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九章 石子

第四十九章 石子

更新时间:2019-03-14 19:44:09

  被我一拧眉心,孙禄身子猛一颤,清醒了过来,瞪着眼睛问:“那鬼东西呢?被你弄了?”

  我顾不上和他多说,反手用那石子似的东西,在自己脑门上也拧了一下。

  微感疼痛的同时,就觉一股奇异的清凉透入皮肤,竟似乎径直钻进了脑仁。

  我被这渗透的凉意一激,浑身就是一哆嗦,顿时觉得脑子清醒不少。下意识的斜眼看向一边,见到旁边的一样事物,顿感不明觉厉。

  看着手里那石子般的东西,心说:“居然真是那东西,看来那邻村的四婶子绝不是一般的乡野神婆啊。”

  “没事了吧?没事了赶紧起开,老子快被你压死了!”孙禄在我身下挣扎着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爬起身,顺手把他拉了起来。

  孙禄左右张望,“那鬼东西呢?被你打散了?”

  “根本没有鬼,倒是你,差点要了我的命。”我兀自心有余悸道。

  “怎么回事?”孙禄茫然的问。

  这时,他爹忍不住在上头说道:“六子,你抽什么疯呢?好好的,怎么就跟小徐动手了?你还想要他的命?”

  “咋?我想要他的命?”

  见孙屠子一脸不明所以,我深吸了口气,问他:“你跟我说说,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孙禄一愣,跟着蓦地瞪圆了眼睛,露出骇然的神色,“靠,我刚才刚喘了口气,那石头底下忽然一下子钻出个黑影。那东西见风就长,我都没来得及跟你招呼,它就变得一人多高,呲着牙就朝我扑过来了!”

  我点点头:“那东西长什么样?”

  “嗨,我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就看见那家伙脑袋比酒坛子都大,两只眼睛跟要瞪出血似的,满嘴都是烂蒜瓣子牙,张着嘴就要咬我。”

  “所以呢?”我斜眼看着他。

  “还能怎么地啊?跟丫干啊!我顺手就把刀拔出来,就想……咳咳咳……”

  话说一半,孙禄猛地一阵咳嗽,两手捂着胸口下方,呲牙咧嘴的说:“我哪知道那鬼东西那么邪性,比他娘猴还精呢,我一刀没扎下去,丫就扑到我怀里来了。跟着就他娘的朝着我肚子上招呼,还朝我这儿来了一家伙……”

  “咳咳……”他又咳了两声,咬牙切齿道:“真他妈贼,还认穴呢。要不是丫长的那副鬼样,我都以为那是你教出来的徒弟了!”

  “你少骂骂咧咧的,那就是老子!”我瞪着眼说道。

  “是你?”孙禄一愣,“我艹!你又变成……”

  “滚蛋!”我推了他一把,看他一副吃瘪的样子,却是忍不住笑了。

  记得还是刚入学那会儿,我和孙禄、张喜三个人刚一碰面,不知道怎么,就谁看谁都不顺眼。

  后来三国大混战,打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最后我就是抽冷子给孙屠子肋下来了一肘子,把他给放倒的。

  孙禄这会儿也回过味了,问我怎么回事。

  我干笑说:还能怎么回事?中招了呗。

  我把刚才的状况说了一遍,弯腰捡起半截带着尖的劈柴,在孙禄眼前晃了晃:

  “你也不想想,你这光着膀子,哪儿来的刀啊?咱这是他娘的被‘鬼遮眼’了!不过也真够险的,要不是我知道你丫的套路,就这劈柴扎我脑袋上,也得要了我的命。”

  这话可没半点夸张,刚才的情形,摆明是我俩都被脏东西‘迷了眼’了。

  孙禄冷不丁看见石板底下冒出个见风长的鬼物,那鬼东西还摆明想要他的命,那他还不得反杀?

  殊不知他眼里的鬼东西,就是我。

  至于他拔出的刀子,根本就是随手从一边捡起的半拉劈柴。

  我倒是比他好的多,虽然也被迷惑,将劈柴看成了刀子,却没把他看成鬼魅邪物。

  而且在他被我撞倒的时候,听到那声‘我艹’,我就隐约想到,他并非是想对我下黑手,而是不知不觉中被石板下未知的邪物迷惑,出现了幻觉。

  说到底,要不是两人相识久了,熟知对方应对事物的反应,保不齐这会儿我脑袋上已经多了个窟窿了。

  弄清状况,孙禄反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是我混蛋!你帮我,我他妈还……”

  说着又要抽自己耳光。

  我赶忙拦了他一把,“行了,这事儿不怪你,只能说这底下的东西够邪性。我都是‘职业神棍’,不也一样中招了吗?”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又是一阵后怕。

  两人撬石板的举动,实在是有些莽撞了。

  照静海说的,孙屠子度过九个百年恶鬼,是反九阴的体质,都还被迷惑,把我当成了鬼魅。要是换了别人,指不定有什么后果呢。

  孙禄只是因为出事的是他老爹,一时昏了头,绝不是天性莽撞。

  这会儿吃了趟亏,脑子也清醒过来,问我:“咱是接着挖,还是先去做点准备?弄点黑狗血什么的?”

  “汪!”一直守在旁边的小柱子呲着牙冲他叫了一声,像是在怪他说了不该说的话。

  我啼笑皆非,想了想,摇头道:“用不着准备了,咱已经冒失一回了。刚才真要有什么东西从下头钻出来作妖,这会儿咱俩多半不能囫囵个的站在这儿。照我看,这底下的东西煞气重不假,但还没到青天白日能出来作妖的地步。咱加倍小心就是了。”

  我这么说倒不是托大,而是忽然想到,刚才我俩有惊无险,未必就完全是因为两人的体质特殊。我在药包里找到的那粒‘小石子’,多半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如果这‘石子’真是我认为的那样东西,要是还不能克制石板底下的邪物,那这一时半会儿的,再做其它准备也是多余。

  见我们俩准备再度掀开石板,孙禄他爹在上头叮嘱我们千万小心。

  老爷子已经被刚才的一幕吓到了,这会儿说话也有点发虚。

  两人答应一声,我对孙禄说,这回让他去上边撬,我在下头。

  “你行不行?”孙禄随口问道,忽然“咦”了一声,“祸祸你快看,这石板怎么好像裂开了?”

  我低头一看,可不嘛。

  石板本来是一整块,这会儿上面居然有了裂纹,只是表面黝黑,不仔细看不容易发现。

201802/16/9048_3539086 201802/16/9048_353908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