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四章 第二个外援

第十四章 第二个外援

更新时间:2019-03-14 14:04:20

  我本来还觉得,用要挟的手段让臧志强做事不怎么妥当,可和他阴冷的目光相对,不禁也开始认同静海的做法。同时也回想起,当初在蛟龙附凤局里,臧志强的一些做派。

  盗墓从来都不是光明磊落的行业,只能说贼就是贼,除了切实的利益,就甭指望用别的打动他们。

  想通了这一点,我点了根烟,把烟盒和打火机放在桌上,浅浅的抽了口烟,对臧志强说:“我的确有法子解你的降头,不过那需要一些时间。”

  我拿出铜钉,放在他面前,“这个你拿着,在真正解降前,头顶的伤只要一不疼,就用这钉子再刺一下。”

  臧志强又盯着我看了一阵,拿起铜钉凑到鼻端闻了闻,“这是死人身上启下来的东西。”

  我点点头,臧志强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瞪着我道:“你在要挟我。”

  我不置可否,“帮我找一座墓,估计等你找到了,我这边也差不多找到解降的引子了。”

  臧志强眼珠缓缓转动了一下,随手将铜钉收起来,狐疑的看着我说:

  “我要是没记错,你除了是外八行的人,还是警察。怎么?你也对冥器感兴趣?”

  我没回答他,自顾从包里拿出纸笔,摊在桌上画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曾被画师附身的缘故,我画图的技术虽然没有什么提高,但却变得能轻易捕捉并表现出所画事物的特点。

  等老板娘把水饺端上来,我也已经按照记忆,画出了在阴阳路尽头看到的那座巨坟的外貌。

  臧志强自顾自的吃了一会儿,又夹起一个饺子塞进嘴里,这才一边嚼一边把我画的图接了过去。

  他只看了一眼,就轻蔑的哼了一声,露出不屑的表情,随手把本子丢在了桌上。

  等到把饺子咽下去,才说:“你都摆明车马了,还他妈来这套干什么?怎么着?还想考考我的眼力?”

  我实在听不惯他这种口气,皱着眉头说:“就他妈是这座墓。”

  臧志强顿了顿,放下筷子,重又拿起本子,又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咦’了一声,“你是在哪里见到这个斗的?”

  话说完,他似乎也觉出不对,蹙着眉头看着我问:“听你的意思,你不会不知道这斗在哪儿吧?”

  我只好点点头,加重语气说:“我见过这座墓的外观,但是不知道墓在哪儿。找你来,就是让你帮忙,把它找出来。”

  臧志强像是把我的话消化了一下,试着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只在资料上见过这墓?”

  “不是,我亲眼见到过。”

  我不想多浪费时间,稍一犹豫,把见到巨坟的经过大致说了出来。当然,有些我认为与事无关的,也就没有细说。

  本来以为臧志强多少会感觉惊讶,没想到他听完之后,只是点了点头,又把本子放到一边,拿起筷子继续吃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他吃的更慢,目光更是大多停留在图上面。

  这顿饭不算上菜,总共吃了一个来钟头。

  最后臧志强放下筷子,把本子推到我面前,“怎么联络你?”

  我拿起笔,在上面写下我的手机号码。

  他又拿起本子,看了一眼,把图撕下来揣进了兜里,接着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说:

  “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

  我二话没说,拿出钱包,看看现金只有不到一千,干脆拿出一张信用卡。

  臧志强却说:“给我点现金就行了,卡我不要,这东西不如真金白银来的踏实。”

  我把所有现金都给了他,他把钱胡乱一揣,起身说:“等找到了我打给你。”

  说完就走了出去。

  我呆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暗暗苦笑,得亏听静海的,没把藏魂棺还给他,不然我肯定百分百以为自己当了冤大头。

  我心里也有点吃不准,我提供的信息实在少的可怜,说白了,也就跟什么都没说差不离,臧志强真能单凭一张草图,找到那座巨坟?

  我怎么就觉得,这比巨坟本身还邪性呢?

  “把心放回肚子里吧。”

  静海忽然现身出来,凑到一盘没怎么动过的芋头扣肉前,单手朝鼻子扇着风,口中却像真嚼着东西似的含糊道:

  “这小子未必就学全了他藏阴一脉的本事,可没学到九成,起码也有五六成,要不然他也不能把藏魂棺保留到现在。挖坟掘墓是藏阴一脉的老本行,他多半是有自己的法子,找到坟墓的所在的。”

  我只能是点点头。

  静海靠进椅子里,又说道:“藏魂棺在你手上,他的降头也还没解,他应该会竭尽全力的帮咱。相信不用等多久,就会有眉目了。不过……”

  他话锋一转,“之前我想去找王希真,除了想借助他找个专业的盗墓贼,还想让他帮忙找另一个人。现在盗墓的找到了,另一个人也就别去麻烦他了,我也不想欠他的人情。”

  “还要找什么人?”这老和尚怎么也学会油锅炒豆子,一点点往外蹦了?

  静海斜眼看着我说:“比起盗墓贼,另一个行当的人更容易找,而且,在你认识的人当中,就有这么一个。只不过嘛,就看你怎么向那人开口了。”

  “你能一次性把事儿说完吗?”我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就直说,还找谁!”

  静海表情变得更古怪,等他说出一个行当,我脑子里立马就跳出一个人来,但随即就下意识的摆了摆手,“我是认识这行当里的一个前辈,可他受了伤,还在医院里。就算他没受伤,我……我也不会再找他。”

  静海调侃道:“哟,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原来徐老板不光掌管阴阳驿站,在阳间人脉也这么广啊。”

  见我要翻脸,他又嘻嘻一笑:“行了行了,我说的那个,不是白天见过的那个独眼老驼子。”

  “不是老独叔,还有谁?”我愕然的问。

  静海让我找的,是出马弟子。除了目前还在医院的老独,我一时半会儿真想不出,还认识哪个搬杆子出马的。

  “别想了,除了独眼老驼子,你还真就认识这么一位。不光认识,今儿上午,她还打过电话给你呢。”

  我烦透了这老丫说话的方式,也懒得再跟他说话。

  上午打过电话给我……

  我伸手去拿桌上的手机,但指尖还没碰到手机,猛然间就想起,静海老丫说的那人是谁了……

201802/16/9048_3539048 201802/16/9048_353904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