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五章 阴轿

第五十五章 阴轿

更新时间:2019-02-08 1:20:10

  虽然我经历过不少诡事,可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眼见轿子迎面而来,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突然间,横下里伸出一只手,猛地攥住了我的手腕,同时一个低沉的声音急切的说道:“快闪开!”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人拉到了一边。

  下一秒钟,那幽灵般的轿子就从我刚才站的地方飘忽而过。

  这时我才看清,那白色的轿子支楞八叉,竟是纸扎的。这会儿正是晨风凛冽的时候,轿身忽闪,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你来这儿干什么?”拉我的那人低声问道。

  我扭脸一看,见是一个下巴青嘘嘘的中年汉子,随即认出,这人居然是方启发。

  那次平古到市区的路上,接连发生车祸,为了查明真相,我临时客串了几个晚上的夜班出租司机。期间不光拉载了惨死的波波头,还带过这个落魄的汉子一程。

  方启发身有暗疾,被县里照顾,来这里做了守墓人,这事我是知道的。只是一直以来我身边怪事不断,时间一长,把这茬给忘了。

  方启发明显也看到了那诡异的纸轿子,不等我回话,就拉着我快速的走出墓园,来到了旁边看守墓园的小屋里。

  进了屋,他才长出了口气,拉了把椅子让我坐,再次问道:“兄弟,天都还没亮,你来这儿干啥?”

  “你也知道我就住在对面,这不,一觉醒来再睡不着了,就……就干脆起来溜达溜达。”

  我并不是存心撒谎,只是有些事解释起来,他信不信两说,却是少不了费一番口舌,实在没那必要。

  方启发明显不怎么相信我的话,可还是说道:“坟地本来就邪性,以后没什么事,还是少来的好。”

  想起刚才看到的情形,我不禁有些起疑。方启发以前就是个摆摊变戏法的,静海这会儿就跟在我旁边,他显然看不到静海。可刚才纸轿子经过,他却能看到。

  “方大哥,刚才那轿子是怎么回事?”我索性直接问道。

  “你也看到了?”方启发反问了一句,却是拧紧了眉头,自言自语道:“这么说,真是有人用邪术害人了。”

  “邪术?”

  方启发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半晌才对我说:“兄弟,问句不该我问的话,你来这儿,到底是执行公务,还是因为别的?”

  听他话里有话,我迟疑了一下,说:“我是警察不假,但是是技术警,是法医。不是来执行什么公务的,来这儿……”

  我看向静海,老和尚眼珠盯着方启发,口中却是淡淡道:“咱们来又不是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脸一热,对方启发说:“不好意思方大哥,刚才我是觉得一些事和你无关,所以……所以骗了你。其实我来这儿,是……是为了找一样东西。”

  方启发摆了摆手,大度的说:“没事儿,谁还没点秘密啥的?我知道你是好人,不跟我明说,是怕给彼此添不必要的麻烦。”

  我更加惭愧,向他拱了拱手,“不瞒你说,除了是法医,我还是个阴倌。”

  “阴倌?”方启发怔了怔,突然用力一拍大腿,“怪不得呢,敢情兄弟你是神调门的,难怪上回碰到那样的怪事,都还处变不惊。”

  “刚才那顶轿子是怎么回事啊?”我再次问道。

  方启发算是外八行的人,但他不过是个变戏法的艺人,怎么就能看到纸轿子呢?而且还说什么,那是有人用邪法害人……

  方启发这次没再犹豫,对我说:“兄弟,既然同是外八行,你又是警察,我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你应该也知道,刚才的轿子不是给人乘的。”

  我点头,纸轿子当然不能载人,可我也没听过有什么鬼出门乘轿子的啊?

  方启发说:“那轿子也不是哪个死鬼的家人烧给本家的,而是有人作邪法,跑到这墓园里来收集阴气的。”

  “收集阴气?”

  我更加疑惑,墓地阴气重是必然的,可能够葬在墓园的逝者,都是有主家的。事实是墓园本身是阴宅不假,却是极少有鬼魅存在的。

  既如此,那纸轿子出现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方启发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压低了声音说:“那轿子来这儿是为集聚阴气,但真正的目的,可不是接引鬼魅,还是为了祸害活人!”

  “祸害活人?”我眼皮猛一蹦。

  “对。”方启发点点头,“那纸轿子在墓园里游蹿了一夜,轿子里头集满了阴气,已经成了阴轿。普通人看不见也碰不到阴轿,可一旦撞上,和阴轿穿插而过,自身的阳气就会被阴轿吸走!虽然死不了,可大病一场是免不了的。被阴轿冲撞,是要减寿的!”

  其实不等他说完,我已经皱紧了眉头。

  阴阳从来都是相生相克,活人被阴气冲撞,虽然不比被鬼附身来的凶险,但多多少少都会损耗元阳。

  打比方说,聚集了阴气的纸轿子,就好比是具有了负极的磁场。一旦和活人交叉冲撞,就会将活人的阳气吸纳进去。

  方启发说人被冲撞以后死不了,那是说轻了,要是阴轿本身的阴气足够浓重,被冲撞的活人可就不单单是减寿了,而是真会丧命的。

  方启发拿起桌上一个搪瓷茶缸,咕嘟咕嘟喝了一气,放下茶缸,向窗外瞥了一眼,像是生怕外头有人偷听似的。

  “我留意好多天了,这大半个月,阴轿每天都来。子时进墓园,五更天离开。你也知道,这个点儿正是日月天光交替,人的阳气最充盈。虽然一过五更,阴轿就不能再出现,可如果真是有人操纵,单是沿着一条街,挨家挨户走上一遭,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不知不觉身受其害。”

  我听得头皮一阵发紧,下意识的看向静海。老和尚低头扣着指甲,表面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口中却说:“阴轿不会自己出现,有人用邪术害人是必然的。阴轿要是在别地儿出现,那就算了,可它他娘的都跑到咱家门口来了,咱还能不管吗?”

201802/16/9048_3527483 201802/16/9048_352748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