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二章 徐福安亲启

第五十二章 徐福安亲启

更新时间:2019-02-01 23:19:52

  我打开油纸包,里边果然有三个信封。

  只看了第一个,我便呆住了。

  第一封信的封皮上,用我已经熟悉了的字体写着:徐家有后之日,徐荣华启。

  我看向徐荣华,他也正看着我。他冲我点点头:“你可以看。”

  我一言不发的抽出信纸,看完上边的内容,被一种奇诡的感觉包围的同时,心中更升腾起一股无名之火。

  信的内容如下:

  荣华,离家之时,我已不在人世。你看到这封信时,想必徐家已后继有人。

  若真如此,你务必选择信中最近的日期,赶到所指的地点,将你有子嗣的消息告诉我。

  你可将此消息写于纸上,于X年X月X日,赶至湘西X村,将家书藏于村中一新生儿的襁褓中……

  (接下来,同样是罗列了一些时间和地点,日期相对都比较接近,但递送所谓‘家书’的方法却一个比一个古怪,地点场合更是截然相同。吸引我眼球的,是最末的一个条。)

  你可于X年X月X日,至龙江X县,于X时搭乘车次为XXX的列车。途中若见一身怀六甲的女子寻找自己孩儿,务必将家书藏在她身上,我自会收取。

  荣华,你我驿站别离之际,你已开了阴眼。时至今日,你应该已经熟读鬼术残卷,再非当初吴下阿蒙。

  我把残卷传授给你,只是要你守护家眷。切记,无论何时何地,你只管按照我说的方法,把家书递交给我。务必看破不点破,明哲保身,万不可多管闲事,避免引来祸患。

  信中绝大多数内容言简意赅,却在末尾用大白话写道:

  孩子的名字,我来起吧。如果是女孩儿,便叫徐睿知;要是男孩儿,就叫徐福安。要是女孩儿,你就把另外两封信烧了,以后和阴阳驿站再无关联,只管安生过日子。可要是生了男孩儿,那就打开第二封信。我会教你该怎么做。

  ……

  我把信甩在柜台上,瞪着徐荣华道:“在那列绿皮火车上,你看到段乘风一家出了事,你明明有能力帮他们,可就因为这信里狗屁不通的交代,你就不管娟子的死活了?”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段乘风和娟子是谁,更不了解当天火车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徐荣华缓缓闭上眼睛,无力的说道:“经历了那么多事,我就只想保护好亚茹和我们即将出生的孩子,旁的,我顾不得了。”

  “咳咳。”静海咳嗽一声,对我说:“现在不是掰扯过去的时候,你还是先看看其余两封信上写了什么吧。”

  我悻然的点了点头,拿过第二封信,信封上没有字,封口还有残留的火漆印记,信封却是轻飘飘的,像是里头并没有信笺。

  事实是,这个信封就是空的。

  “信呢?”我瞪着徐荣华问。

  “烧了。”徐荣华睁开眼睛,看着我的眼神中满是痛苦,“这封信里给了我两个选择,一是和亚茹、和我们的孩子在一起,但那太冒险了。我没有保护你们的能力,亚茹很可能会死,孩子也会夭折。所以,我选了另一条相对保险的路。”

  “就是和董亚茹离婚,把我留给姥爷,让我从小没爹没娘,被村里人叫大祸害?!”我有些失控的大声道。

  徐荣华无力的点点头,“你是应该怪我,因为我没担当,我也担当不起。做出选择后,连我自己都不敢再看一次这封信,我怕我会改变决定。所以,我把信烧了。”

  静海斜眼看向老何,“老牛鼻子,你猜第二封信里写了什么?”

  老何翻了翻小眼睛,有些含混道:“既然是两种选择,那多半是背道而驰。他选择了离开,那另一种选择,就只能是一家人一起面对呗。”

  “呵呵,难怪你老子会说,你不是做这驿站老板的材料呢。”静海蔑视的瞥了徐荣华一眼,阴阳怪气道:“你就是个不敢面对,只知道逃避的胆小鬼!”

  “我不是!”徐荣华红着眼睛道,“你知道我和亚茹结婚后发生了什么?你们知道在小福安出生以后,又发生过什么……”

  “我是不知道。”静海冷言打断他,“我只知道,在那之前你还有的选,老婆你娶了,娃你也生了,既然选了,那就挨打站直了、被雷劈也撑着!抛弃自己的女人,生儿不养,你特么还给我耍什么光棍儿!”

  “行了!”

  我用力挥了挥手,想起一些往事,我眼皮猛地一跳。

  “顾羊倌是怎么回事?”我问。

  徐荣华看着我道:“他是你姥爷找来的,我看出他有私心,但借他的手,做出一些决定,未尝不是顺理成章。”

  “哦。”我咬着牙点点头,“破书是你留下的?”

  徐荣华点头。

  “我考上大学那年,在花鸟市场,把黑狗柱子交给我的假脸人,是你?”

  见徐荣华又点了点头,我都快气疯了。

  他经历了多少艰难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我有今天,这所谓的父亲,绝对‘功不可没’!

  我不知道这一切的阴谋有着怎样的目的,可我知道,这所谓的父亲,早已成为了阴谋的一部分,令我陷入,无法自拔!

  “别跟他多说了,快看看第三封信上写的是什么吧。”静海晃悠着走到柜台前。

  我强压下愤怒,刚要拆开第三封信,静海忽然道:“等等!”

  “等等!”徐荣华几乎是和他同时说道,“这封信你还不能拆。”

  “为什么?”我觉得我快要压制不住,快爆发了。

  回答我的却是静海:“你仔细看看封皮的字。”

  我和他对了个眼神,低头看了一眼信皮,抬眼道:“‘徐福安亲启’,没错,是给我的,我以前的名字叫徐福安。”

  “可你现在的名字,是徐祸啊。”静海眉心紧蹙,眼珠快速转动,像是有什么想不通的事。

  这时,我也发现了一个细节。

  第三封写给我的信,居然也像是空的。

  徐荣华神情竟也有些疑惑,却说道:“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不假,可你爷爷在第二封信里强调说,这信是交给徐福安的,务必得是他本人打开。如果不是徐福安本人开启,不光看不到信,还会给打开火漆封印的人招来一场大祸患。”

201802/16/9048_3525299 201802/16/9048_352529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