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三章 医书之谜

第三十三章 医书之谜

更新时间:2019-03-14 17:06:15

  见高战被我推的快要碰到桌子,郭森连忙扯过一把椅子,放到高战身后。

  我加了把力道,将高战推的跌进椅子里。

  高战则像是完全失去了意识和行动能力,脖子一仰,斜靠在椅子背上,再也不动了。

  我迟疑了一下,想要扯掉仍覆盖在他脸上的红手绢,佛珠中的静海突然说道:“等一等!”

  我连忙缩回手,看看郭森,往边上走了两步,低声问:“怎么了?”

  “你应该也看出来,这贴饼子有问题了吧?我怎么觉得,他好像不单是中了圆光术,而是身体里还有什么东西似的?”

  我暗暗点头,事实是,我也多少想到这当中另有蹊跷。

  在催眠高战前,我已经根据当时我和史胖子进到病房时看到的情形,组织起了一些画面。

  当我画出草图的时候,这些画面变得更加清晰立体。

  在我和史胖子赶到前,病房里有高战、伍娟、伍卫民三个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而根据静海的推测,应该是伍娟和高战受到迷惑,各自做出了反常的行为。

  撇去高战不说,伍娟是受迷惑至深,在被控制的情况下,以自己的身体损耗为代价,施展了某种邪法。

  虽然还不知道那到底是怎样的邪术,但我下意识的认为,伍娟受到的伤害如此严重,理应是这场奇诡恐怖的事件中,起到主导作用的。

  我催眠高战是想还原真相,可高战在被催眠后的行为,实在太匪夷所思。

  竟像是彻底颠覆了我先前的揣测,似乎他不是受害者,没有受控制,而像是整个阴谋的主导者一样。

  以我对高战的了解,他绝不可能是主导阴谋的人。

  可为什么他在被催眠后,行为会如此恐怖?

  最关键的是,当我看到他这种反常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韦无影魂归地府前,对我说的一段话。

  “你并未问过我,关于我韦家和你们徐家有什么恩怨,或许是因为时移境迁,你认为那些离你很远,和现在的你无关。

  韦家的红手绢,乃是拜你徐家所赐,我现在把它还给你,既是报恩,也是报仇。既然恩仇不计不算,那你我两家的事,就算是了结了。

  正因为你我皆有心如此,那么,我便不能将我韦家所掌握的秘术教授于你,就只能将某人替红绢施法时所说的话,转述于你听吧。”

  说到这里,韦无影突然伸手在我手背上拍了两下,压低了声音说:“你现在踏足阴阳两界,可我看的出,你更偏重于阳世的情感,更像个活人。所以,即便我把红手绢的全部法门都教给你,你也未必用得上。”

  他把嘴凑到我耳边,更加小声的说:“既然想做人,那你的敌人便只有鬼魅。或许其间有妖人使邪术横生枝节,最后也多半会被你的阳刚正气砍伐。

  所以,你只要记住‘红帕从来不迷人,若被迷惘只是心;心中无恶定良人,心中有鬼才横行!’

  记住,红手绢到了你手里,对活人没什么用,如果有一天因为红手绢出现异象,那必定是魑魅魍魉在从中作梗!”

  ……

  “魑魅魍魉作梗……”我低眼看着手上的佛珠,低声道:“我右手完全没反应……”

  不等我继续说下去,静海就打断道:“你闭嘴,先让我想想。”

  跟着,他明显像是犹疑的、自问自答般的说道:

  “除了夜行百鬼,世上还有哪些鬼?不对啊,我现在是鬼,附近如果有鬼魅,就算他徐老板感应不到,佛爷我也一定能感觉到的。难道……难道不是鬼?”

  这声音从佛珠里发出,一字一句都落在我耳朵里。不知不觉间,我的思维完全随着静海的念叨进入了一种极其诡异的运行状态。

  那情形就像是我脱离了一切的束缚,单就只是孤身一人,身无长物,在一条混沌的长廊里飘忽前行。

  长廊的两侧不断出现各式各样的鬼魅。

  我很快根据它们各自的特点,认出了它们的‘身份’。

  这些鬼魅更接近普通人,应该都是姥爷留下的破书里(虽然已经知道了半本破书的来历,可我仍愿意当那是姥爷留给我的遗物)……这些鬼魅都是破书里有所记载的。

  再往前,更多邪魅的鬼物不断在两侧盘旋。

  这些……都是百鬼谱当中记载的。

  继续向前,鬼灵术中那些鲜有的鬼魅也随之出现……

  嘶……这是什么?

  就在我‘神游太虚’,被眼前一幕奇异的景象惊呆的同时,耳畔忽然传来静海高八度的声音:

  “原来是它!”

  “谁?”我下意识问。

  “什么?”郭森看了看歪在椅子里的高战,走了过来,拉了我一把,“你在干嘛?你不是也中招了吧?”

  我惊醒过来,赶紧摇摇头。

  也就在这时,就听静海的声音钻入耳鼓:“我想到了,有一种鬼魅,不在百鬼谱中,更不为世人所知,它不如灵鬼之通透、不比邪鬼之妖异;它胆小如鼠,却又胆大包天!”

  “那到底是什么?”我终于按捺不住,再不顾忌身边的郭森,急着问道。

  “是鬼彘!”

  静海的调门越压越低,我虽然看不见他,却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停留在高战的身上。

  “鬼彘是什么?”我真是闻所未闻。貌似我刚才‘神游’时最后看到的那奇怪景象,也和静海所说的扯不上关系。

  “我就知道你看不到。”静海的声音突然莫名的兴奋起来。

  不过这老和尚倒真是没有刻意隐藏什么的意思,接着嘿嘿一笑,解释道:

  “鬼彘也是一种鬼,不过嘛,是鬼死后又变成了鬼,也就是死了两次的鬼!你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关于鬼彘的记载,我也是在一种十分特殊的情况下看到的。

  不过,你不能了解这种鬼的存在,应该也是上天早有安排。

  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说,人他妈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什么事儿都知道,那他妈就不是人,要么是神,要么是妖了!”

  “人妖?”

  我开始抓狂,“大师,你玩儿我呢?这个时候能不能别玩这套?鬼彘到底是什么?”

  “是鬼中之鬼!”

  静海像是也知道我的忍耐力到达了极限,很快就开口解释了起来。

  可他的‘解释’,却让我再一次陷入了更深层的迷离。

  “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真大方,居然轻易就把那半本记载了鬼医之术的残卷送给我。现在看来,你心机很深啊,你是不是早就发现,那医书,不是男爷们儿能看懂的?”

201802/16/9048_3539070 201802/16/9048_3539070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