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章 太平间里的怪手

第四章 太平间里的怪手

更新时间:2019-03-14 12:28:29

  “瞎子现在在哪儿?”我下意识问道。

  “在阴间!”

  “阴间?”

  “对!”段佳音气喘吁吁道,“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具体在什么地方,师父……我爸也算不出来。总之,他现在应该就在你附近,在你方圆十里内,阴气最重的地方!”

  “阴气最重的地方?”

  我还想再问,猛然间,听筒里传来段佳音的哭喊:“医生!医生!快来啊……我爸不行了……”

  “嘟嘟嘟嘟……”电话就此被挂断。

  段乘风重又开卦,他算到瞎子在我附近……

  医生……段乘风在医院?

  我使劲甩了甩头,竭力平定了一下混乱的心神。

  沈晴小心的问:“谁打来的?阴间?是小五去了阴间,还是瞎子在阴间?”

  “是瞎子。”

  我本来还有些六神无主,被她一问,倒是迅速冷静下来,一咬牙道:“先不管姓伍的了,我得去找瞎子!”

  静海说过,瞎子中了鬼下降,在进入三尸木柜的前一刻,降头发作,魂魄已经离体,留在柜子里的,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

  要按照静海的说法,还得等一阵子,才能凭借那白瓷骨灰坛里的阴器去找瞎子。

  现在既然段乘风算到瞎子的所在,那还等什么?

  沈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快速的把牛眼泪滴进眼睛里,问道:“甭管找谁,你就只说,该去哪里找吧?”

  “去附近阴气最重地方……”

  我大脑急转,猛然一顿,和沈晴相对同声道:“太平间!”

  医院本来就是生来送往的地方,介于这点,阴阳气势相对平衡。

  但在医院里头,有一个地方却是阴气汇聚,而且绝不能够改变的。

  那就是太平间。

  两人按照医院的布局图来到B2,快要到太平间的时候,沈晴咽了口唾沫,问我:

  “太平间不能轻易进去的,要不要先打个电话给郭黑脸?”

  “还打什么,哪有时间?”我摇头,“你要么别跟着,要么就别废话。”

  沈晴有些犹豫,但末了还是默然的点了点头,绷着嘴跟在我身边,快步向前走去。

  刚转过拐角,突然,不远处的一扇门弹开了,跟着就听有人喊:“快!快抬她上去!”

  听到喊声和脚步声,我下意识的拉着沈晴,躲进了旁边一间杂物室。

  随着急匆匆的脚步声靠近,透过门缝,就见两个穿着护工衣服的人,抬着一个似乎昏迷了的护士急急慌慌跑向电梯的方向。

  “这小妮子怎么会跑到这儿来?”

  “还用问嘛,多半又是新调来的护士,只知道好奇,不知道天高地厚,跑咱这儿‘参观’来了。从我来这儿上班,和她一样被吓晕过去的都见过好几回了。”

  对话中,两个护工抬着那护士渐行渐远。

  我吐了口气,拉开门,和沈晴一起走了出来。

  “参观?参观哪儿?”沈晴提着一边的眉毛看着我问:“这是什么个情况啊?”

  “还能是什么情况?你自己想吧,你要是刚来这儿上班,又是个好奇宝宝,会对这里的什么地方最好奇?”

  见沈晴一脸懵逼,我只能是干笑着摇头。

  上大学期间,我在新区医院的太平间上头住了三年,也可以说是兼职做了近三年的搬尸工。

  在那期间,可是没少见到‘闲散人员’到太平间附近窥视。

  这些人十有八九是因为好奇,却往往都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我就亲眼见过,一个刚刚医学院毕业的女医师,为了争取表现,刚上夜班,就拿着档案来到太平间,要‘盘点’。

  说巧不巧,一具下午刚被送进去的尸体,因为温差缘故,造成神经末梢残留反射,在她拿着本子装模作样经过的时候,猛地从白布单下伸出一只脚。不偏不正,就蹬在那女医师的左大腿上。

  女医师当场就吓得发了羊癫疯,最后还是老军指使我,把她背到一楼抢救的。

  要么怎么说,好奇害死猫呢。

  有很多事随便听一听、想一想,似乎也没什么可怕。可真要在特殊的环境下遭遇特别的事故,那可是真会要人命的。

  等等!

  女护士!

  难道这晕倒的护士是之前我在病房外见到的那个?

  心念电转间,我快步走到刚才打开的那扇门外。

  抬眼就见,门楣白色的灯箱上赫然有着三个红色大字——太平间。

  “刚才那俩人走太急,没锁门。”沈晴不自主的呼吸急促道。

  我说:“你在外边把风,我进去看看。”

  说看不见鬼只是为了骗‘赵奇’,在我看来,事到如今,实在没有再让沈晴参与下去的必要。

  不料沈晴却坚决的说:“不行,咱俩人一起,回头被发现,还能解释说是特别行动。你一个人要是被发现了,那就……就是老郭也背不起这黑锅啊!”

  “我艹……”

  我刚想吐槽,沈晴就梗着脖子说:“别以为你是阴倌就能乱来!你还是法医、还是警察呢!”

  我心说也是,左右看看,伸手就去推太平间的门。

  刚把门扇推开一条缝,猛然间,门缝里竟伸出一只惨白的手,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不等我做出任何反应,猛地把我拽了进去!

  “砰!”

  身后猛地传来一下踹门声,跟着就见沈晴冲进来,一手捂在腰间,另一只手支在身前,满面惊恐却眼神坚定的……大喘着气,大声道:

  “谁?谁在里头?出来!”

  那只手将我拽进太平间后,第一时间便松开了我。

  见沈晴跟进来,我顾不上管别的,一把捂住她的嘴,眼珠快速的左右转动着,同时低声在她耳边道:

  “别喊!被人发现,咱都得被开除!”

  我是真发急了。坦白说,活到今时今日,能让我感到害怕的,除了少数不可思议的现象,就只有叵测的人心算计。刚才把我拽进来的,真要是鬼魅邪祟,我特么还真就认了,真没觉得有多害怕。

  可沈晴真要是大呼小叫招来人,旁的不说,单是被带到局里,进审讯室接受讯问的场面,想想都让人头皮发紧。

  沈晴掰开我的手,咬了咬牙,促声问:“谁拉你进来的?那只手是谁的?”

  “你小声点。”

  我把手放到她腰间,把她有些软趴趴的身子往上勒了勒,目光转向面前…靠在门背后的一个架子车。

  那上头盖着白被单,看凸起的形状,下边摆明盖着个人。

  “是他把你拉进来的?”沈晴后背贴在我怀里,明显颤栗了一下。

  回想前一秒的经历,我果断说:“不是他!”

  我的两种职业,从一开始就相互矛盾。

  我相信这个世界有鬼,事实也证明了,我似乎一出生,就和‘另一个世界’有着不可割断的联系。

  但我也绝不相信,所有地方都充斥着寻常人难以触碰的‘生物’。

  门后的架子车有些凌乱,甚至能透过布单的边缘缝隙,看到下面是个穿着病号服的人。

  这具尸体,应该是被之前的两个搬尸工刚推进来的。

  医学最终认定死亡的人、被送到太平间……那起尸、诈尸的几率有多少?

  最起码我做了这么久的阴倌,没见过没来由尸变的。

  关键是那只突然伸出的手把我拉进来后,立刻就消失了。

  而直觉告诉我,拉我进来的那只手……那只手的主人,似乎只是性急,又或是出于别的原因才会对我那样‘粗暴’,它,并没有害我的意思……

201802/16/9048_3539037 201802/16/9048_3539037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