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一章 手术

第四十一章 手术

更新时间:2019-03-14 18:25:39

  这老家伙和张安德两人,在董家庄昆仑银四出现的当天,就已经随着张喜的回归而回来了。

  只是他俩一直隐匿在福祸牌中,一直都没有动静,以至于慢慢的,我都快把这两个老家伙给忘了。

  没想到今天这种情况下,老丁竟似隐匿的幽灵般,在暗处发出了动静。

  我可以确定,静海虽然在我近前,却是听不到老丁说话的。

  更让我隐约觉得奇怪的是,以前只要老丁开口,张安德势必会跟着发话。

  这两个老家伙‘分居’福祸牌,以前要么不出声,要么就是同时出声;要么你一句我一句,像连体婴似的那么有默契,可更多的时候是你说一句,他呛一句……

  就跟我特么随身带着两个说相声的似的。

  这一次,老丁的口气从未有过的沉重,张安德却并没有插口。

  这貌似有点不按常理出牌啊!

  正当我有些疑惑的时候,答案竟随之而来……

  就听老丁沉声说道:“我刚见到你的时候,还没完全看出你的资质如何,只当你是恰巧具备阳世鬼身,而又在我油尽灯枯时出现…我担心阴阳刀在我死后失传,所以才不得不贸贸然的,将阴阳刀传给了你。”

  我心中暗骂:‘去你大爷的吧,明明是你当初想害老子,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

  老丁像是也想到了我所想到的,说到后来,也有点尴尬。

  不过他很快就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

  “咳咳……

  因为当初并不认可你的资质品行,所以,只将阴阳刀谱最粗浅的一部分载录于桃符上,并未传授你真髓。

  现在时移势迁,我已经能够认定,以你的资质人品,可以成为阴阳刀真正的传人。所以,从今日起,我会把阴阳刀的真谛,慢慢传授给你!”

  我暗暗吁了口气,虽然这老家伙话里有些遮丑和事后诸葛的嫌疑,可他说的明白,阴阳刀自身还有一些不为我所知的秘密。

  关于这点,我在最初看载录在福祸牌上的阴阳刀谱时,已经隐约有一些疑问。

  等到确认张喜寄身在阴阳刀中的时候,疑问更深。

  只不过,一是性格使然,再就是长久以来我从未有过真正的消停。

  所以,才没有对这事过度深究。

  现在听老丁说起来,疑问总算是有了初步笼统的答案。

  敢情老家伙这次发声,是要教授我阴阳刀暗藏的玄机,正所谓法不传六耳,也就难怪张安德没动静了。

  由此看来,两个老家伙虽然‘分居’,可还是有着一定的默契的。

  “怎么样了?”孙禄头顶在房门上,后气不足的说:“我真看不了了,这比咱第一堂解剖课还吓人。祸祸,当我求你……要不……你‘好事’做到底,给小栓子来个痛快的吧……”

  我这会儿不能说心无旁骛,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老丁身上,闻言猛一挥手,“你先别出声。”

  随即缓缓的问老丁:“丁爷,我现在该怎么做?”

  虽然老丁的话对我来说,意味着某些疑问将会有答案,可我还是出于人类的本性,心寄眼前。

  可以肯定,老丁的这次发声,的确和先前不同。

  他没有半句絮叨,而是铿锵有力道:

  “现如今时间紧迫,我就只教你持有阴阳刀者的第一守则,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守则。

  记住:生死当前,救生不救死!

  且不说仵作本职,也不论当难者是大奸大恶还是良善之辈。

  仵作本出于医,眼前处对生死危难,便不能袖手陌路,只拼尽所学,救死扶伤!

  一句话:我没遇上就算,我若碰上,即便是阎王爷亲身驾临索命,都要给我退避三舍!”

  “去你娘的蛋!”

  我正听的昏头昏脑,被蛊惑的热血沸腾,突如其来的一声叫骂就犹如当头给我浇了一盆冰水,让我瞬间清醒了不少。

  是老张!张安德!

  这老家伙,终于还是忍不住开腔了……

  张安德这次发声,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和老丁唱反调对轰,而是分外焦急道:

  “别废话了!鬼彘转世,我都没听说过有他妈这么一档子事!你们再哔哔,他妈黄花菜都凉了!丁福顺!你教徒弟留到以后!赶紧的,说说,现在该怎么做!”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公对外、母降公……母老虎末了还得让子孙拿捏着心窝窝呢。

  两个老家伙虽然都是‘公的’,可张安德这明显是按捺不住的一发话,明显是向着原本还‘沉稳’的老丁扔了一颗具有催化性质的‘炸弹’,一下子把个半‘温秧’的老丁给炸飞了。

  “先甭说旁的了!”

  老丁骤然抬高了声音:“鬼彘重入轮回,生死只在一线间……旁的回头再说,先给它救回来再说!”

  这两个老东西的对话,听起来很有点无厘头,可我一直亲眼目睹面前的状况,在头脑稍许冷静后,就已经看出了其中的蹊跷。

  这时的小栓,就像是快病死了一样,但仍是把流着清鼻涕的鼻头紧贴着小柱冰冷的鼻头。

  而小栓那只生了一双人眼的‘血泡’眼,仍挂在它眼眶下、鼻头前,不住的四下鼓动,想要脱困却不能够。

  那情形越发像是一个活人的脑袋,鼻口被糊了一层坚韧的塑胶膜,难以呼吸,难以发挥出其本应该有的力量一样!

  “祸祸!”

  孙禄突然一拧脖子,走了回来,红着眼冲我说:“我是不是怂了?”

  “啊?”

  我头脑混沌的看向他,但眼神很快聚焦起来,同时心神猛一收敛,整个人一下子沉静下来。

  “准备手术。”

  “什么?”孙禄愣然瞪着我。

  我快速的归拢了一下思绪,摘下背包,拉开拉锁,“我记得老林(林教授)也说过,我们是法医,但也是医生。

  临床面对生死,我们,只求生机,只尽医者本分,绝不能想别的。

  多想……就是不及格!”

  孙禄本来还有些慌张无头绪,听我说完,和我短暂对视了一阵,猛地扭过脸,边捏起我包里的一次性手套往手上套,边低垂着眼帘说:

  “现场不具备手术必须环境,第一方案是实施非创伤性急救;第二是忽略外界因素,以保命为第一守则,实施手术。”

  “那就手术。”

201802/16/9048_3539078 201802/16/9048_353907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