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七章 石板流血

第四十七章 石板流血

更新时间:2019-03-14 19:24:51

  听孙禄这么一喊,我头皮就是一紧,硬是把他爹往后推了几步,“你别上手!离远点儿!”

  “汪汪……汪汪汪……”

  一旁的小柱子竟像是听懂了我的话,居然蹿到孙禄他爹面前,呲着牙冲他狂叫。

  孙禄他爹这会儿也不知道是缓过了那口顶心口的恶气,还是被小柱子的大嗓门给吓着了,站在那里发懵。

  我让孙禄去看着他爹,这才扭过脸,朝着坑里看去。

  不看不要紧,只看这一眼,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就都一层摞一层的滚着个儿炸开了。

  只见本来黑乎乎的石板,竟然渗出了暗红色粘稠的液体,看上去就像是人流出的血一样。

  刚才我撒下去的糯米,全都被石板渗出的粘液染浸成了血红色。而且这些被浸泡的糯米,竟然都动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腐尸生出的活蛆,不住的在血污中翻滚蠕动!

  “妈的,石板流血……难不成这下头真是有什么凶尸?它他娘的煞气熏人还不够,难道还能诈尸吗?”我咬着牙低声骂道。

  孙禄他爹未必就听见我说的是什么,可明显也已经看到了坑里的状况。

  这老爷子的身板可是比孙屠子还宽厚,这会儿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气得,脸上到脖子根都是一阵红一阵绿的直变色儿,腿肚子也开始打颤了。

  相比之下,孙禄倒是冷静了下来,错了错下巴颏,对我说道:

  “祸祸,你有什么招就使什么招吧。今儿咱说什么都得把这鬼东西挖出来,我他妈非得看看这是他娘的什么撮鸟,真要是僵尸,我活掐死丫的!”

  我点点头,摒了摒气,问:“婶儿的那个药包呢?在不在家?”

  “肯定还在柜子里呢,我妈信你,你说不看,她肯定就不会再刻意藏着带着。”

  “去拿过来。”

  孙禄依言去屋里拿出那个药包,我当即把药包打开,里边果然如我所料,除了几粒指甲盖大小的硝石,还有一些朱砂粉末。

  我微微点头,对孙禄说:“那个邻村的四婶子倒不是装神弄鬼,这朱砂用公鸡血调过,这会儿颜色都快成黑的了,可真是替叔挡了一部分煞气了。”

  “还真是高手在民间,呵,回头我买点礼看她去。”孙禄强笑道。

  “东西必须得挖出来,这石板我一个人可扳不开,叔不能上手,你得帮我。”

  我从拆开的药包里拣出一粒硝石抛给他:“这是什么不用我说了,这东西在盗墓行当里又叫北帝玄珠,说是能避尸气。你拿着,时不时闻闻,避不避尸气两说,能醒脑子是真的。”

  说着,我也拣了一颗,刚凑到鼻端闻了闻,不经意间,却发现药包里除了硝石和朱砂,还有一小块灰褐色的东西。

  那东西比小拇指的指甲盖还小那么一圈,形状不规则,像是小石头子,外表却生了一层极短的细毛。

  我心里一动,顺手拈起那东西凑到鼻端,一闻之下,顿时就是一激灵。

  看来那邻村的四婶子可不是个一般的‘半仙’啊,居然能弄到这个?

  我把这意外的发现小心收好,心说回过头还真得去跟那四婶子打打交道。

  见孙禄已经来到近前摩拳擦掌,我抿了抿嘴,说:“这么撬不成,你不嫌恶心啊?赶紧打桶井水来,先把石板上面的东西冲干净。”

  见孙禄竟少有的犹豫,我不禁有些意外:“还愣着干啥?”

  “不是不是……”

  孙禄打着哽说:“我是想,这下头真要是有死尸,咱是不是得先报警?最起码得先打个电话给高队吧?”

  “打个屁!”我是真想戳他脑门子,“煞气重成这样,这下头的东西就算是带着怨气死的,至少也得埋了超过十年了。别说高胖子了,就是老郭来了一时半会儿能管毛用?你赶紧去打水,先把眼巴前的事办了!”

  孙禄忙不迭应了一声,这才去打来井水。

  两人先是将挖出的坑又扩大了一些,然后用井水冲去表面那些被‘孵化成虫’的糯米和血污。

  我刚想跳下去,孙禄忽然伸手拦住我,正色道:

  “一,这是我家的事,先头兵得是我来。这点你甭跟我矫情,这坑就这么大,必须得是一个人在上头撬,一个人下去扳。你没我劲大,下去也白搭。再一个,万一真有什么情况,你人在上头,画个符什么的,总比在下头方便。第二……第二……”

  他猛一摆手,“也甭他妈第二了,反正上头下头你都得照应,我特么还不想早死呢。”

  说完,摸出我给他的硝石凑在鼻端深吸了一下,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我咬了咬牙,朝他爹做了个向后退的手势。

  小柱子竟像是和我心有灵犀,蓦地往前一蹿,呲着牙“汪汪”叫唤,硬是把比它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老爷子给逼退了两步。

  我抓起铁镐,冲孙禄一点头,沿着刨出的坑边,探下镐头,用镐尖抠住了石板边沿。

  孙禄这会儿已经连里带外,把上身的衣服全都扒了下来甩到一边,露出一身浅黑油亮的肉膘,两脚蹬着两边的坑壁,俯身用手抠住了石板两侧。

  “我日你姥姥……起!”

  随着孙屠子咬牙切齿一个‘起’字出口,我奋力压住镐把,猛地向下一坠:“起……”

  出于本能,我拉了个长音,可一口气刚迸出一半,突然之间,就听下面传来“呜嗷”一声震耳欲聋的怪啸!

  孙禄他爹本来还探着头往下看,这一声啸声传出,竟被震的双手掩耳,踉跄着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地妈,那是啥玩意儿?”

  跟着不等爬起来,就扯着嗓子大喊:“六儿!徐啊!小心点儿……”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震得浑身发麻,可还是硬扒着镐把不肯松手。

  开玩笑,这会儿孙屠子正使着力呢,我要一撒手,他不被坠的摔半死,至少也得被自身的体重和与石板的碰触挤断几根肋骨不可。

  “祸祸,起开了!撒手!过来帮忙!”

  听孙屠子大叫,我试探着稍许松了些力,感觉下头没有反向下的压力,赶忙抽出铁镐扔到一边。

  我几乎连头都没来得及回,镐头一丢开,立刻往前一错步,两腿顺着坑壁滑了下去……

201802/16/9048_3539084 201802/16/9048_353908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