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章 断指

第二十章 断指

更新时间:2019-03-14 15:02:31

  想到高战之前打电话来,只响了一声就挂了,我心里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当即一边加快脚步往上走,一边对胖子说:

  “用飞龙血纹的印记,和用鸽子血纹身一样,平常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可只要喝了酒,就会显露出来。钟馗神君喜爱喝酒,只要你喝了酒,断灵印显露出来,就不管用了。你要是不想再看到那些东西,以后最好都不要喝酒了。”

  “不喝酒?不喝酒那还叫东北人嘛!”

  史胖子有些不以为然,瓮声瓮气道:“旁的我不知道,可我就听说过,一个东北老乡从来不喝酒,你猜最后他怎么着?死了!”

  我奇道:“不喝酒还能死人?”

  “昂,可不嘛!”胖子点着头说,“那小子找了个云南老婆,跑云南去了。要说喝酒,除了东北人,我还就服云南人。这不嘛,有一回大家伙一起吃饭,别人都喝酒,就他不喝。完事他开车送其他人回家,结果在回去的路上,让一个醉酒驾驶的给撞了。那家伙,死老惨了,下半身都怼没了!”

  我见他说的认真,不禁啼笑皆非,也懒得再跟他废话,一鼓作气跑上了六楼。

  来到病房,推开门,没看见高战,就只见一个女人背对着门口,坐在病床边的一把椅子里。看背影,应该是伍卫民的姐姐伍娟。

  她低着头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像是睡着了。

  再看伍卫民仍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呼吸虽然轻微但胸口起伏的还算平稳,明显也还在睡觉。

  “不是说人醒了吗?难道又睡过去了?高战呢?”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就想去外边给高战打电话。

  哪知道刚一转身,就见史胖子站在我身后,满脸惊恐的抬手指着一个方向,“外头有个人!”

  我猛一激灵,转过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鼻子差点没气歪。

  他指的是窗户,这是六楼,窗户外头哪来的人?

  我拧着眉头低声喝叱他:“你咋呼什么?不怕把病人吵醒了?”

  “不是……我真看见窗户外边有个人!”

  胖子放轻了声音,但声调却直发颤,都走音了,“刚才窗外头真有个人,不……那应该不是人,这儿是六楼,怎么会有人在窗户外边……那一定是……是……”

  我也觉出不对头,这死胖子可不一般,他可是能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的。

  我刚才的注意力都在伍娟和伍卫民身上,难道他真在那个时候看见什么了?

  我等不及出去,低声问胖子:“你看见什么了?”

  “玻璃反光,我看的不是很清楚,就只看见一张白脸!对了,那张脸是反的,身上穿的……穿的好像是一件绿衣服,就跟个蝙蝠似的,倒吊在窗户外头!”

  我和他对视了有三秒钟,确定他没有撒谎,反应过来,两个箭步冲到病床边,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点在伍卫民的眉心。

  我本来是想看他身上的阳火是否旺盛,可手指刚碰到伍卫民,胖子突然“啊”的一声怪叫,“有死人!”

  我被他吓得猛一哆嗦,瞪眼看向他,但没等和他对上眼,就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伍娟一直都是背对着门坐在那儿,这会儿我人站在病床的另一侧,才看清她的正脸。

  她人坐在那里不假,却没有睡觉,而是睁着眼睛。

  她的双眼眼角、鼻孔、嘴巴……甚至是耳朵眼边,都蜿蜒流出像虫子一样的红色血线!

  让我震惊的不只是她七窍流血的恐怖模样,而是她的左手,此刻还拿捏着一个古怪的手势。

  这种手势我绝不是头一次见,虽然不明白这手势的意思,却知道这绝不是平常人能做出来的。

  我再顾不上管伍卫民了,急着绕到伍娟面前,惊恐的发现,她比手势的那只手上,染满了鲜血,却并非是沾染了口鼻中的血。

  她之所以能做出那个我做不到的手势,竟然是因为,她左手的拇指断了一截!

  伤口还在不住向下滴血,显然是才截断不久。

  出于职业本能,我的第一反应仍是伸手摸向她的颈动脉。

  哪知道我的手指尖刚碰到她的下巴,她低着的头突然猛地向上一抬,原本一动不动的眼珠竟快速的转动了两下。

  下一秒钟,她的脸上露出了绝难用语言形容的表情,只能说,人只有在遭受剧烈的痛苦,又或者强烈的精神打击的时候,才会露出这种极限的神情。

  “呃……呃……”

  伍娟身子猛地向上一挺,同时喉咙里发出低沉痛楚的声音。

  史胖子倒抽着冷气说:“她像是噎着了,她喉咙里好像有东西!”

  一句话提醒了我,伍娟脸色惨白中透着鼓胀的紫红,额头上也渗出一层豆大的汗珠。

  她没有死!

  我急着上前,一只手捏住她的下颚,低头往她嘴里看了两眼,把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伸进她嘴里。

  感觉碰到了什么东西,猛一使劲,将那东西从她喉咙眼里拽了出来。

  “啊……”

  嘴里的东西一掏出来,伍娟立刻发出一声惨厉的嚎叫,抱着左手倒在地上,不住的翻滚。

  看着她的惨状,我整个人都麻应了。

  并非完全是因为她的叫声刺耳,而是……我已经看清,我从她嘴里抠出来的,竟然是半截断了的拇指!

  史胖子推了我一把,惊慌道:“你还拿着那玩意儿干啥?赶紧扔了!”

  我这才猛一哆嗦,下意识的松开手指,断指也随之落在了地上。

  这时,我就觉得左手腕突然一震,跟着就听静海的声音传来:

  “糟了!快救人!”

  “救人……”

  我终于从震撼中完全缓醒过来,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先做什么。

  静海急道:“别管他们!快去找少了的那个人!如果找不回那个,这两个也都活不成了!”

  少了的那个……高战!

  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可此时我对静海已经是十分的信任。听他语气焦急,抽身就往外跑。

  刚跑到门口,“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人从外边猛地推开了……

201802/16/9048_3539054 201802/16/9048_353905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