狸!

  老独喘了没几下,就用烟杆子指着狐狸厉声说:“到了这会儿,你还不知悔改?还想为非作歹?”

  大狐狸急忙摇头,居然直立起身子,抱着前爪连连向老独作揖。

  老独神情稍微缓和了些,沉声道:“想我饶了你也行,那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敢有半句隐瞒,就算我想饶你,胡八爷也会要你永不超生!”

  大狐狸如逢大赦,对着老独像是在述说什么,嘴里发出的却既不是人言,也不像狐狸本身能够发出的声音。

  老独神色阴晴不定,见狐狸又向自己作揖,把烟杆随手丢在桌上,朝狐狸挥了挥手:

  “你不走正道,渡不了劫,怨不得旁人。现在我算是替胡家收了你八分道行,就饶你一回。你现在立刻回归山林,要再敢害人,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大狐狸点点头,却又回过头,惧怕的看向狸猫。

  老独瞪了它一眼,坐回椅子里,从桌上拿起一块果子丢给狸猫。

  狸猫一个纵身接住果子,颠颠儿的跑一边去了。

  见大狐狸随之消失了踪影,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老独刚才显然耗费太多体力,这会儿瘫进椅子,身子又开始不自主的哆嗦。

  但没歇一会儿,就冲我招了招手:“你过来。”

  “这门……”

  “不用管了,作祟的邪物当中,也就胡黄两家还有些道行。现在两个孽障被收伏,其它那些不成器的,再不敢造次了。”

  这会儿我身上的灼热已经差不多消失,闻言点点头,抹了把脑门上的汗,走了过去。

  老独看着我问:“你刚才一直盯着桌子,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我哪敢隐瞒,连忙把看到的说了出来。

  老独凝眉片刻,点了点头,“那黄家的不肖子孙,修为倒是比我想象的要高。你喝了那酒,等于吞噬了它的灵魅,再加上你本来就是鬼体……罢了罢了,你注定是要吃阴阳饭的,开了灵眸心眼,能够看到仙家又或看穿精怪邪魅,对你来说未尝不是好事。”

  灵眸心眼……

  我下意识的看向桑岚,她也喝了酒,刚才明显是也能看到小五爷,难道……

  “独叔,是我们不好,我们不该去找你的,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刚才还出马请仙……”潘颖泫然欲泣的说道。

  这大背头是真性情,这话完全是发自内心。

  老独干笑两声说:“傻孩子,出马哪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刚才火盆上那个黄皮……那小五爷现身……不是你请来的?”

  老独摇头:“那不过是小五爷的神形,并不是他本尊真的来了。”

  老独跟我们解释说:出马弟子,半生都在为仙堂效力。命犯五弊三缺,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自身有什么危难,自有供奉的仙家保护周全。就算功成身退,一旦遇到事,还是能通过本堂的借恩灵符,请来仙家庇护。

  所谓神形,是仙家散落在凡间的形神气息。虽然不具备本尊的法力,普通的鬼祟邪魅也是不敢招惹的。

  他忽然话锋一转,独目灼灼的看着我问:“你之前没在午时前赶来,是不是被迷惑了?”

  我感觉有些奇怪,他先前急着准备应对邪祟,没细问这件事,怎么这会儿却问起来了?

  听我详细说了在假董家庄发生的事,老独点头说:

  “按说以你的能耐,是不应该轻易被迷惑的。但是胡家一门,不光能迷惑人眼,最擅长的,还是能迷惑人的心智。对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刚才那只渡劫不成的狐狸灵魅,直接攻其心房,另你大悲之下才失去了心智被迷惑。”

  “叔,那黄皮子和狐狸,是谁招来的?”张喜问。

  老独张了张嘴,却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眼珠一转,扭过头责备的瞪了他一眼。

  我暗暗叹了口气。

  老独明显是有所隐瞒,张喜出其不意的想诈他说出来,可还是被看穿了。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啊,老独半生出马,可不是白混的。

  潘颖一听说老独没有出马,放心的同时,好奇心又泛滥了,笑嘻嘻道:

  “独叔,你们出马弟子可真够神的。光是用酒和烟,就把两个家伙给收拾了。”

  老独哈哈一笑:“哪是我神,是它们难改贪婪本色。请仙出马,胡家上草卷,黄家上卡辣(酒),那是礼行三分,是对仙家的敬意,是出马的规矩。并不是说仙家贪恋咱那点东西。

  要说能轻易对付两个畜生,那是它们本身不长进,贪心未泯。只顾眼前利益,不计后果,也就难怪它们成不了气候了。”

  潘颖点点头,转动眼珠四下看了看,回过头问:“叔,狐狸那么大个儿,怎么会怕那只猫仔呢?”

  老独咧了咧嘴,“那黑毛狐狸说白了,就是渡劫不成,被雷劈死的狐魂。普通的鬼都还怕猫呢,更何况狐鬼?”

  听老独不紧不慢,有问必答,我越来越觉得心里不安生。

  这时却见老独眉头猛地一紧,转向我,急着伸出手道:“不好,快把狼皮马甲给我!”

  也就在他说话的同时,屋子里平地卷起了一股阴风。

  我虽然还没看到有什么,却感应到,屋里像是多了一个‘人’。

  而且,多出的那个‘人’,离我很近……

201802/16/9048_3519889 201802/16/9048_351988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