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二章 白瓷骨灰坛

第七十二章 白瓷骨灰坛

更新时间:2019-02-16 19:01:15

  “切,用药就用药,故弄玄虚个什么劲啊?怎么着?还想让佛爷打赏你?”静海嗤之以鼻。

  见方启发老脸发红,我也反应了过来。

  他这手‘乾坤套地鼠’的把戏,早年间在集市上可是不少见。

  那些卖耗子药的,差不多都会这手段,不光能让耗子自己跑到设下的圈套里,还能把它们像亲儿子似的指挥来指挥去,可谓是‘神乎其技’。

  刚才我就留意到,方启发在敞开口袋前,有个抹嘴的动作,而且腮帮子还动了两下,像是嚼什么东西。

  回想起来,他应该是嚼碎了秘制的药丸,然后将混合了唾液的药物放进了口袋里,才会把附近的老鼠吸引过来。

  也不能说把戏戳穿就一文不值,最起码他这能让老鼠一闻到就神魂颠倒的鼠药,科学家就配不出来。

  “嘿嘿,我……我就是摆摊习惯了,这也算职业病。”

  被静海毫不留情的戳穿伎俩,方启发有些讪然,挠了挠头,手放下来,摊开在我面前,手心里却又多了两枚花生米大小的蜡丸:“这是我配的鼠药,嚼碎了就能把小脚大仙引来。这大冷天的,附近的小脚大仙也不多。要不……这俩药丸给兄弟你,你自个儿再去抓点?”

  “够了,有一只就够了。”静海翻了翻眼皮,也是忍不住笑,冲我一扬下巴说:“人家给了,你就拿着吧。说不定将来你没饭辙了,还能上街撂地表演这一手,能赚俩赏钱。”

  不等他说完,我已经把蜡丸接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拿来干嘛用,可人人都有好奇心,更何况这行家里手配制的秘药,对普通人来说也绝对算是可遇不可求。

  这时,静海抬头看了看天,目光一转,落在一棵干枯的小柏树上,对我说道:“咱不白要别人的东西,你去把那树顶稍的枯枝掰下来,送给他吧。”

  我暗暗点头,这老丫务实归务实,可也不是一点不讲究。

  我把树枝折下来,笑着递给方启发。

  方启发愣然的问:“你给我这个有啥用啊?”

  我说:“阴阳相生相克,阴气再重的地方,也会有阳气存在。这棵柏树应该就是聚集了墓地里的阳气,不过阴轿经过这里的时候,把它的阳气吸走了,所以它才会枯萎。”

  静海接口道:“既然那阴轿在附近徘徊,说不得早晚会找上你,阴轿找上门,哪是你能防备的了的。你回去把这柏树枝插在门口,阴轿以为已经采吸过你的阳气,就不会再找上你了。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回去吧。关于阴轿,你只当没这回事,我们会处理的。”

  方启发弄清缘由,连声道谢,把装老鼠的口袋递给我,拿着柏树枝颠颠儿的走了。

  静海看着他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扭过脸幽幽的说:“这人虽然平庸,但不失为一条汉子。”

  我刚认同的点了点头,老和尚却又阴声说道:

  “他和他的死鬼老婆一起生活了十五年,虽非阴身,却沾染了太多的阴气,所以单是喝五谷水,就能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你现在护着他不被阴轿伤害,平时再多接济他一些,等必要的时候,他应该还会对你有用。”

  “行了,你赶紧说下一步该怎么办吧。”我刚才对老丫的一点好感,全被他这番话打没了。

  这老秃驴,貌似在他看来,人和人之间除了能利用和不能利用以外,就没旁的了。

  静海也看出我不耐烦,撇了撇嘴,说:“你使劲摇口袋,把里头的耗子摇晕了,再把它们放出去。到时候它们往哪儿跑,你就跟着往哪里去。”

  我实在膈应这老丫,也懒得多问,抓着口袋使劲摇晃了一阵,反手把口袋里的老鼠倒了出来。

  老鼠被摇的七荤八素,可一落地,还是凭借求生的本能想要逃窜。

  眼见几只老鼠摇摇晃晃竟朝着同一个方向跑去,我连忙跟了上去。

  来到墓园最后排一个角落,静海猛然指着一个墓碑,“就在这儿了!”

  我看了他一眼,绕到墓碑后,就见几只老鼠顺着墓碑后边正拼命往下打洞。

  “别看了,它们没用了。”

  静海指着墓碑前道:“把它打开。”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我顿时嘬起了牙花子。

  墓碑前覆盖着一块石板,只要不是缺心眼,都知道那下头是什么。

  那他娘的根本就是放死人骨灰的!

  “你有没有底线?”我恼火道,“居然要我挖坟掘墓?”

  静海斜了我一眼,“你急个什么劲?你就不看看,这坟是谁的?”

  我一愣,看清墓碑上的字,不禁又是一怔。

  “徐睿知……”这名字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

  静海翻着眼皮含糊道:“有朝一日,徐家有后,是男丁,就叫徐福安;是女娃就叫……”

  我猛一激灵。

  难怪觉得这名字熟悉呢,徐睿知……不就是祖父留下的三封‘家书’中,第一封提到的名字嘛!

  “挖自己家的坟不算缺德吧?”静海斜眼看着我,“我是真有点佩服你们家老太爷,居然能安排到如此地步。世上若还有一人能和佛爷斗心眼,估计也就只有他了。”

  我大脑一片混乱,也顾不得多想,当即撬开石板,里头却是一个白瓷的骨灰坛子。

  坛子一捧在手上,就感觉不对劲。

  除了坛子本身的重量,里头像是并没有什么东西。

  也对,我是徐家的男丁,世界上并没有徐睿知这个人,又怎么会有骨灰?

  静海左右看了看,低声说:“时候不早了,快把石板恢复原样,咱们先离开!”

  走出墓园,静海竟似长出了口气,“嘿哟,总算是比想象的要顺利。”

  接着又打了个哈哈,有些得意道:“凡事赶早不赶晚。呵,恐怕藏下这东西的老小子,也绝没想到,东西会这么早就落到了你手里吧。”

  我恍然了一下,跟着皱眉道:“现在该怎么办?”

  我总不能抱着个骨灰坛到处跑吧?

  静海嘿嘿一笑:“你都说这是骨灰坛了,你想啊,除了墓地,还有哪个地方的骨灰坛最多?”

  我一愕,顺着他邪异的目光看去,隔着护城河,就见对岸街角的一个铺面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往下卸门板。

  “大宝!”

201802/16/9048_3530314 201802/16/9048_353031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