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四章 鬼彘(上)

第三十四章 鬼彘(上)

更新时间:2019-03-14 17:15:45

  “大师,能不能先说眼前的事?”我是真有点受不了静海了。

  老和尚说的未必就是废话,但我发现他有个毛病,就是当想到一件事的时候,会特别的专注。

  而且,在旁人看来,他这种专注是没有定向的。似乎就只是沉醉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精神包围着一个点,却又漫无边际的向四周扩散。

  这或许是他惯有的思维方式,但对旁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耐心稍差的人,都会觉得厌烦,甚至于被他的发散型思维绕的头疼。

  静海被我打断了话头,显得有些不高兴,悻悻的说:

  “行嘞,您徐老板发话,我哪敢不听?哼哼,还以为你是个老实人,敢情从一开始就把所有事儿都算计好了。真是后生可畏啊。”

  听他阴阳怪气,似是话中有话,我是真想立马向他问个明白。可一来刚才‘神游’到最后,看到的那一幕奇异景象着实让我有些心神不定,再就是高战还晕着呢。

  就刚才的情形看,如果不找出他行为异常的原因,就这么直接把他弄醒,很难说他能不能完全从被催眠中清醒过来,更严重的话,还有可能造成精神错乱。要是那样,我这罪过可就大了。

  静海似乎也知道我焦急,没再多说废话,沉吟着说道:

  “你先去拿瓶烈酒,再寻些百草霜。”

  饭店里有的是酒,我找老板要了一瓶度数最高的衡水老白干。

  百草霜就是锅底灰,我身上倒是常备此物。

  静海让我将百草霜倒进酒瓶,摇匀了,给高战灌下去。

  老和尚再三叮嘱:“能灌多少尽量灌,在这期间,千万不要把他脸上的红手绢取下来。”

  “他现在这个样子,再灌酒不会出事吧?”我有点心怯。

  静海尖声道:“我好歹是仔细看过医书的!想救他就甭废话,按我说的做!”

  听他这么说,我也没辙了,一咬牙,将高战脸上的红手绢从下方掀开一角,让郭森帮忙掰开高战的嘴,将掺了百草霜的白干灌了进去。

  高战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这会儿就像是喝醉的人在酣睡一样。

  高度数的白干灌下去,他还是有了本能的反应。

  先是身子猛地抽搐了两下,跟着浑浊的酒水就从他鼻子里呛出了一部分。

  “这能行吗?”郭森都看的有些瘆的慌,生怕我把高战折腾死。

  静海不发话,我只能咬着牙说:“你别管,接着灌!”

  一瓶酒灌了不到二分之一,高战突然“哇”的一声,酒水混杂着食物的残渣像是喷泉一样从嘴里喷了出来。

  静海猛然道:“成了!你现在绕到后边去,看看他头发里有没有什么活物!”

  我赶紧绕到椅子后头,掰着高战的脑袋仔细查看,一看之下,顿时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高战短粗的头发当中,竟有一绺像是盘错的草苗细藤般的红色事物正不断的蠕动。

  这东西外形像是一小撮头发纠缠在一起,长短和高战的头发差不多,虽然通体赤红如血,混杂在短发中,不仔细看还真就看不出来。

  此时这东西更像是一条软体的虫类,在被撒了盐巴后,因为痛苦拼命的蠕动不休。

  最让人心底生寒的是,这恶心的‘虫子’,竟是生在高战的头皮里,只在外边露出一寸不到的一小截。看这翻滚扭曲的架势,实在判断不出,它是想往里钻,还是正往外跑。

  “找到了?”静海急道:“那就赶紧把酒瓶怼上去!”

  我顾不上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急忙拿过酒瓶,在郭森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将瓶子倾斜,瓶口凑准那‘虫子’的尾端,猛地怼在了高战的头皮上。

  那原本拼命挣扎的‘血虫’,像是突然找到了突破点,竟飞快的沿着瓶口朝瓶子里游蹿。

  刚开始只是一寸多长,只一眨眼,竟又从高战头皮里钻出十几公分。那模样就像是刚从腐尸当中钻出的蚯蚓一样,看的我头皮一阵阵发麻,强咬着牙关才没把瓶子扔了。

  ‘血虫’仍在不断往外钻,看着它不断显露出的身形,我不禁有些怀疑,这东西是不是已经将高战的脑袋完全占据了?我甚至有种错觉,此刻高战的头骨里根本没有大脑,而是全部盘踞着这‘血虫’绵长的身躯!

  好在虫身往外钻出一尺来长的时候,便有了停止的迹象。

  虫身大半截浸在剩余掺了百草霜的烈酒里,还在不断翻滚蠕动,让人望之胆寒。

  然而这个时候,高战被瓶口怼着的部位,头皮竟鼓起了一个五毛硬币大小的鼓包。

  鼓包同样也在动,就好像那才是虫身连接的最关键部位,想要脱逃,却因为头皮被钻破的孔洞太小,没法子逃离一样。

  郭森在一旁扳着高战的头,由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呼吸越来越急促,两只大手也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显然也被眼前恐怖的景象吓得够呛。

  这时,佛珠里骤然再次传来静海的声音:“还愣着干什么?快找东西把它挖出来!”

  我如梦初醒,赶紧掏出随身的军刀,翻开刀刃,沿着那鼓包割了半圈,刀尖往里一撬,硬将那东西挑了出来。

  那东西果然是和‘血虫’连接一体,一被挑出,立刻钻进了酒瓶里。

  这次不用静海开口,我就急忙拿过桌上的瓶盖,拧了个严实。

  “诶哟……”

  高战闷哼一声,跟着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把酒瓶交给郭森,仍掰着高战的脑袋,仔细查看伤口。

  见被刀割破的位置凹进去半个玻璃球大小的小坑,却只是皮外伤,才长松了口气。

  “什么情况啊?嘶……”

  高战终于清醒过来,疼的连吸了好几口凉气。

  我暗暗经得静海的许可,才将覆盖在他脸上的红手绢揭了下来,跟着又往伤口上敷了一些百草霜。

  虽然只是斗室中幅度极小的动作,可这一场特殊的‘手术’进行下来,我只觉使尽了浑身的力气。虚脱的瘫进椅子里,才发觉里头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溻透了。

  刚喘了两口气,突然,就听郭森惊道:“我艹,这东西是个人头!”

201802/16/9048_3539071 201802/16/9048_353907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