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九章 徐荣华的故事(2)

第三十九章 徐荣华的故事(2)

更新时间:2019-01-26 0:37:11

  当我无比兴奋的告诉我父亲,我有了爱人的时候,他的反应很奇怪。

  他没有问我女方的家庭背景,只是对我说:“把那女的生辰八字给我。”

  见我发愣,父亲摇了摇头,“就是她的生日。”

  虽然奇怪,我还是把亚茹的生日告诉了她。

  父亲当时什么都没说就又出了门,直到第二天夜里才回家。

  我以为他再怎么忙,都会就这件事表明态度,没想到他一进家门就让我跟他出去一趟。

  我对父亲还是十分畏惧的,虽然不知道这么晚了,他要带我去哪儿,也还是不敢问,就跟他出了家门。

  我当时虽然不敢问,可心里想,这老头什么时候开窍了,他难道想带我去饭馆子搓一顿,庆祝我有对象了?

  事实是我想多了,他并没有带我去什么饭馆,而是带着我搭乘公交车,来到了相邻的平古县。

  两人下了车,父亲就一直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那时候是冬天,我们到平古的时候,都快夜里十一点了。

  我冻得不行,却又不敢问他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直到跟着他来到护城河边,看着对岸一片荒地和那些个不知道什么人家的坟包,我心里一阵发寒,终于再也忍不住,问道:“爸,咱这是要去哪儿啊?”

  “别问了,跟我走就行了。”父亲一贯的冷淡。

  跟着他往前走的时候,我看到路边有个路牌,上面写着:城河街。

  这条街很短,虽然都是半新不旧的小二楼,可被河对岸的荒野孤坟一趁,还是显得有些荒凉,还有些阴森。

  父亲在前边走了一会儿,忽然抬手指了指旁边一栋房子,却没有说话。

  我心里虽然疑惑,却忍着没问。这老头一贯这样,想说的自然会说,不想说的,问了也不会回答。

  快走到街尾的时候,他已经指了两栋房子,最后指向街尾最后一栋的时候,才转过脸对我说:“记住了,这些都是咱家的屋子。”

  我一下子傻了:“爸,你……你说真的啊?这三栋楼真是咱家的?”

  要知道那时候房子虽然不值钱,而且那三栋小二楼都地处偏僻,可对于一个正在搞对象的年轻人来说,那就和公孔雀尾巴上的翎毛差不多,再怎么都是求偶的资本。

  父亲斜眼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虽然他嘴角带着笑意,可我总觉得,他眼睛里充满了无奈和伤感。

  正因为这样,我才没敢再问什么。

  我本来已经觉得够意外了,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竟完全打破了我二十多年来竖立起的世界观。

  在最末一栋楼和倒数第二栋之间,有一大片空地。

  父亲把我带到这片空地前,正当我莫名其妙,不知道老头到底想干嘛的时候,他忽然抬起手,在身前不紧不慢的一划拉。

  我正想擤鼻涕,随着他这一划,我的手僵在了半空,正使了半截劲的鼻腔骤一收缩,‘噗’的喷出个大鼻涕泡。

  我看见,那片空地上,竟然凭空多了一栋楼!

  那栋忽然多出来的楼,和整条街的建筑都不一样,居然是一栋三层的古楼!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我没看花眼的时候,整个人就傻了。

  直到又是‘噗’一声,鼻涕泡自己炸了,我才勉强醒过神来。

  仔细看,古楼大门的两边,各摆着一个硕大的石兽,我实在认不出那到底是什么动物的形象,但可以肯定,绝不是市招待所门口摆的那样的石狮子。

  见父亲抬眼看着上方,我下意识的跟着抬起头,就见大门的门楣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阴阳驿站!

  “进去吧。”父亲淡淡说了三个字,就推门走了进去。

  我头脑发懵,却又忍不住好奇,左右看了看,想伸手触摸其中一个石兽。

  没想到手指还没碰着它,那石头家伙竟突然间转动脖子,同时眼睛变成了血红色,低头瞪着我,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

  我从来没听过有什么动物会发出那样的声音,只觉得声音虽低,却像是挨着我的耳廓打响了一个闷雷,当时就脑袋嗡的一声,脑子一震,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恢复了意识。

  想起之前发生的怪事,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一间像是大厅,又像是古代店铺的大屋子里。

  更奇怪的是,我明明记得我好像晕过去了,可睁开眼的时候,我人却是站在门口,就好像……好像刚才发生的事,都只是我偶然神游的情况下,短暂产生的幻觉一样。

  “坐吧。”

  听到这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声音,我才看到,一旁的木质柜台后,坐着一个男人。

  这人居然就是父亲。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换了一身像是民国电影里的人穿的那种月白色的长衫。

  我甩了甩头,虽然一肚子疑问,但是隐约想到,父亲很快就会向我解答这些疑问。在我的印象中,父亲虽然沉默寡言,却从来都是个说话和做事很直接的人。

  我本以为,很快就会得到答案,可没想到,当我坐下后,父亲的第一句话却是:

  “那个董亚茹的命很硬,你可以娶她。”

  “哦。”我下意识的回应了一声,但很快就想到,这个问题似乎已经不是现如今的关键。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向父亲问道。

  “阴阳驿站。”

  父亲的声音依旧平淡,可在我听来,却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样。

  “驿站?旅馆?”我又愣怔了一下。

  父亲点了点头:“驿站和旅馆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只不过,这家驿站不是给人住的。来这儿的客人,多数……不是人。”

  不是人……

  我这才猛然意识到,父亲刚才说的关键,“阴阳……阴阳驿站?”

  父亲又点点头,“嗯,阳间有阳间的旅馆,阴间有阴鬼驻足的所在,阴阳驿站介于阴阳之间,不常接待生人和普通的阴鬼。能来这里的,多数都是阳间不容,阴司不收的人。”

201802/16/9048_3522378 201802/16/9048_352237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