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五章 徐荣华的故事(8)

第四十五章 徐荣华的故事(8)

更新时间:2019-01-29 1:45:42

  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妇女从院子里走了出来,朝众人看了一眼,微微一笑,抬脚就往村口走。

  我先是一愣,跟着反应过来,想起陈金生的话,急忙低头向她脚下看去。

  只看了一眼,我就有点懵了。

  这女的穿的居然是一双鞋跟有五六公分的白色高跟鞋。

  陈金生在电话里说,那个女鬼一旦进入人堆,必定会附在人身上行事,让我一定留意每个人的脚后跟。因为要是被鬼附身,这个人的脚后跟就不能够着地,也就是常说的鬼垫脚。

  真要是那样,倒是容易辨认,可我打电话的时候哪顾得上想,女人穿高跟鞋又该怎么分辨?

  这时,刚才打我的那几个青年当中,有一个年纪大约十六七的,对着那妇女说了一声:“妈,你上前头去啊?”

  妇女没回头,只轻轻‘嗯’了一声,脚下不停继续往前走。

  我一下看出不对劲了,院里头没其他人,这女的应该就是刚才隔着门骂我的那个老娘们儿。

  刚才里外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这会儿她怎么跟没事人一样?

  更主要的是,我觉得这女人穿的高跟鞋看上去十分的眼熟,像是我送给亚茹的那双。

  “你别走!”我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妇女的后脖领子。

  “艹你妈,你找死呢!”

  没等我回过神,就有一条粗壮的胳膊从后头勒住了我的脖子,一下将我扳倒,跟着一拳下来,正砸在我眼睛上。

  “住手!”

  等岳父把打我的那人拉开,我才勉强用另一只眼看清,打我的是刚才管妇女叫妈的那个半大小子。

  “麻痹的,哪来的王八蛋,居然敢跟我老娘动手!”半大小子骂骂咧咧道。

  “你给我滚一边去!”岳父这会儿也明显有些不快,拽起我说:“你这是咋了?喝多了?”

  “叔,来不及解释了,赶紧帮我把那女的拦住,别让她到河边上去!”

  想到陈金生在电话里说的话,我急火攻心,指着那妇女的背影大声说了一句,转过头就往院儿里跑。

  天到底还热,偏房的门敞着,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大姑娘小媳妇儿,正围着新娘子说着什么,见我进来,都是一愣。

  没在这些人当中看见亚茹,我心顿时一沉,急着问:“亚茹呢?董亚茹呢?”

  这时岳父和其他人也都跟进了院里,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是本家老人的老头,显得怒不可遏,指着我对岳父说:“海山,这可是有点过头了哈,这么大小伙子,怎么就不懂事呢,这还没到闹洞房的时候呢,就闯到新媳妇儿跟前了!”

  “别他妈废话!”我是真急疯了,嗓子都走音了。

  包括岳父在内,所有人都被我的举动惊呆了。

  “亚茹呢?!”我红着眼睛又向屋里问了一遍。

  终于有个年纪稍大的女人小声说了一句:“她刚才上厕所了。”同时抬手朝着院角一间单独的小平房指了指。

  我急着跑过去,狠狠一脚踹开门。

  看到里头的情形,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凉了。

  厕所上头吊着一个光脚的女人,赫然就是亚茹!

  “哎呀!这是咋回事啊?!”跟过来的几个老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傻眼了。

  “还愣着干啥!赶紧把人放下来!”岳父急道。

  我冲上去,把亚茹放了下来,见她闭着眼,半张着嘴,舌头顶在牙齿中间,感觉心都快急炸了。

  一个上年纪的人想过来探亚茹的鼻息,被我一把推开。

  “都别过来!”

  我冲他吼了一句,把中指伸进嘴里,猛地一口咬破,把血快速的抹在亚茹的头顶、眉心,以及两个耳垂,最后把她的舌头顶回嘴里,用血在她嘴唇上抹了一把。

  这些都是陈金生在电话里教给我的,虽然不知道管什么用,可眼下亚茹明显没了气息,为了能救回自己的爱人,哪怕他说的太荒诞,我也只能是照做。

  我把亚茹抱到院子里的花台上,急着问岳父:“刚才那个穿高跟鞋的女的呢?”

  岳父似乎已经从我的举动看出了什么,猛一拍大腿,“刚才急慌慌的,谁也没拦着她,她上前边去了!”

  “赶紧把她抓回来!”我边说边往外跑。

  刚才打我的几个人,包括那个半大小子在内,都喝得两眼发红,这会儿虽然出了事,可那个半大小子还是堵住我,一把揪住我的领子:“你他娘的找我老娘干啥?”

  “去你妈的!”我一把揪住他非主流的长毛,猛地撞在门框上。

  手一松,半大小子立马就挨着门框软了下去。

  见他脑袋哗哗流血,其余几个青年都吓愣了。

  我也顾不上旁人死活,只知道亚茹要是死了,我也就不用活了。

  一路跑到村口,村民们还在浑然不觉的吃吃喝喝。

  径直跑到河边,就见之前的那棵柳树下头,摆着一双白色高跟鞋。

  “秀芝!你干啥呢?!”跟着来的岳父急着喊道。

  顺着他目光看去,就见距离河边七八米的河面上,露出半拉肩膀和一个人脑袋,看上去,竟然就是刚才从院里走出来的那个妇女!

  “赶紧把她捞上来!”有人急着说了一句。

  闻讯赶来的人当中,立刻有几个水性好的,噗通噗通跳进了河里。

  我本来也想下河,可看到河边的高跟鞋,猛然又想起了陈金生的话。

  再看看柳树投在河里的影子,依旧包裹着一个人形,急忙回过头,一咬牙,闭上眼睛,猛地把脑门往树干上撞了过去!

  “你干啥?!”岳父拉住我说。

  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推开,跟着又用力往树干上撞。

  感觉到脑门湿漉漉的,再看看树干上沾染的血,这才回过头,又去看河面上的树影。

  这一次,被树影包裹的人影竟已经不见了,树的影子也和其它树影一样,变成了应有的阴暗。

  “孩子,这到底咋回事啊?”一向硬气的岳父说话都带哭音了,拉着我问道。

  眼看那个叫秀芝的妇女已经被人捞上来,我只觉得脑袋一阵阵发晕发胀,转眼看着岳父,最后说了一句‘别让任何人碰亚茹’,跟着就失去意识,晕死了过去。

201802/16/9048_3523813 201802/16/9048_352381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