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八章 幽闭恐惧症

第十八章 幽闭恐惧症

更新时间:2019-03-14 14:41:29

  我哭笑不得,史胖子又抽了两口烟,开始喋喋不休的对我说:

  “我说兄弟,佳音是真不错。她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我倒是想追她来着,可她看不上我不是?

  不是我说,男人逢场作戏那还真不叫事,可咱得分得清好赖,知道啥时候该办啥事不是?

  昂,老丈人病成那样,你不在身边陪着自己老婆,还跑这边来鬼混?你自己说说,这是男爷们儿该办的事儿?

  你跟谁说,说破大天去,但凡是长了人心眼儿的,都看不上你!都得说你!”

  我这会儿是看出来了,这家伙人不坏,就是有点浑不楞。

  而且他似乎对段四毛真有点那个意思,不然也不能在电话里对我破口大骂,一见面就动手。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懒得解释了,跟他也解释不清,就一边抽烟,一边翻着眼皮听他絮叨。

  实在烦了,把烟一掐,就想回去。

  不料史胖子又一把拽住我,瞪着我问:

  “我刚才说那么多,你到底听没听进去?你该不会还想走吧?我跟你说,你要真这样,我他妈真揍你!”

  我甩开他,没好气的说:“我他妈能去哪儿?”

  虽然这事儿狗皮倒灶,可段佳音弄成现在这样,瞎子又不能来,我再怎么也只能是在这头看着。

  刚回到病房门口,高战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伍卫民终于清醒了,让我赶紧过去一趟。

  史胖子绝对是个直心眼的二愣子,生怕我趁机跑了,竟死活都要跟着我。

  来到后边的住院楼,刚要进电梯,史胖子忽然又拉住了我,“走楼梯。”

  我是真烦了,想甩开他,丫却死拉着我不放。

  眼看电梯门合上,我忍不住道:“死胖子,你是不是有病?我都说了我真有事,你还拉着我干嘛?”

  没想到这会儿他倒是主动松开了我,挠着头讪讪的说:

  “我知道你真有事,我就是不想坐电梯,咱……咱走楼梯吧。”

  “为什么啊?”

  胖子的表情更加尴尬,“我……我不大敢坐电梯。”

  我瞪着他愣了一会儿,蓦地反应过来,“你有幽闭恐惧症?”

  胖子脸一红,点点头,“嗯,不……不是很严重。要不然也不能搭飞机。就是一进电梯吧,只要门一关,我就……就……”

  不等他说完,我就扭脸往楼梯间走。

  事实上类似幽闭恐惧症这种病症并不少见,说白了,那就是一种特殊的焦虑症。区别只在于严重或不严重。

  得这种病的人,要么胆子特别小,要么脾气绝好不了。

  上学那会儿,一个教病理课的老师就说过这么档子事。

  说是一个患幽闭恐惧症特别严重的病人,在经过长期住院治疗后,医生认定他的病已经好了。

  可谁都没想到,就在病人出院的当天,他的主治大夫却死了。

  当时我们都觉得好奇,不是病理课嘛,怎么改‘刑侦’了?

  后来听那老师解释才知道,原来主治大夫为了证明病人已经被治好了,坚持亲自送病人下楼,而且不让其他人搭乘同一部电梯。

  没想到在电梯下降的过程中,病人突然再次病发,吓得死死抱着医生不放。

  等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外头的人就发现,医生死了。

  原因是,病人是个大胖子,医生是个瘦子,病人抱住医生是出于恐惧的本能,没想到愣是把那瘦子医生搂在胸口、硬生生给捂死了。

  对于这个案例,我们刚开始都当笑话听的,但后来那教授对我们说,这还真是真事。

  这虽然听上去有些滑稽和黑幽默,可也说明,某些心理疾病的不确定因素是极大的。

  因为我们就读的不是心理专科,所以那个教授并没有过多的解说,只让我们意会。

  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决定,我他娘的才不冒那个风险呢。

  这死胖子真他妈是个胖子,脾气也确实不怎么好,我和他比起来,还真就是个瘦子,我真还是个学医的……

  进了楼梯间,我扭脸看着史胖子:“你确定要跟着我?我要找的人,可是在六楼呢!”

  胖子把脸扭到一边不说话,眉梢眼角却带着固执的坚定。

  遇上这么一位,我也是真没脾气了,只能是翻个白眼,迈步往上走。

  刚上了一层,我拿在手里的手机,忽然就震动了一下。

  我以为是短信,边走边点开手机,却发现是高战给我打了电话,不过好像只震了一下就挂断了。

  我心里打了个突,难道伍卫民出事了?

  我也不管胖子能不能跟得上了,加快脚步往上走。

  眼看就快上到三楼,突然,一只手从后边猛地搭住了我的肩膀!

  我用力闭了闭眼,转脸看着搭住我膀子的史松:“死胖子,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我是真窝火,在医院里,多数人只会在憋不住烟瘾的时候才会跑到楼梯间来,平常都只会搭电梯……

  这会儿天色已晚,外头还下着雨,本来就安静的住院楼,楼梯间里更是显得冷清。

  冷不丁被人从后头这么一搭肩膀,说没吓着那是放屁!

  不过我也是有点佩服这家伙,他这身肉最少得两百二十斤朝上,亏他还能跟在我后头。

  估计胖子也看出我被吓着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偏了偏头,却突然又转过头,盯着我小声问:

  “你刚才看没看见那个人?”

  我一怔:“什么人?”

  “你没看见?”胖子一下瞪圆了眼睛。

  我忍不住皱眉:“你玩我呢?”

  “不是……你听我说……”

  胖子忽然把嘴凑到我耳边,在我耳旁哈着气说:

  “二楼……咱刚才上到二楼的时候,我看见墙角跪着个人!”

  我先是本能的身子一震,很快就平静下来,和他对视了一眼,转身就往下跑。

  跑到二楼和三楼之间的拐角,二楼楼梯间的情形尽收眼底。

  除了角落里地上有俩烟头,哪有什么人?

  “咦?怎么不见了?”

  史胖子跟在我后边,大肚皮都顶到我后腰上了,“我艹,刚才还跪在那儿的,怎么没了?难道……”

  我感觉他身子明显哆嗦了一下,跟着就听他在我耳边颤声说:

  “难道那不是人,是咱看见‘好朋友’了?”

  出于谨慎,我仔细看了看他所指的那个角落,又上下各看了两眼,末了还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没有任何异象,右手也没有任何反应,左手的佛珠一点动静也没有。

  “你除了有幽闭恐惧症,还有没有其它的病?”我认定胖子是在耍我,扭过脸冷眼看着他。

  楼梯间里的光线有些昏暗,近距离对视,史胖子褐色的眼珠缓缓转动了两下,眼神中透着惊恐,声音却压得更低:

  “我没瞎说,我真看见了!刚才在那儿,真跪着个人!我看不出那是个男的还是女的,他就脸朝着墙角,低着头,跪在那儿。

  对了,那人披着件红被单子,就跟披风一样,血红血红的。所以……所以我当时才没敢跟你说……”

201802/16/9048_3539052 201802/16/9048_353905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