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五章 冥冥注定

第三十五章 冥冥注定

更新时间:2019-01-24 18:04:28

  我听得一愣,桑岚却已经转回头,冲着胡巧燕点了点头。

  “丫头,别犯傻!”

  老独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急着说了一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孙禄见状,赶忙过去将他扶起。

  老独颤颤嗦嗦的指着胡巧燕说:“她现在只剩一缕仙魂,可她还是鬼!你要是让她附体,就等于是开了鬼堂,做了出门弟子!是会犯五弊三缺的!”

  鬼堂……五弊三缺!

  我猛然醒悟,桑岚和胡巧燕眼神交流的,竟是开鬼堂出马!

  我急道:“胡巧燕……燕子!她是我妹妹,你……你也是我妹妹,她还小,不懂事……你别害她!”

  “我不会害她的。”

  “是我自己选的,不关她的事!”

  胡巧燕和桑岚同时看向我说道。

  “我被银四所伤,只剩一缕残魂,可如果她不同意,就算我魂飞魄散,也不会融入她体内。”胡巧燕说道。

  桑岚摇头:“认定的事,我不会改变!”

  “岚岚!”季雅云握住她的手,急着想要说什么,可和她眼眸一对,却是怔住了。

  桑岚冲她点了点头,握着她的手,转脸看向我,淡淡的说:“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这次我没有任性,别拦着我……哥。”

  说完,松开季雅云的手,向着胡巧燕走去。

  “哥,我真没想过,能再做一次你妹妹,你一直都是最疼我的。”

  胡巧燕轻声说了一句,最后向我挥了挥手,转身迎上桑岚,两人身体贴合,胡巧燕失去了踪影,只剩下桑岚恍然的站在那里,手里提着一根三尺长的金色藤蔓。

  “鬼!有鬼啊……”

  突然,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跟着就见先前晕倒的话唠司机鬼叫着拉开门,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外面的天是真的已经黑了,院子里的迎亲队伍和村民却都已经不在。

  听着外边偶尔传来隔壁居家的话语,再看看屋里的一切,我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孙禄把老独扶进椅子里,回过头,刚要说什么,眼睛忽然一亮,上前两步,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咦,怎么会有个扳指?”

  这会儿我刚稍许恢复些力气,勉强爬起来,走过去一看,不禁一愣,“是老何的扳指!”

  那次老何变成‘植物’,留在看守所的物品中,就有一个白色的扳指。

  后来我把扳指戴在手上,扳指竟莫名的消失了。

  瞎子说,那扳指不是玉的,而是阴骨,应该是融入了我身体里。

  回想起刚才的情形,我忽然记起胡巧燕被放开后的举动,和她所说的话。

  ——三清咒除,鬼身卸甲,鬼骨尽显,鬼定其身。

  银四也问过,为什么我身上会有三清正气。

  扳指是老何的,老何是三清正宗……

  三清阴骨……

  三清咒!

  老何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老独伤重,我已经顾不上想别的,稍微收拾了一下残局,便和孙禄等人一起,把老独送进了医院。

  好在老独曾是出马弟子,虽然应五弊三缺落下残疾,身体底子还是不错的。没有性命之忧,在医院里躺一阵子却是免不了的。

  将他安排妥当,一直憋着的孙禄终于忍不住问我:“你是怎么知道犯花娘叫胡巧燕的?”

  这也是我心里的疑惑,见老独精神恢复过来,我便把我和胡巧燕四目相对时看到的情形说了出来。

  潘颖拧着眉毛听完,贼兮兮的问我:“她临消失前,跟你说过一句悄悄话,她说什么?难不成,你就是那个和她有一腿,然后被村民吃了的书生?”

  我白了她一眼,“她说的是……‘哥,你那天为什么要下水。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

  潘颖眼珠转了转,猛然瞪大了眼睛,“她临走前喊你哥……难道说,你不是那个书生,是……是那个扔下她,跑去河里抓鱼,被淹死的那个……是她亲哥?”

  孙禄点点头,“照这么说,还真是有可能。祸祸上辈子……可能是上上上辈子,就真是她哥。”

  老独往上直了直身子,说道:“照我看,多半就是这样了。犯花娘也不知道在世上飘荡了多少年了,不会无缘无故找上桑岚那妮子。

  她之所以找上桑岚,一半是因为那妮子体质特殊,能够轻易被仙家鬼魅借用;再就是……或许冥冥中早有注定,注定要你这个前世的哥哥,送她最后一程。”

  我有些恍然,虽然一直和鬼打交道,甚至接触过鬼差,可说到前世今生,还是想象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情形。

  不过,我倒是真有些相信,上辈子……上上上辈子,我可能真是那个被淹死的小男孩儿。

  因为,我和胡巧燕四目相对时所看到的,和以前通过灵觉看到的,似乎有很大的不同。

  通过灵觉看到的,都是人最执念的所在,而透过胡巧燕的眼睛,却看到了她悲惨的一生。

  要说起来,那种感觉,有点像是我在桑岚家,第一次见到董艳茹时的感觉。明明很陌生,却又似乎被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牵连着血脉……

  潘颖很快转移了话题,见老独精神头还不错,眨巴眨巴眼说:

  “独叔,这事儿算是过去了对吧,你就把一些事给我们说说呗,咱做人不能稀里糊涂的对不?”

  “过去……”老独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傻孩子,你不听话,现在招惹了不该招惹的,怎么能说过去就过去啊。”

  跟着摆了摆手,告诉我们说:

  犯花娘胡巧燕应该真就是伺候胡家太奶的,她杀孽深重,触犯了仙家条律,或许是感恩她救过胡家后辈,又或是胡家太奶疼她,收回了她的法力,却没断了她的仙根。否则,也不会让她保留胡家堂前的金藤了。

  只是没想到她积怨太深,虽然将金藤炼成了赶神鞭,却迷途难返。

  潘颖问老独,他的烟杆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能把那黑毛灰顶的狐狸精打成那样。

  老独呵呵一笑,说黑毛狐狸最初幻化的黑脸大汉,就是胡家八太爷的形象。那畜生也是鬼迷了心窍,却不知道老独当年出马的时候,曾在小五爷的引领下,见过胡八太爷一次,八太爷还将随身的烟杆送给了老独。

  那烟杆子虽然是八太爷在凡间信手拈来,但仙家用过的东西,对付普通的邪祟绰绰有余,对付胡家的不肖子孙,更不在话下。

  潘颖又连着问了几个问题,忽然咬了咬嘴唇,小声问:“独叔,银四是谁啊?听它口气,它还会找祸祸的麻烦?”

201802/16/9048_3521827 201802/16/9048_3521827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