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六章 鬼彘(下)

第三十六章 鬼彘(下)

更新时间:2019-03-14 17:36:57

  我听高战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见高战气息急促,因为惊恐说不下去,便沉声对他说:

  “你是警察,应该知道法律的严肃性和公正性。阳间有阳间的法律,阴间同样有阴间的律法,即便是鬼差,也不会平白无故勾魂的。咱没做亏心事,就不怕鬼上门。”

  高战总算是缓和了一些,苦笑着说:“兄弟,道理我懂,可我这不是……不是没见过嘛。我当时就傻眼了,想问什么,却压根张不开嘴,就只能被那鬼差……被那鬼东西拉着往外走。

  等走出病房,我就更以为,真是我时间到了,下边的鬼差来带我走了。你是不知道,走廊上那些人,都脚不沾地,走路都是用飘的,他们都是鬼,压根就没有活人!我真以为我死了!”

  我只能是皱着眉头又叹了口气,现在我已经知道,他所说的状况,多半是在中了圆光术以后产生的幻觉。

  大多数人对阴间、鬼魅的印象,多是受到影视书籍的影响,而每个人对死亡都有着本能的恐惧。

  当时那样的情形,实在不能怪高战胆怯,又或是说他愚昧。

  接下来发生的事,和我预料的差不多,高战就只是被所谓的鬼差锁着,一路沿着楼梯向下走。

  按照高战的说法,在这期间,他是‘清醒’的,一直在不断的问自己,自己是不是真死了?因为什么死的?

  直到‘鬼差’把他带到一处冰冷的所在,指着一口敞开的棺材,让他看。

  他看到棺材里躺着的人,居然就是自己,才确信自己真的已经死了。

  再后来的事,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只知道醒来后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我。

  听他述说完,我掐了烟,对郭森说:“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高哥所说的情况,相信通过医院的视频监控,都能够证实其真实性。”

  郭森搓了搓拧着的眉心,看了我半晌,才开口道:

  “这么着就完了?你让我怎么跟上头交代?”

  我苦笑:“你还想让我怎么做?”

  郭森拧了拧脖子,站起身抬手点了点我:

  “成,我算看出来了,你折腾这一阵子,就是想把你自己个儿的麻烦先摘清。不过没事儿,这回我还跟以前一样,把这屁股擦了。

  但是我也看出来了,这事儿没完,人头案、碎尸案,还有你们学校大体被破坏的案子,这些事想要真正水落石出,早晚还得落在你身上。我有时间,我等着。”

  说完他就往外走,没走两步,忽然又转身走到我身边,把一样东西塞进我手心里,凑到我耳边低声说:

  “这东西是从老阴身上找到的,我趁其他人不注意,偷偷藏了起来。事实上你我都知道,这东西在警方手里根本没什么用,对你倒可能有用。不管怎么说,我这都算是违规,你小子可别给我捅出去。”

  郭森走后,高战也撑不住了,又问了我几个最关心的问题,听我说伍卫民暂时应该没事,才打车回了家。

  我也疲惫不堪,但段佳音还没醒来,我也不能离开,就只好在医院附近找了家旅馆暂且住下。

  进了房间,我先冲了个澡,出来后却又没了睡意。

  我先是把郭森塞给我的东西拿出来查看,发现那居然是一个黄纸折的纸人,里头似乎还用朱笔写画着符箓。

  我刚想把纸人拆开,静海突然现身出来,急吼吼道:“别拆!拆了就不管用了!”

  “什么意思?”我随手把黄纸人放在桌上。

  心说我和这老丫倒是心有灵犀,就算他不主动现身,我也准备把他叫出来询问一番。

  静海也不去触碰纸人,只是弯下腰,两眼放光的盯着纸人看了一阵,抬起头冲我呲牙一笑:

  “我虽然不懂圆光术,可这回某些人显然是以圆光术为主,想要达成目的。纸人是从那个叫老阴的家伙身上找到的,多半和圆光术有关,未尝不是件好东西呢。你如果胡乱拆开,就算再恢复原样,未必就还管用。”

  听他嘴上说不懂圆光术,眼睛里却带着一丝诡笑,明显是藏着掖着些什么。

  想到之前对他的态度,我诚恳的说道:

  “大师,我先前对您的态度有点不好,可你也看见了,我这个半吊子阴倌,一天到晚忙的焦头烂额,实在只能是见招拆招,尽量尽快先解决眼前的事。我绝不是不尊重您。”

  “行了。”静海摆了摆手,“我不瞎,一直都看着呢,你徐老板什么人性,佛爷心里有数。”

  他面色一整,指了指纸人,说道:“这纸人的确和圆光术有关,不单有关,而且还十分的玄妙。你仔细想一下那个贴饼子说的话,当中有两个细节,你一定都留意到了。”

  我点点头,“第一点就是,他把头探出窗外的时候,脑门凉了一下。再就是……那个把他带到地下车库的鬼差,似乎有点太邪门了。”

  “对喽!就是那个黑脸黑袍的鬼差!”静海一拍巴掌,“圆光术能令人产生幻觉不假,可这个鬼差由始至终都出现在‘贴饼子’面前,似乎是有点多余哟。

  最关键的是,对方不过是想把‘贴饼子’带走,就算法力再不济,弄了那么些个施法点,又何必再多此一举弄出个勾魂鬼差?那不是画蛇添足嘛。

  照我看,多半是那个叫老阴的家伙,本身也不通晓圆光术,而是临时被人教授,指使他来做事的。

  指使他的人也知道他连半吊子都不是,所以为了以策万全,才会让他大费周章弄了那些个施法点,同样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又给了他两个冥人纸符!”

  “冥人纸符?”我下意识看向桌上的黄纸人。

  静海点点头,“这东西说起来并非有多大害人的本事,却是懂得圆光术的人,利用幼儿的魂魄炼制的。一旦点燃纸符,即便意志再坚定的人,只要不通晓圆光术,都不能看出破绽,从而会被幻化出的冥人所迷惑,做出非是发自本意的行径。

  因为是用幼儿的魂魄炼制,所幻化出的冥人极尽灵光通透,能顺着人的思维做出相应的对答指引,一般具有阴阳眼的人,都不能够看透它的本质。你说厉害不厉害?”

  “厉害!”我暗暗咋舌。

  静海忽然一声冷笑:“对方对伍卫民残存的阳寿志在必得,九成是修炼邪法到了瓶颈期,想要贯彻始终,所以才可着他一个‘薅羊毛’。那就好比现代人失血过多要输血一样,熟人的血最保险匹配,而且同一个人的血,更能减少风险。

  正因为是志在必得,所以他利用阴阳路夺寿不成,才又不惜冒险,想要利用圆光术,用活人把伍卫民的阳寿送出去。

  按说对方的心机不可谓不深,想的不能算不周到。真要按他的计划,恐怕就算你我联手,也绝不能救回伍卫民的小命。而且还会搭上伍娟和‘贴饼子’的命呢。”

  听静海夸夸其谈,间或冷嘲热讽,我又控制不住有些焦躁。

  静海这人精,自然将我的反应尽收眼底,撇了撇嘴说:

  “好了,不说废话了,免得你徐老板又要发火。我这么说吧,‘人多力量大’这句话你总该听说过吧?如果当时出现在‘贴饼子’面前的是两个冥人幻化的鬼差,那小子就算再不甘心,也不敢稍有犹豫,只会乖乖的,半点不敢耽搁的跟着‘鬼差’走。因为他知道自己反抗也是没用。

  要是那样,就算你我不在楼顶中招,不被牵绊,咱们再疲于奔命,也很难及时把‘贴饼子’拦下来。

  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老阴并没有按指使他的人交代的去办,而是只用了一个冥人纸符。那‘贴饼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因为怕死,多半是一路上磨磨蹭蹭,想着可能出现转机,所以才耽搁了。”

  静海一口气说下来,我虽然听的发懵,但勉强还是理清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老阴为什么留下一个冥人?”我忍不住问。

  静海哈哈一笑:“傻小子,都说了这冥人是宝贝了,难得亦难求啊!

  我还是打个比方吧,就比如说,你想要毒死一个人,手中恰好有两包上好的毒药,两包药同时下,这人立马就得嗝屁着凉。但若是只下一包,这人同样会死,不过却会死的慢一些,可余下的那包药,又能够多害一个人。

  我问你,你要是害人害惯了,会不会多保留一份害人的毒药以备万一呢?”

  “会!”我果断道。

  静海点头,“嗯,就是这样了。老阴受人指使,但自己也存了害别人的心思,所以把主使人的算盘珠子给打乱了一颗。这样一来,整件事都来了个大反转,人救下了,老阴还搭上了自己在阳间的性命。那多半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即便能摆脱你我的纠缠,回去也无法向那人交差。”

  我不得不说,和静海讨论一些话题,是一件很累人的事。

  因为,他的思维跨越程度远比一般人要快很多。

  关键有些东西明明能够用一句话说明,他偏偏要用些暗喻、比喻的方式长篇掰扯。和他讨论问题,有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我们本身才是阴谋的制造者,讨论的话题是见不得光,不能明说的……这实在让人感觉疲倦的很。

  事实是,静海的‘博学多才’,不得不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说不懂圆光术,那是假的,他虽不精通,却比我更了解圆光术的门道。他甚至知道冥人纸符是如何使用的。

  我听他说完冥人纸符的用法后,虽然觉得新奇,可也没太当回事。

  当即把纸符收好,顺手拿出那个酒瓶,和瓶子里的‘人头虫身’一对眼,看着它恶毒的目光,不禁又打了个寒颤。

  “这东西就是鬼彘?是死了两次的鬼?”

201802/16/9048_3539073 201802/16/9048_353907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