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七章 火煞

第二十七章 火煞

更新时间:2019-01-20 20:53:21

  桑岚仍沉浸在幻觉造成的痛苦中,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我的话,只是不住的大声让我滚。

  我来不及跟她解释,强忍着灼烧感,右手箍住她纤细的腰,左手一翻,将手心抵在她嘴唇上。

  段乘风说过,印记相学中,有五福三煞,我左手虎口的火雷纹,便是三煞印记之一。

  然而,在莲塘镇抓鬼鲶那次,我曾随着鬼鲶深入倒缸塘底。那次我在水中,曾感觉有无数只手想要把我拖进水底,却又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替我挡驾。

  现在想来,当时替我赶开水鬼的,只能是徐洁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金刚尸。

  也就在那次过后,我左手掌心拥有了另一个似有似无的印记——水眼纹。

  火为阳,水为阴;水火不容,阴阳相生相克。

  想勾引出桑岚身体里蕴藏的太阳精气,就只靠掌心的水眼纹了!

  我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忘记所有事,只是一门心思的幻想自己身处极寒的环境里。

  刚开始还不能集中精神,但几次在东北的经历,终究是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

  渐渐的,我感觉仿佛灵魂出窍,来到了冰封的东北老林。

  我见到了雪闷子、死人缸;见到猫耳金带着一众鬼胡子,走进了诡异神秘的鬼衙门……

  我被山鬽子给迷了,是瞎子和窦大宝救了我。

  之后,一行人进入极阴地,跨过忘川河,遭遇了让人闻之丧胆的金甲、银甲痋人……见证了女胡子琉璃花和鬼差樊公伟历经百年的感情……

  我们沿着炸开的冰道,一路向上。

  我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爱人,她却在冰墙后写下诀别的话,转身离去。

  我感觉自己已经疯了,丢弃了一路背负的泥娃娃、甩开定情的手表,不顾瞎子等人的阻拦,拼了命的砸着冰墙……

  终于,我突破了所有的阻碍,将自己深爱的女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虽然她已是容颜衰老,青春不在,我却视若珍宝,恨不得将她熔入心里。

  然而,这时冰层竟瞬间融化。

  “徐祸!”

  “祸祸!”

  ……

  在瞎子等人的注视下,我紧拥着今生再不能离开的女人,缓缓的向下沉去。

  “瞎子,大宝,大背头……我对不起你们,我……我要走了。”

  我仰望上方,喃喃说道。

  一阵刺骨严寒拥袭而来,在沉入极阴冢的前一刻,我低下头,不顾一切的将双唇印在徐洁的唇上,闭上眼睛,迎接着生命的终点……

  “啊……”

  一声凄厉刺耳的嚎叫猛然将我带回现实。

  我浑身一激灵,猛地睁开眼,骇然见到眼前竟是一张焦黑丑陋的脸。

  更为可怖的是,我的嘴就和这张脸的嘴咬合在一起,我甚至能感觉到她没有嘴唇的牙床,不断刮擦着我的嘴唇。

  这张脸的主人虽然和我‘亲密无间’,一双手却是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指甲都戗进了我的皮肉。

  我能感觉出,怀抱的这具身体里,有另一个充满怨恨的灵魂,正竭力想要掐死我。

  起初我还想挣扎,可当我近距离看清这张被烧的只剩半张的脸上,那双透彻清亮、饱含复杂情愫的眼睛时,我的神智终于彻底恢复了清明。

  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滚动着泪水,却也充满了倔强,似乎是在冲我吼:“滚!”

  “刚认识的时候,你也让我滚。如果那时候我真滚了,我们是不是都会比现在过的好?”我眼波流动,表达着长久以来埋藏在心底的疑问。

  对方似乎读懂了我的眼神,眼珠缓缓转动间,随着眼帘的闭合,晶莹的泪滴终于涌出了眼眶。

  与此同时,我感觉掐着我脖子的双手,慢慢松弛下来,一直绷着的身子也软了下来,渐渐的、紧紧的……和我的身体贴合在了一起。

  “你……你们……”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近在咫尺的响起。

  我猛地反应过来,定神再看,怀中的桑岚,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却也悚然看到,在她肩后,竟浮现出一张陌生女人的脸。

  感觉桑岚像面条一样软在我怀中,周遭火焰仍在,却不再有猛烈的灼烧感,我眼珠快速转动两下,怀抱桑岚快速后退。

  只退了两步,就脱离了火圈。

  “你是……”见火焰仍包裹着那个浑身一丝不挂,肤色偏黑的女子,我终于回过味来,“你是火煞!”

  女子竟点了点头。

  我随之松了口气。桑岚在我怀里,像是晕倒了,但这恰恰证明,我已经汲取了她体内的太阳精气。火煞分离现身,更让这点毋庸置疑。

  不管怎么说,这妹子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我把桑岚往怀里紧了紧,又后退了一步,感觉身体能够完全自控,才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火煞之前就似有些失神,这会儿更像是神游太虚般,只在原地愣愣的看着这边,并不言语。

  “她是我妹,我不会让你害她!”

  我咬牙道:“我虽然不懂什么降头……尸油之类的,可我知道,你一定很不甘心……否则你也不会到现在还留在她……留在我妹妹身边……”

  话没说完,火煞突然眼皮一眨,问道:“你,这么帮她,只是,因为……她是,你妹妹?”

  火煞的样子并不是有多么丑陋可怖,但说话的方式却是奇怪的很,就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一样。

  在我脑海中,救下桑岚是此刻关键。

  所以,我根本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脱口说:

  “对,她是我妹。虽然我们不同父……不同母……可……”

  我一咬牙,由心而发,用力道:“她就是我妹妹!”

  这话说的我自己都感觉混乱,可头脑混乱,就只能用长久以来,习惯性的理智思维来说明。

  ‘脑子能乱,人不能乱啊!’

  跟我说这句话的,是老军。

  老军是我考上大学那年,因为生活所迫……在选择了某一条路以后,结识的一个……一个在原县医院…后新区医院的临时工……

  一个做过军医的……搬尸工。

  他,是我的长辈。

  长辈的话……得听!

201802/16/9048_3520424 201802/16/9048_352042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