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五章 鬼彘(中)

第三十五章 鬼彘(中)

更新时间:2019-03-14 17:26:45

  我还没来得及松懈,听了郭森这一嗓子,顿时就又是头皮一紧,从椅子里弹了起来。

  扭脸一看,就见他正颤抖着手,似乎是想将那酒瓶子放在桌上,两只眼睛却直直的盯着瓶子,满脸都是惊悚之极的表情。

  我意识到问题出在瓶子上,赶忙过去把酒瓶接了过来。仔细查看瓶子里那东西,只一眼,也差点叫出了声。

  郭森大喊大叫的时候,我还有些摸不着头脑,还奇怪的想,刚才那么瘆人的场面都见过,还有什么能让郭黑脸这么大惊小怪?

  但是在看清瓶子里的状况后,我不得不由衷的佩服,郭老大就是郭老大,不愧是刑警队长,他实在有着超乎常人的胆量。

  瓶子里还剩下大半瓶掺了百草霜的烈酒,此刻,‘血虫’的虫身就盘踞在浑浊的酒里。

  然而,那一块被我从高战头皮中挖出来,同样是血红色,像是肉块儿一样的东西,却被连接的虫身托举出酒液上方,而且就黏附在酒瓶的内壁上。

  稍稍具有相关知识的人看到瓶子和瓶子里的东西,多半都会以为,这是一件和生物学有关的标本。

  那连着‘长尾巴’的肉块儿,不过只有成年人的拇指盖大小,但有着弧度的酒瓶玻璃,具有一定程度的凸透镜的作用。

  正因为如此,近距离透过浅绿色的瓶身,能够清晰的看到,‘肉块儿’像是软体的蜗牛一样,完全伏贴在瓶壁内侧。

  让人彻骨生寒的是,这红色的肉块儿上头,居然长着像是人类一般的五官!

  因为肉块儿并不是规则的圆形,所以无法具体分辨有没有耳朵,然而,却是有鼻子有嘴,还有一双和人有九成相似,眼底却是幽绿色的眼睛!

  此刻,这双眼睛正贴着玻璃,充满怨毒的瞪视着我!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高战也看到了瓶子里的状况,呲牙咧嘴的问道。

  我可不敢告诉他,这东西是从他脑袋里挖出来的,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虫身人头’的红色怪物究竟是什么。

  我只知道,这东西绝不是什么单细胞动物,不但活着,而且还和人一样,具有某些情感。

  至少,它现在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是和我有着杀父之仇,夺妻之痛,恨不得要钻出来,将我撕个粉碎,然后一口一口的吞下去一样。

  我到底还是反应了过来,要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还得问静海。

  可当着两个刑警队长的面,特别是当着高战这个曾经的‘宿主’,我怎么都不方便细问,只好把酒瓶放进包里,和郭森对了个眼色,向着高战问道:

  “你想没想起来,在病房里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高战眼神猛地一紧,跟着浑身一哆嗦,“我想起来了!”

  郭森也意识到,之前高战在病房里的所见所闻,以及他为什么会躺在殡葬车的棺材里,才是问题的关键。而被我藏进包里的‘虫身人头’怪物,已经不属于他的理解和掌控范围了。

  于是,他让高战坐下,亲手给他倒了一杯浓茶,让他详细说说当时的状况。

  高战的叙述,还是从打电话这件事开始的。

  先前他一直守在病房里,伍卫民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便给我打了电话。

  至于为什么打第二个电话,则是因为高战实在很了解我,知道我因为某些因素,一直都对伍卫民的事不怎么上心。

  再就是,他也知道,我现在多半也正因为段佳音的事焦头烂额。他生怕伍卫民再出事,难以向因公殉职的老战友,也就是伍卫民的哥哥交代,所以才老着脸皮打了第二个电话,想要催我尽快赶过去。

  然而,就像刚才他被催眠时,我和郭森看到的一样,电话刚拨通,病房里就出了变故。

  伍卫民苏醒,伍娟自然也十分的激动。

  可就在高战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伍娟的表情突然变得扭曲起来,指着高战身后,像是看到了什么极恐怖的事物。

  高战一惊,第一反应是问了一句‘怎么了’,同时转过身,朝着伍娟所指的方向看去。

  但是,他就只看到窗户外边黑洞洞的,即便是后来打开了窗户,也没看到有什么状况。

  当他叙说到这里的时候,静海突然插口说:“你问问他,他当时是不是把脑袋伸出去了?那时候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我当即向高战提出了这个问题,高战怔了怔,忽然反问我:“那时候外面下雨了吗?”

  听他口气奇怪,我隐约意识到静海这个问题绝不是平白无故,忙肯定的说,当时并没有下雨。

  高战甩了甩头,像是觉得头疼,抬手在额头上拍了两下,“我当时把头伸出去,什么也没看到,就是觉得,脑门上突然凉了一下。我记得当时也没下雨,那就应该是……是楼上的空调滴的水吧。”

  他明显还是有点迷糊,医院里是中央空调,哪会有外机滴水,何况伍卫民的病房本身就在顶楼。

  不过我没敢打断他的思路,没听到静海再发问,就让他继续说下去。

  高战的表情突然变得骇然起来,说:

  “我当时没看到窗外有什么,回过头却发现……发现伍娟正在咬自己的手指头!她满嘴都是血,我都听见牙齿和骨头摩擦‘嘎吱嘎吱’的声音了!”

  “然后呢?”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那是一种怎样的场面,可单是想象,就觉得后脊梁骨像是被冰冻了一样,从里往外冒寒气。

  “然后,她竟然一下子把手指头咬掉了,跟着一手指着床上的小五,一手指着地,嘴里头含含糊糊的,也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高战忽然瞪圆了眼睛:“我看出她可能是中邪了,我想叫医生,可没等按急救铃,房门就打开了。一个穿黑袍子、长着一张吊死鬼脸的男人走了进来,猛地把一条铁链子套在我脖子里。他先是报出了我的生辰年月,然后就说我时间到了,让我跟他走!

  我想起来了,是鬼差!那人是勾魂的鬼差!”

201802/16/9048_3539072 201802/16/9048_353907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