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七章 徐荣华的故事(捞水鬼)

第四十七章 徐荣华的故事(捞水鬼)

更新时间:2019-01-30 20:33:07

  我问陈金生:“那女的是自己寻短见,为什么要找亚茹?”

  “吊死鬼和水鬼都属于横死,想轮回投胎,就必须找一个替死鬼。至于她为什么会找上董亚茹,只能说是董亚茹命数如此,注定有此一劫吧。”陈金生说完,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我感觉他眼神中似乎别有深意,话也说的有些不尽然,可这会儿我急火攻心,再加上头疼的厉害,只是急着问:“怎么才能把亚茹丢失的一魂一魄找回来?”

  陈金生看了看岳父等人,忽然凑近我,小声问:“老板留给你的那半本书,你记得多少?”

  “只记得一部分。”

  陈金生又问:“那你认为,董亚茹丢掉的魂魄,现在在哪里?”

  见他不紧不慢,我更加焦急,可现在有求于他,我哪敢造次。

  见他抿嘴看着我,我勉强回想破书上的记载,看了看旁边的大柳树,又借着电光看了看树影,见树影寻常,脱口道:“你让我用灵台血破了这柳树的阴煞,那……那亚茹的魂魄就是被带到河里去了?”

  陈金生点点头,仍是不急不缓的说:“没错,那双死煞要拉董亚茹做替死鬼,先是迷惑她在阴秽的茅房里上吊,等她魂魄出窍,双死煞便附在旁人身上,换上她的鞋,将她的魂魄带到了河边。

  你用灵台血破了双死煞附着在树上的煞气,令她法力减了一半,所以才能勉强救回董亚茹一条命。失去的一魂一魄,却还是被她拖下水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急着问。

  没想到陈金生不答反问:“你说,应该怎么办?”

  见他阴鹜的眸子里明显有些几分戏谑,我肺都快气炸了,却又不敢发作。

  不过,很快我就想到,这老头从平古赶来,自然是为了帮忙救人。他现在慢条斯理的跟我绕弯子,说明亚茹的状况应该不算太糟糕,应该还在他掌控之中。

  有能力救人却不救,反倒问我该怎么办……这特么摆明是调理我呢。

  我其实骨子里也有一股倔劲,想明这一点,便不再急着央求他,而是竭力回想那破书上的记载。

  “祭河神,把亚茹的魂魄从河里捞上来?”我试着问。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呗。”陈金生不置可否。

  我都快恨疯这个阴不呲咧的老头子了,可事已至此,只能救人为重。

  想到书中捞水鬼的法子,我赶忙让岳父帮忙,临时现找来祭祀应用的物品。

  准备好一切,陈金生从破包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我。

  那居然是一块没有写字的灵牌。

  我暗暗点头,这老家伙摆明是早有准备。

  我接过灵牌,却开始犯难。

  按照破书记载的捞水鬼的法子,灵牌上必须得用红笔写上要捞的人的名字,可亚茹只是失了一魂一魄,没有死,把她的名字写在灵牌上,貌似不符合路数啊。

  陈金生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缓缓说道:“人没有死,当然没法用捞鬼的法子捞,可法子是死的,人是活的啊。”

  我强忍着骂脏话的冲动,想了想,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把那个女鬼捞上来?”

  见陈金生又摆出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我咬咬牙,向老奚问来打工妹的名字和生辰,提笔写在灵牌上。

  然后点了三炷香,先是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拜了拜,跟着把香插在祭祀的馒头上,接着让岳父等人帮忙,把鸡鸭鱼肉一应祭品投进了河里。

  我又看了陈金生一眼,拿过刚才用柳叶编折的小船,将一根蜡头点燃后放在船上,把船放进了河里。

  这时,陈金生终于有了动静,垂下眼帘,嘴唇快速开合,低声说着什么。

  我心说这老头到底还是没有完全袖手旁观,他念叨的,多半是问河神讨要水鬼的法诀。那法诀虽然不算太长,但极为拗口,即便我记性还不错,也是不能全记住的。

  陈金生念完法诀,两眼直盯着河里的柳叶船,就见那小船在岸边打了个旋,竟径直朝着河中央快速的飘了过去。

  陈金生一拍巴掌:“成了!把灵牌扔下去。”

  我赶紧把灵牌扔到了河里,那灵牌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做的,竟没半点浮力,一扔下去立刻就没了影。

  “撒网!”陈金生急道。

  我没有撒网捕鱼的本事,这活只能是由岳父和村里的人来做。

  岳父刚提着渔网向前迈了一步,网还没撒,突然就听河中间传来一声闷响。

  陈金生脸色猛地一变,眯起眼睛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似乎看到他眸子里有两道暗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见他脸色又是一变,我一把抢过旁边一人的手电筒,朝着河中央照去。

  一看之下,顿时惊呆了。

  几块破碎的木板正朝着岸边漂来,起先我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离的近些,才发现那赫然是刚才被扔下水的灵牌!

  灵牌扔下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会儿竟像是受到强烈的外力重击,居然炸开了!

  “难道河神爷管不了那女鬼?”我疑惑的看向陈金生。

  陈金生没有回应我,而是猛然转过身,瞪着一干人厉声问道:“你们没有把尸体捞上来?!”

  所有人都是一愣,老奚有些战战兢兢的说:“捞上来了啊……”

  岳父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对我和陈金生说道:“死尸是捞上来了,可尸体的样子……那死尸是个女的不假,也是新死的,就是脸上的肉都没了,估计是被河里的王八什么的把脸给啃了。”

  “什么被王八啃了!”陈金生越发声色俱厉,“你们根本就是捞错了尸,本主压根就没捞上来,还在水里!”

  “尸体还在水里!”我心里一激灵。

  怨灵双死,尸骨沉浸于水底超过七天,那不是就……

  想到破书上的记载,我背上的汗毛都戗起来了。

  果然,陈金生恼火的指着老奚的鼻子道:“你儿子造孽造大了!双死煞尸骨沉于水下超过七日,必定尸生异变。超过七七四十九天,就会起尸成僵!那女鬼真要回归僵体,不光要灭你满门,十里八乡的村民也会受到牵连!”

  话音刚落,老奚噗通就跪下了,“先生救命……先生救命……”

201802/16/9048_3524580 201802/16/9048_3524580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