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六章 特殊电话

第十六章 特殊电话

更新时间:2019-03-14 14:24:05

  好赖拍完了照片,我顾不上其他人诧异的目光,拉住季雅云问:

  “凌红替你拍的那十二张照片呢?”

  季雅云愣了一下,说:“在我房间里。”

  “再拿给我看看!”

  我等不及她把照片拿出来,干脆跟着她进了屋。

  季雅云拿出一个相册递给我:“照片都在这儿了。”

  我接过相册,只翻到第四张,就猛一拍大腿。

  是了!

  我虽然想象不出瞎子现在具体的状况,但他在那样邪异的情形下和我见面,绝不会做无意义的事。

  假设他做的那个手势的确是拍照,我能想到的,和那有交集的,就只有这十二张照片。

  我和他都曾看过这组照片,并且是他最终发现照片中包藏的秘密。

  当他把照片的秘密告诉我的时候,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照片边缘的暗影组合成的阴阳符上,下意识的忽略了照片本身。

  现如今再看到这些照片,我可以完全肯定,瞎子现在这种难以理解的处境,绝对和这照片脱不了关系。

  整组照片全是拍的季雅云,都是在同一个园林里不同的地点取景。

  在第四张照片里,季雅云穿着一件古典的半袖旗袍。

  这素色的旗袍,原本是很保守的款式,可让人感觉奇怪的是,季雅云摆出的姿势完全不符合旗袍本身应有的矜持。

  照片的背景是庭院中的一个夹角,季雅云微微侧身,站在角落里。

  之所以说她‘不够矜持’,是因为她两只脚是超过三十五度角分开的。而且有一条白皙耀眼的小腿,都伸到了旗袍的开衩外头。

  这绝不是一个懂得穿旗袍的女人应该摆出的造型。

  更不协调的是,她的两只手分别平举在双肩两侧,像是在托举着什么东西;又像是刚刚因为获得利益而得意的导游,忘形的在对游客马虎的介绍着参观的景点。

  而她脸上那种成熟中带着俏皮的笑容,更让这种奇怪的感觉发挥到了极致,从而在平面上显露出一种具有立体感,和颇具反差的特殊惊艳。

  我被这种特殊的美感吸引,下意识脱口道:“真美。”

  话一出口,才惊觉照片中的主人翁就在我旁边。

  季雅云脸有些泛红,但不乏理智的小声问:“这照片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

  我不假思索的说:“这些照片,我还得再带回去好好看看。”

  我已经看出端倪,这第四张照片,以季雅云本人为中心,背景的一侧是房屋夹角,这恰恰和太平间的那个角落相似。而另一侧,则是一面没有拍到全景的墙壁,这和我从阴阳路回归时,看到的‘出口’景象竟也完全一致……

  “你不是还要把塑封拆开吧?”季雅云大概是又想起了凌红,神情间多少有些悲戚,声音也更加细不可闻:“这些照片真没有底片的……”

  我点点头,“这次应该不用拆塑封。”

  说完,我就想离开。

  然而,这个时候,季雅云忽然疑惑的看着我问:“你说什么?什么叫‘原来是你’?”

  “啊?”我被弄愣了,“什么意思?”

  季雅云同样愣怔道:“不是你在跟我说话?”

  “我说什么了?”

  季雅云摇摇头,“没……没什么,可能是我……是我听错了。”

  乍一发现这特殊的线索,我也没心思再待下去,又和她说了两句,就想带着照片走人。

  刚回到客厅,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掏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没标注的手机号。

  我皱了皱眉,还是点了接听。

  “喂?”

  “你是不是叫徐福安?”听筒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我微微一怔,说:“我是,你是哪位?”

  没想到对方突然声音抬高八度,像疯狗似的吠道:“我艹你妈的,你狗日的要还是个男人,就马上来医院!”

  “你有病啊?”我实在想不起这人是谁,更加觉得莫名其妙。

  “我艹你妈的,你还装算?!你老婆现在抢救室,就快不行了!你他妈要还是个人揍的东西,就他妈赶紧过来!”

  “你他妈神经病吧?”我是真火大了,“你谁啊?”

  这时,对面像是传来一阵争执,跟着却是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喂,你是徐福安吗?”

  “是,你是谁?”我强压火气问。

  对方冷冰冰道:“我是二院的医生,现在你女朋友正在急救室抢救。如果你不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那就请你立刻通知她的其他亲属或者朋友尽快赶来医院。她,可能快不行了。”

  我本来一头雾水,却被这个自称医生的女人最后一句话给吓得一激灵。

  我瞥了一眼一旁的徐洁,对着话筒说:“你是不是弄错了……”

  对方的脾气貌似不比我好多少,不等我说完就大声道:“病人叫段佳音!她服食了过量的安眠药,现在正在抢救!我们已经报警了!来不来随便你!”

  “段佳音?”

  我头皮刚一绷,对方居然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段佳音?段四毛?安眠药?抢救?”我拿着电话呆若木鸡。

  季雅云走到我面前,同样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段佳音?段乘风的女儿?她出事了?”

  刚才对方的声音那么大,足以让我身边的人都听到了大概的内容。

  我勉强快速的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对季雅云说:“医院打来的,说段四毛……就是段佳音,说她吃安眠药自杀,现在正在抢救。”

  季雅云瞪大了眼睛,反应过来,急道:“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医院啊!”

  我到现在还没弄清楚状况,下意识看向徐洁,却见桑岚拉着潘颖走到她身旁,看着我说道:

  “你有急事就先走吧,我刚好要和潘潘去城河街的房子拿点东西,我们送……送嫂子回去。”

  我这会儿是彻底懵了,昨个儿段四毛就说要订机票过来,我还说等她电话,开车去机场接她呢。怎么都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么一个突兀的消息。

  “你先去忙吧,我回家等你。”

  最终是徐洁的一句话让我做出了决定。

  我看了一眼桑岚,拉过潘颖,也来不及和她多说,只叮嘱她帮忙照看好徐洁。

  跟着,匆匆忙忙跑下楼,钻进车里,一边打火,一边拨打段佳音本人的号码。

  电话响了好一阵才接通,接电话的却不是段佳音,而是一个熟悉中带着疑惑的男人声音:

  “徐祸?真是你?”

  “高队?”我本来还有些怀疑,前头的电话是恶作剧,听出接电话的居然是高战,心不由就是一沉。

  “徐福安……徐祸……”

  高战喃喃说了一句,像是在确认我的身份,跟着急道:

  “先别多说,赶紧来医院,那个谁……段佳音可能不行了,她留了一封信给你!”

201802/16/9048_3539050 201802/16/9048_3539050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