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一章 两个影子

第一章 两个影子

更新时间:2019-03-14 11:59:23

  听了静海的话,我和窦大宝面面相觑,既为瞎子的状况捏着把汗,同时也对老和尚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老丫的见识广博,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心思机敏更是超乎常人。

  按照窦大宝的话说,给他粘上毛,再给他根棍儿,老丫能像孙猴一样大闹天宫也不一定。

  窦大宝迫不及待的问静海:现在阴器找到了,是不是马上就能去找瞎子的魂魄了?

  静海摇头,说阴器是找到了不假,但暂时还不能为我所用。

  他话锋一转说:

  方启发那晚见到的那四个‘瓶子怪’,乃是原本附在鬼瓶上的四个吃土小鬼。它们也不知道附着在鬼瓶上多少年头了,鬼瓶被我带到了驿站,它们却是进不去的。

  吃土鬼没了寄身之所,想要存活于世,只有两种方法:一是钻入山坟古墓,啃噬腐尸骸骨;二是附着在法器上,成为法器的一部分,供人驱使。

  四个吃土鬼显然不是什么恶毒之辈,可吃土鬼本就是五行邪煞,阳世的法器又有几样能够盛载它们?

  我敬佩的看着老和尚点头:“所以,你想到阴器可能藏在驿站附近,甚至有可能就藏在阴气汇聚的坟地里的时候,同时也想到吃土鬼唯一的活路,就是找到阴器,附着在上面。你让我把抓来的老鼠摇晕,是因为它们在不辨方向的时候,却能凭借本能,寻觅地气土息最深重的地方躲藏。所以,跟着老鼠,就能找到吃土鬼,也就找到了阴器。”

  静海点点头,冲我笑道:

  “说到底,这都是注定的。你如果不是一心想救姓刘的小子,也不会得到鬼瓶。要不然,就算找到阴器,凭你现在的道行,多半也是不能用的。”

  窦大宝挠了挠头,说:“我现在就想问一件事,就是咱什么时候才能借助阴器,去把瞎炳从下头捞上来!”

  “急不来的。”静海说道,“吃土鬼刚附在阴器上,想要和阴器融合,少则七天,多则七七四十九天。我把鬼头玉的碎片一同放进去,一是能借助昆仑之气促使两者尽快融合。再就是,碎玉上还残留着一些徐祸自身的气息,让它们习惯一下,将来也能更好的被徐祸驱使自如。”

  窦大宝看着房梁上的骨灰坛,舔了舔嘴唇:“这么说,最少还要等七天,我可得把这东西看好咯。”

  静海咧了咧嘴:“倒是不用专门看着,谁特么会蠢的跑到这死人铺子来偷东西。”

  听到‘死人’两个字,我心里一激灵,下意识的看向窦大宝。

  窦大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说:“噢,我已经让我爸妈去找过我师父了,可她老人家出门了。说是去外地走亲戚,要年后才能回来。你只能等过了年,才能去见她老人家了。”

  我迟疑了一下,想让静海看看,他究竟有没有出什么状况,为什么他师父说他已经死了。

  没想到静海抻着懒腰打了个哈哈:“诶呦,原来做鬼也是不能熬时辰的。佛爷乏了,得去睡了。”

  “你要回驿站?”我奇道。老丫费尽心思跑出来,这么快就想回去?

  “我才不要回那破地儿呢!”

  静海把一直盘在手上的佛珠抛给我,“怎么说我都是跟佛祖混的,就暂时寄身在这佛珠里头了。对了,小佛爷,这手捻儿进价多少来着?徐老板,佛爷不白拿别人的东西,你给他四十!”

  说完,又打了个哈哈,跟着就在我和窦大宝眼前消失了。

  感觉佛珠陡然传来一阵凉意,知道静海已经寄身进去,我和窦大宝面面相觑,好半天都说不出话。

  ……

  连着几天,我都没再去阴阳驿站,而是一心想着阴器的事,算着时日。

  我不是不想去驿站,不是不想尽快向徐荣华问出其余的疑问。

  只是,那一晚他传递给我的信息,已经够让我消化一阵子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了解全部的真相,更是只能抽丝剥茧,想要一蹴而就,多半只会适得其反。

  “嗡……嗡……”

  我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点了接通键。

  “喂,哥,是我,桑岚。”

  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却有些无所适从。

  “噢,你……你在哪儿呢?”

  “我刚到家,刚把我爸和茹姨……和妈接回来。妈让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顿饭。还有……妈想让你把徐洁一起带来,她想看看徐洁。”

  我直了直腰,刚要回话,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高战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一进办公室,他就一把将我从椅子里拽起来,边拉着我往外走,边急吼吼道:“快点,跟我走,出事了!”

  我以为要出警,急着对桑岚说:“来活了,我回头打给你。”

  挂了电话,我拉住高战,“等下,我拿箱子。”

  “不用了。”高战抹了把脑门,“小五出事了,他进医院了。”

  “小五?伍卫民?”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市局那个新调来的便衣。

  我对伍卫民这个人印象不深,只记得给过他一道符。关键是,在他遭遇的诡事中,和他有过非一般关系的女人,实在和徐洁太像了。

  我觉得膈应,所以一直没把他的事往心里去。

  现在高战亲自来拉人,我却是磨不开面子,只好拿了包,跟他赶往市里。

  路上我问高战,伍卫民怎么了,高战也说不清楚,只说他进了医院,他家人说病危通知单都下来了,人就快不行了。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才在车上慢慢把伍卫民先前的述说回想了一遍。

  到了市医院,我本来想先去看看同住一个医院的老独,高战却是心急火燎的硬拽着我去看伍卫民。

  快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打开了,一个戴着口罩的护士推着放药品的小车,快步走了出来,头也不抬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看着那护士的背影,我下意识感觉有些不对劲。

  目光从上到下扫视,落在她脚下,顿时心中一凛。

  虽然是大白天,但医院的走廊上,一贯的开着日光灯。

  灯光照耀下,清洁如明镜般的地砖上,那护士竟然有两个影子!

201802/16/9048_3539032 201802/16/9048_353903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