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九章 贼鬼

第五十九章 贼鬼

更新时间:2019-02-09 13:59:11

  说是有这么一天,彭祖见闹市中围了一群人,上前一看,只见人群当中有一人浑身浴血,倒地不起,身旁还有数人,对其棍棒交加。

  彭祖当即上前拦阻,问缘由,得知被打的这个人是个贼,因为偷东西被人发现,被偷的人家颇有势力,要将他活活杖毙街头,以儆效尤。

  彭祖听罢也只能是叹息一声: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正要转身离去,无意间却见到被打的贼人虽然奄奄一息,但却二目圆睁,眼睛里满是哀伤。

  彭祖忍不住上前询问贼人:你可是还有未了的心愿?

  贼人悲声道:我死不足惜,可怜老母年迈,无人供养,怕是会活活冻饿而亡。

  彭祖敬他孝顺,便问他家在何处。

  贼人盯着他看了片刻,说出家里的地址。

  彭祖当即就说,会竭尽所能,代他照顾母亲。

  贼人本来苟延残喘,只有一息之命,闻言竟翻身而起,跪在彭祖面前大声道: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即便是死后做了鬼,也会报答你。

  说罢,对着彭祖连磕了三个响头,第三个头磕下去,便即没了动静。

  众人上前察看,才发现他已经死了。

  人死灯灭,被偷的人家也就作罢。

  彭祖不忍见贼偷暴尸荒野,被野犬雀鸦啄食,倾囊购置了一口薄棺,将他埋葬。

  之后彭祖言而有信,找到贼人的娘亲,接回家中,伺奉其终老。

  一晃数十载过去,这晚彭祖睡梦中,隐约感觉有人来到床前。

  睁眼一看,果然见床边站着一个青衣男子。

  彭祖大惊之下,问来者是什么人。

  青衣男子二话不说,跪在地上就向彭祖磕头。

  等到直起身,才说:我便是那日在市集被杖毙的贼偷,恩公言而有信,替我供养母亲。我是专程报恩来了。

  彭祖这才明白,来人竟是那贼头的鬼魂。

  彭祖当即对贼鬼说道:我供养你母亲是因为你重孝道,并不是认同你的贼偷行径。我不需要你报恩,你若有心,来世别再做盗贼便是。

  贼鬼道:恩公教训的是。我那日偷盗,只因没钱替母亲买药医病,被杖毙之时已经悔悟。阎君明察秋毫,知我并非大恶,所以并没有苛责至深。现如今还让我做了一名小吏。

  彭祖听了,也替他感到欢喜。

  没曾想贼鬼竟又冲他磕了个头,说道:你的大恩大德,我实在无以为报,现如今形势所迫,我只能再做一次盗贼以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彭祖勃然道:你既然已经洗心革面,为何又要去做那恶行?这谈何报恩?分明是死不悔改!

  说罢,起身拿起棍棒,将贼鬼赶了出去。

  翌日天明,彭祖只当贼鬼一事是南柯一梦。没曾想到了中午,突然就病倒了。

  家人找来郎中,都说彭祖时日无几。

  彭祖卧于病榻,哀痛下想起梦中见到贼鬼的事,心想:莫不是那贼厮恼我将他赶走,以鬼吏之便挟私报复,想要我的命?

  彭祖越想越是懊恼,不断咒骂贼鬼忘恩负义。

  哪知当天夜里,彭祖刚睡着,贼鬼竟再次出现在床前。

  不等彭祖起身,贼鬼就跪倒在他面前,面色坦然道:我贼性难改不假,却事出有因。恩公先别怪责,且听我道明其中缘由。

  彭祖白日里骂的凶,真见了贼鬼,却又心虚起来。事关性命,可不能再惹恼了这阴间鬼吏。

  于是,彭祖先是对贼鬼说了一番好话,跟着就假惺惺让贼鬼说说他究竟有什么为难要再次做贼。

  听贼鬼一细说,彭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这贼鬼在阴司所做的差事,竟是看守生死簿。因为偶然见到彭祖寿元将近,想到彭祖对自己有恩,所以要报答彭祖。

  贼鬼对彭祖说:我借职务之便,将恩公你的名字从生死簿上撕了下来,这样一来,判官便无从勾取恩公性命。只是此事早晚会被发觉,到时我怕是再也没有再世为人的机会了。

  彭祖喜忧参半,不去管贼鬼生死,却忧心忡忡的问:你把我的名字藏在了何处?真的不会被其他鬼吏发现吗?

  贼鬼眼中闪过失望之色,站起身时,语气已不像先前那么恭敬:你且放心,我已将写有你名字的那一页揉成纸捻,穿插在了生死簿的夹缝里。你只要不把这件事告诉旁人,便能寿元无尽。

  说完,向彭祖点了点头,消失在了床前。

  贼鬼走后,彭祖的病果然就好了,而且白发变黑,松动脱落的牙齿也都重新长了出来。

  就这样,每隔一个甲子,彭祖就会重新长出黑发和新的牙齿。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终于有一天,风声传到了阎王耳朵里,说是阳间有一人,每活一甲子就会返老还童,时至今日,已经活了八百岁。

  阎王大怒,命判官彻查。

  判官鬼差查到确有其事,但却怎么都找不到写有彭祖名字的那张纸。

  话分两头,彭祖活了八百年,妻子却是换了一个又一个。

  这天他新婚娇妻终于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能活这么久。

  彭祖对这个老婆十分宠爱,再加上喝了点酒,便将贼鬼盗寿一事说了出来。

  转过天,彭祖的妻子路过河边,见有两人竟在河里洗煤块。忍不住好奇,上前问他们在干嘛。

  其中一人说:我们要将这煤块洗白。

  彭祖的妻子哈哈大笑,说:我丈夫活了八百岁,也没见过能把煤块洗白的。

  另一人立刻斥责她胡说八道,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又哪有人能活到八百岁的。

  彭祖的这个老婆也是个没脑子的长舌妇,被两人一唱一和的一激,竟将彭祖的秘密合盘说了出来。

  等她转身离去,那两个洗煤的怪人相视一笑,摇身变成一黑一白两名头戴高帽的鬼差。

  原来这二人竟是阴司的七爷和八爷(即黑白无常),亲临凡间,为的就是查明彭祖长寿的原因。

  无常二爷回去以后把此事禀告阎王,之后果然在生死簿的夹缝里找到了写有彭祖名字的纸捻。

  于是乎,当天夜里,鬼差便找到彭祖,将勾魂锁链套在他脖子上,厉声道:

  窃命贼子,速与吾等去阴司受审!

201802/16/9048_3527953 201802/16/9048_352795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