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一章 野猪头

第五十一章 野猪头

更新时间:2019-03-14 20:00:37

  孙禄明显听到了我的话,却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低头看着那堆头发,嘴里说道:“这下头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一边说,一边随手从一旁捡了根当做劈柴的树枝,弯腰就去挑那头发。

  我心中觉得不妥,想要阻止,孙禄却已经把头发挑起了一撮。

  我看到他背影明显一颤,跟着就听他喊道:“娘的,不是人,是……”

  我没听清楚他后边说的是什么,因为就在他喊出声的时候,我就觉得脚底下突然一软。

  那感觉就像是踩塌了初冬的冰面一样,我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人就陷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忽然感觉手腕一紧,一个声音从上方传来:“上来!”

  原来是孙禄他爹,在上面看到情形不对,及时伸手拽住了我。

  我被拖出坑外,还没等往下看,鼻子里就先闻到一股形容不出的恶臭。

  我不由得大惊失色,要说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也情有可原,我和孙禄在参加工作以来,却是没少闻过这气味。

  这他娘的根本就是尸体腐烂发出的尸臭!

  “屠子!”我急着向下看去。

  看清坑里的情形,瞳孔骤然一缩,差点就当场吐出来。

  那片掀开了石板后,看似坚实的土地,果然已经塌了。

  不光如此,没被掀开的石板,也都翘了起来,不同程度的陷了下去。

  在塌裂的地面缝隙中,正不断有黑色的尸水涌出来,而且尸水当中还夹带着许多白花花的蛆虫。

  孙禄总算是反应不慢,估摸着也是他离没掀开的石板更近一些,感觉地面要塌的时候,及时跳到了一块石板上。尽管如此,此刻也是狼狈不堪。

  尸水涌出的速度极快,从我转眼往坑里看,到这会儿不过短短几秒钟的工夫,就充满了整个坑底表面。

  孙禄脚下的石板,中间开裂的尖角斜向上翘起,外沿也有一定程度的下沉。这会儿尸水已经浸过了他的鞋底,就快没过脚面了。

  “快上来!”我急着过去,想把他拉上来。

  哪知道孙禄却仍然站在那里发愣,我喊他也没反应。

  难不成这家伙又被迷惑,看到什么虚幻的东西了?

  我正要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把他拽上来,他突然抬起脸,拧着眉头说:“祸祸,这下头的不是人。”

  “不是人?”我一愣,跟着瞪起了眼,“你傻了?尸臭味这么重,不是死尸是什么?你赶紧上来,在尸水里泡着舒服怎么着?”

  谁知孙禄他爹这时竟也说道:“不是死人。”

  我觉得奇怪,孙禄在底下可能吓懵了,这老爷子怎么也这么说?而且口气还这么肯定?

  “不是死人,是死猪!”孙禄忽然大声说道。

  “死猪?”

  孙禄他爹同样是拧着眉头说:“是死猪,应该没错。这臭味里带着一股子猪骚味,我杀了半辈子猪,不会弄错。”

  我被彻底弄懵了,不过还是先把孙禄拉了上来,不管是死人还是死猪,总不能让他在尸水里泡着。

  孙禄上来后,说进屋去换鞋,回来的时候,却换了一双高筒的胶鞋。

  见他这架势,似乎是还想下去,我忙说,要不咱还是先报警,下边可能是死猪,可别忘了,那还有一蓬女人头发呢。

  被我一说,孙禄也有些犹豫,他对我说,下边肯定是有死猪没错,因为他刚才看到那蓬头发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发光,所以才用树枝拨开头发看看。结果他看到那发光的东西,竟然是一只眼睛!

  “那眼睛圆咕噜的,绝对不是人眼,而是猪眼!”孙禄肯定的说。

  我更加疑惑,甭管是死人还是死猪,一般情况下,最先腐烂的肯定是眼睛的部位。

  现在坑下尸水横流,再看那石板陈旧的外表,分明是埋藏的时日久了,下头的尸体已经烂的不行了。既然是这样,孙屠子又怎么会看到眼睛呢?

  我还是坚持先报警,孙禄被我说服,正要掏手机,他爹忽然说:“不用报警,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下头肯定没死人。”

  说着,从一旁找来个铁钩子,就往坑边上凑。

  我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肯定说下头没死人,可看到他要亲自上手,还是把钩子夺了过来。

  再看看孙禄,这会儿也是一脸疑惑看着他爹,显然也没了主意。

  我一咬牙,说:“那就先不报警,是人是猪,先捞上来看看。”

  我走到坑边,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拿着钩子,顺着漂浮在上面的那一丛头发伸进了尸水里。

  感觉碰到了硬物,我试着往回拉钩子,觉得勾住了什么东西,便叫孙禄和我一起往上拉。

  两人同时用力,很快,就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连同那蓬头发浮出了尸水表面。

  等到那东西被拖拽出一半的时候,我心里的疑惑已经到了极点。

  这东西被头发覆盖,看不清具体的样子,但可以肯定,的确不是人的尸体骨骸,也并非人身体的某个部位,而是单独的一个窨井盖大小,有点呈三角状的硬物。

  乍一看,似乎真是什么大型动物的头颅,可小时候村里杀猪的时候,猪头我是见过的,这东西可不像是猪头。

  两人折腾了一阵,终于把那东西从坑里弄了出来。

  我强忍着作呕的冲动,捡了根树枝,和孙禄一起上前察看。

  等到用树枝将上面的头发拨开,看清那东西的模样,两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双双丢掉手里的树枝,像见了鬼似的急着向后退。

  那的确是颗猪头,然而却不是家里饲养的肉猪,而是一颗硕大的野猪脑袋!

  要单单只是颗野猪头,两人绝不至于惧怕到这种程度。

  关键是,当头发被扒开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孙屠子所说的会发光的猪眼,而是在猪头一只眼睛的部位,看到一只惨白的人手!

  “唉,造孽啊,造孽啊!这事儿不是说了结了嘛,你咋还是不肯放过我,非要我的命不可啊!”孙禄他爹忽然拍着大腿说道。

  我和孙禄还没从惊恐中缓过神,却被他爹的反应给弄愣了。

201802/16/9048_3539088 201802/16/9048_353908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