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一章 还原点

第三十一章 还原点

更新时间:2019-03-14 16:45:25

  床上的女人,竟然就是林彤!

  她起身下床,乳燕归巢般的扑进我怀里。温润的嘴唇,蜻蜓点水的落在我的下颚、脸颊、嘴唇……

  前一刻,我大脑还极度混乱,这一秒,突然清醒了过来。

  只是这种情形,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然而这种不对劲的感觉,只在我潜意识中隐约闪现,几乎微弱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林彤轻吻了我几下,仰起头看着我,眼睛里像是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她的样子本来只能算是普通,但这一刻,近距离对视,我只觉得她说不出的动人。

  “飞鹏,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知不知道,我很想你……”林彤呢喃的说道。

  “哦,我刚才参加了一个饭局,都是老朋友,一时脱不开身,多喝了两杯。”我下意识的回答道。

  林彤皱眉:“不是不让你喝酒嘛,你身体怎么样,自己不知道啊?好了好了,下次别喝这么多了,我去帮你放洗澡水,你先泡个热水澡,再喝杯参茶,不然明天起来又该头疼了。”

  说完,她便轻轻推开我,转身走向浴室。

  黑色的丝质睡衣将她背部的肌肤映衬的雪白,我不由得心神一荡,伸出手一把拉住她,微微一用力,将她拽回到了怀里……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没有丝毫不协调的感觉。

  只是,当林彤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双手吊住我的脖子,一条修长的腿勾住我后股的时候,我突然猛一激灵。

  她的腿不是没有知觉吗?怎么会勾住我?

  不对!

  腿没有知觉的是徐洁,而被我拥在怀里的是林彤!

  徐洁才是我的爱人,林彤是林教授的女儿,是朱飞鹏的妻子。

  我是徐祸,不是朱飞鹏!

  猛然意识到不对劲的同时,本来朦胧的光亮,突然移动到了离我很远的地方。

  而我的眼前,黯淡中,就只剩下一星点不怎么明亮的火光。

  我像是刚从梦里醒来一样,身子猛一哆嗦,左右看了看,才发现我仍在饭馆的门口,而之前‘远离’的光亮,只不过是马路对面医院大楼里透出的灯光。

  “呵,看来我小瞧你了,居然一根烟都没抽完就醒了。”电话里传来林彤的声音。

  我又是浑身一震,反应过来,错愕道:“刚才为什么会那样?你……你把我催眠了?”

  “嗯。”电话那头传来林彤肯定的答复,“你不是想问我关于催眠的问题吗?有什么方法,能比亲身经历更让人深入了解?”

  “我去,你也太厉害了吧?”我后脖子一阵发凉。

  看看手指间夹着的半截香烟,和手心里握着的打火机,隐约意识到这两样东西似乎是关键所在。

  林彤干笑了一声,说:“我是学心理专科的不假,但以前对催眠也不怎么了解。自从飞鹏去世后,为了让自己不去想他,才买来相关书籍翻看。我可不是天才,只是对于和专业相关的知识,比其他人更容易接近本质罢了。

  所谓的催眠,就是通过一些方法,引导人进入一种意识半游离的状态。说简单点,被催眠的人,就和做梦差不多。更深层次的催眠,能让人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做出一些非主动的行为,甚至是常人不能做到的举动。那种情形,就和梦游差不多是一个意思。”

  我终于从错愕中完全醒悟过来,试着问:“你刚才是故意搅乱我的思维,然后趁虚而入?”

  林彤嗯了一声:“就是这样。意志清醒坚定的人,是很难被催眠的。我一直在对你做出引导,令你的思维在语言的作用下变得混乱。然后,再用语言和预估到的你正在进行的动作,不断做出心理暗示。

  在这期间,你应该一直在和自己做心里斗争。可人要想理清思路,必须要找到一个自身能够认可的点,在心理学上,这个点叫做‘还原点’。一旦‘还原点’出错,接下来的一系列思想行为,就都会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

  “所以,对我来说,烟和打火机就是‘还原点’,我第二次点烟的时候,就已经被你催眠了。”

  “你说的也对,也不对。我能催眠你,这绝不是说明你意志力不够坚定,真要是那样,你也不会这么快清醒过来。只能是说,你现在可能很疲惫,脑子很乱,所以才会被趁虚而入。”

  林彤顿了顿,接着说道:“最关键的一点是,小师弟,你良心真的很不错。从一开始打给我,你就后悔了。你一直觉得对我很抱歉,这就等于是让我对你做出的引导多了一条分支。

  当所有的‘分支’将你的思维完全弄混乱的时候,我只要再多加强一些暗示。大脑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就会强行将‘分支’归拢成一条主线。即便这当中存在各种不合逻辑的细节,也会被自动忽略。

  你之前已经抽过一根烟了,我们的正式谈话,就是从你点烟的时候开始的。所以,点烟对你来说是‘还原点’。而对我来说,却是将你分散的思维聚拢,引导向错误方向的起始点。

  小师弟,我这么解释,你能明白吗?”

  “明白。”

  “呃,我也是闲着无聊,所以才会试着按书里的方法试验一下,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不会。”我由衷的说:“我只会感激你,给我上了这么生动的一课。让我多少了解了一些催眠的本质。”

  “那就好。”林彤在电话那头吁了口气,“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没有的话,我要睡了。”

  挂了电话,我抬头看着夜空,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林彤的的确确是给我上了一课,让我直观的了解到催眠的一些原理。

  正如她所说,在被催眠之前,我的大脑已经疲惫不堪,再被她看似莫名其妙不能连贯的话一分散注意,只觉头痛欲裂,想要尽快找到一种摆脱痛苦的方法。

  而当我找到‘还原点’,也就是第二次点着香烟的时候。林彤对我的催眠,已经开始启动。

  在整个催眠的过程中,我所见到和听到的,有些是下意识认为的,更多的是,清醒时想要逃避,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安定。

  除了噩梦,多数梦境无疑都比现实要美好。因此,对不符合常理的非完美,也就潜意识的选择了忽略。

  我相信林彤绝不是深藏不露的催眠大师,我之所以会被催眠‘变成’了朱飞鹏,主要还是最初就对打电话给她感到歉然,并且对这师姐跨轮回的虐恋感到心痛,潜意识里想要给她安慰。

  当然,这当中有些环节,绝不乏是出于男人的某些本能欲`望。

  除了这些,林彤能够在电话中轻易催眠我的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就是——我曾经去过她家,熟悉她家的装饰摆设。

201802/16/9048_3539068 201802/16/9048_353906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