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七章 血池恶鬼

第三十七章 血池恶鬼

更新时间:2019-01-25 16:31:44

  老独叹了口气,说桑岚现如今融合了胡巧燕的仙根,成为香童(出马弟子)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胡巧燕虽然是胡家的花娘,却是鬼,所以,桑岚不是胡黄白柳任何一家的弟子,而是鬼堂的香童。

  鬼堂没有固定的人员出马,资质高的,或许还能请来鬼仙,平常请来的,最多也只是罗刹之类的厉鬼。

  鬼堂不在七十二路仙家之列,狼皮马甲和小五爷的葫芦,对桑岚来说,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心情复杂之至。

  ‘不能在你身边,那就站在离你最近的地方’……桑岚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没想到她会这么决绝,一早就存下出马的心思。

  见潘颖哭的稀里哗啦,老独又叹了口气:“其实那孩子的体质,注定她多灾多难,做了鬼堂弟子,有了仙根,之后就不会再有其它邪祟祸害她了。

  而且胡巧燕的赶神鞭,能够号令驱使一些不入流的精怪,也能够保护她不被侵害。这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那五弊三缺呢?她犯哪一样?”潘颖抽抽搭搭的问。

  老独摇摇头,“凡人触及仙道,本就是窥探天机,违背了世间法则,五弊三缺是怎么也逃不掉的。究竟会触哪一条,或者哪几条,只有以行事为准,视命运定数。”

  说着,他深深看了我一眼,缓缓闭上了独目。

  我读懂了他这一眼的含义,桑岚成为香童,说到底,是因为我、是为情所伤,以她的性格,其余蔽缺未知,单是‘独’这一蔽,恐怕是摆脱不了了。

  见老独有些疲惫,我让孙屠子留下照顾他,就想和潘颖先走。

  不料老独忽然睁开独眼,目光灼灼的盯着我问:

  “你怎么会请仙?你念的请神词,又是什么人教给你的?”

  我不敢隐瞒,把锦囊冥币的事说了出来,又简单介绍了一下静海和老何的身份。

  老独听完,有些失神的喃喃道:“那怎么可能……那些神词,不是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毁了吗?怎么还会有人知道那神词……”

  他瞳孔猛然放大,失声道:“难道是他?”

  “谁?”我下意识的问。

  老独独眼快速的闪动了两下,却摇了摇头,“那太荒谬了,不说也罢。孩子,现在你等于是银四唯一的契机,他是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你认为告诉你神词的人值得信任,那就把这件事向他和盘托出,或许他能够帮你。”

  我点点头,即便心里还有很多疑问,也不敢再在这个时候问他了。

  离开医院,我开车带着潘颖来到桑岚家。

  开门的是桑岚,潘颖刚一撇嘴,她就拉住了潘颖的手,冲潘颖摇了摇头,转向我说:

  “你来的正好,小姨正在做饭,留下一起吃吧。”

  刚说完,就见一个小黑影‘嗖’的跳到了她肩膀上。

  我和潘颖都一愣,本来还一脸哭相的潘颖,看到那小家伙一下瞪大了眼睛,“耶,这不是那只猫吗?怎么跑咱家来了?”

  我也是有些愕然,董家庄的事了结后,我们急着送老独去医院,谁也没留意这只花狸猫,没想到桑岚居然把它带回家来了。

  “我挺喜欢这小猫的,就把它带回来了。”

  桑岚被猫毛刺的耳朵发痒,偏了偏头,笑着说:“小福,别捣蛋!”

  “小福?”我又是一怔。

  桑岚似笑非笑的白了我一眼,却没说什么,抱着猫转身进屋了。

  一顿饭吃的平平淡淡,除了多了潘颖和一只叫小福的狸猫,情形就好像我和桑岚、季雅云刚认识的时候一样。

  只是快吃完的时候,桑岚对我说:“哥,下周一我爸和妈过来,你什么时候有空,带徐洁一起来吃顿饭呗?”

  出了桑岚家,我不禁有些恍惚。

  桑岚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平静,就像她原本的生活就是这样。

  恍然间,我想起黄小五爷现身的时候,曾对她说了些什么,当时我只看到桑岚摇头。现在想来,小五爷应该是看中了她的体质,问她愿不愿为黄家出马。桑岚倔强,既然已经抱定了开鬼堂的心思,自然是拒绝了。

  或许,就像老独说的,许多事冥冥中早已注定了吧……

  回到城河街,当晚等徐洁睡着后,我换上月白长衫,径直来到阴阳驿站。

  一进门,就见静海和老何照旧坐在长椅里,对着那半卷破书低声说着什么。

  “这东西是怎么回事?”

  我一屁股坐进柜台后,掏出扳指拍在柜台上。

  两个老家伙看过来,静海一挑细眉,不屑道:“切,一块阴骨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老何却是瞪大了眼睛,目光从扳指转移到我身上,居然露出惊恐的神色:“你居然把阴骨摘下来了!”

  我咬着牙点点头,老家伙的反应无疑证明了我的猜测,扳指落到我手里并非偶然,多半是他假死避祸前,刻意安排好的!

  “你……你现在什么感觉?”老何小眼盯着我问。

  见我沉着脸不说话,神情更加惶然:“扳指摘下来了,也就是说,你鬼身显露过了?你法身出窍过了?”

  想到那只吓走银四的红鬼,我阴沉的点了点头。

  老何愣怔了片刻,猛一跺脚:“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我费了那么多心思,还是没能制住你这只鬼啊!”

  “呵呵,你那不叫算计,叫杞人忧天,庸人自扰!”

  静海放下破书,尖声尖气的说道:“我一早就觉出不对了,他既是天生的恶鬼之身,又怎么会时常被那些小鬼搞得灰头土脸?哼,来到这儿以后,我就猜到,多半是你这老牛鼻子给他下了绊子。”

  静海来到跟前,斜眼看了看扳指,撇了撇嘴:“将三清封魂咒加持在阴骨上,再把阴骨藏到他身上,封印半边鬼身……亏你想的出来这损主意啊!”

  老何显然被说中了心思,红头胀脸道:“我……我这是为他好!”

  “多此一举!”静海抬高声音,指了指我,“知道你是怕他鬼身完全显露,控制不住血鬼戾气,会伤人。可你看他现在,明显是已经显露过法身,鬼身尽现了。”

  静海突然眯起眼睛,看着老何,阴测测的说道:

  “把持气息的,从来就只有人性,任何符咒,都没有用。如果这血池地狱里的恶鬼真要是本性难移,就凭你使阴招给他下套这一点,他进门的头一刻,你恐怕已经灰飞烟灭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老牛鼻子?”

201802/16/9048_3522158 201802/16/9048_352215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