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章 鬼打墙

第六章 鬼打墙

更新时间:2018-03-12 5:16:36

  

  狄金莲说她的房间在后院的小楼,我们就沿着走廊往后院走。

  肉松不再像先前那么活泼,有点蔫头耷脑的。

  看到它的样子我心里就来气。

  不是气它,而是气丢下那死狗的人。

  那一定不是鬼,是人。

  我几乎能够认定,眼下除了我们仨和崔道人,这荒宅里一定还有其他人,这人和崔道人还有着一定的牵连。

  这狄家老宅的确邪门,而且似乎包藏了不只一个秘密……

  穿过跨院,来到后院,我回过头和窦大宝面面相觑,都有点愣住了。

  后院居然也都是清一色的平房,根本没有什么小楼。

  窦大宝挠了挠头,“那女的会不会是在骗我们?”

  “不会的!”潘颖立刻说道,见我瞪她,低下头嘟囔着说:“就算是,她也是有苦衷的。”

  我看了看院中的雨幕,倒退几步,来到一个房间门口,探头往里看。

  看到角落里一片脱落的墙皮,心里一咯噔。

  窦大宝说:“要不我们去正屋看看?兴许里边有阁楼,外边看不见呢?”

  “不,我们往回走。”我说了一句,转过身快步往来路走。

  再次穿过跨院,来到前院,所有人都傻眼了。

  原先坍塌的大门居然不见了,竟又凭空多出了一排房子。

  “大门呢?”潘颖愕然的问。

  我吞了口唾沫,“这里根本不是前院。”

  潘颖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指着里边,回过头说:“这就是前院,刚才的火堆还在呢。”

  我走过去,往里看了一眼,心里不免也有些疑惑。

  屋子当中的确有个火堆,被拆了床板的破床也还歪在角落,看上去的确就是先前我们烤火的那个房间。

  “祸祸,这到底咋回事啊?”窦大宝问。

  我深吸了口气,说:“这里不是前院,刚才我们去的也不是后院,我们碰上鬼打墙了。”

  “鬼打墙?”窦大宝和潘颖双双瞪大了眼睛。

  潘颖指着屋子里的火堆,“可这屋子……”

  我用力踩了踩门口的地面:“死狗呢?”

  潘颖一愣。

  我说:“就算死狗被搬走了,地上的血也不可能这么快清理干净。”

  “对啊!这里的房子差不多都是一个样子……”

  窦大宝说了一半,忽然使劲甩了甩脑袋:“不对啊,就算这里的房间都一样,可我们刚才从这里过去的时候,每间屋都看过了,没看见哪间屋里有火堆啊?”

  他边说边走进屋,弯腰从火堆里抽出根木柴冲我扬了扬:“这火可是真的啊。”

  我转眼看着崔道人,“火堆是真的,不过不是我们点的那一堆,这宅子里还有别的人。”

  崔道人仍是木无表情,甚至连话都不再说了。

  “真要是有别的人,在这间屋里点了一堆火,我们先前经过怎么没看见?”潘颖问。

  “有鬼打墙,就能有鬼遮眼。”

  我嘴上说着,心里却是疑惑到了极点。

  一栋建筑里可以有暗藏的空间,但短时间内格局不可能改变,更何况我们是在户外。

  现在不光找不到狄金莲说的小楼,连大门也不见了,唯一的解释就是鬼打墙。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低声念诵了破书上的法咒,可丝毫不起作用。

  狄家老宅真的有鬼。

  而且是极其厉害的角色。

  窦大宝把木柴丢回火堆,跑出来说:“我有一个办法能证明这里是不是前院。”

  说着,把挎包摘下来挡在头顶,跑进了院子里。

  见他跑到院子的角落,我一下明白了他的用意。

  那里是水缸的所在,他是想看看里面有没有尸骨。

  窦大宝很快跑了回来,前后看了看,脸色变得十分不自然。

  好半天才说:“祸祸,这里就是前院儿。”

  潘颖也反应了过来,“缸里有死尸?”

  窦大宝点点头:“我看的真真的,一大蓬头发在上面飘着。这就是前院。”

  我又是一阵疑惑,想了想,冒雨走了过去。

  窦大宝想跟着,被我用眼神制止了。

  这荒宅是古怪,可相比之下,我觉得崔道人更应该提防。

  蹚过草丛,角落里果然埋着一口大水缸。

  同样污浊的浑水,水面上漂浮着一大蓬的长头发。

  我左右看看,从地上捡了根树枝,想要去拨那团头发。

  树枝还没碰到水面,忽然间,我看到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

  骤雨落进缸里,水面翻腾不断,但依稀能看出人在水中的倒影。

  水里除了我自己,似乎还有……

  我猛然发现,里面还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大睁着两眼,怨毒的瞪着我!

  我浑身一哆嗦,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向身后,窦大宝等人正在廊檐下看着这边。

  那不是倒影。

  水里有东西!

  我转过身,壮了壮胆子,再次把树枝伸向缸里的头发。

  就在树枝快要碰到头发的时候,浑浊的水里猛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手,死死的抓住了树枝。

  那只手一抓住树枝,就用力往下拖。

  它的力气大的惊人,我猝不及防,又是往前探着身子,竟一下被拉的向前扑倒。

  眼看就要栽进缸里,我急忙松开了树枝,抬起双臂撑住了另一侧的缸沿,整个人就这么横在了水缸上面。

  我正想奋力翻到一边,忽然,缸里的那蓬头发猛地一翻转,一张白惨惨的大脸翻了上来,瞪着两个黑漆漆的眼泡子,和我近在咫尺的直面相对!

  这张脸白的像塑料泡沫一样,比普通人的脸大了整整一倍。

  这明显是一张被泡发了的死人脸!

  我人悬在半空,乍一看到这么一张脸,别说闪开了,就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喊都喊不出来。

  这张脸嘴角一咧,露出一抹怨毒的笑,猛地从水下伸出两只手向我抓了过来。

  就在我想放弃支撑,想要放手一搏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一下把我拽到了一边。

  “卧槽,刚才那是什么东西?”窦大宝跌坐在草丛里,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

  肉松还在咬着我的裤腿拼命拉扯,听到动静,松开嘴,蹿到水缸边,冲着水面狂吠。

  “汪汪汪汪……嗷……汪汪……”

  再看缸里,又已恢复了先前的样子,只有一蓬头发漂浮在水面上。

  就好像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你看到了?”我问窦大宝。

  “我就看见水底下有一双手要抓你!”

  我深呼吸了两下,翻身爬了起来,又捡起一根树枝,咬着牙再次去拨那团头发。

  这一次,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下面的事物翻转过来。

  “艹,这不是刚才的那具尸骨!”窦大宝倒吸了一口冷气。

  被翻上来的不是皮包骨的骷颅,而是一张被泡发了的女人脸。

  她的两只眼睛张着,眼珠就像是死鱼一样,早就没了生机。

  虽然没什么辨识度,可我还是一眼就看出,这就是刚刚从水里冒出来,要把我拖进缸里的那张脸!

  “这不是前院儿!”我和窦大宝同时道。

  我往雨廊下看了一眼,太阳穴猛地一蹦:“潘颖!”

  我甩掉树枝,招呼窦大宝和肉松跑了回去。

  跑进屋,火堆还没熄灭,屋子里空无一人。

  潘颖不见了。

  崔道人也不见了……

  窦大宝狠狠一拳砸在墙上,咬牙道:“我一直盯着那个牛鼻子呢,刚才就是看你……我艹他妈`的!”

  “别乱!”

  我胡乱捋了把头发,红着眼睛往雨廊的两头看了看,低声说:“崔道人是人,鬼打墙不是他搞出来的。”

  “是他把小潘抓走的!”

  “他应该是有别的目的,不会杀潘颖的。”

  “什么都不管了,先找到小潘再说!”窦大宝掏出杀猪刀,用力抹了把脸,“他不杀她,但是会J她啊!”

  我没理他的无厘头,见天色越来越暗,又从火堆里抽出一根桌子腿,把衬衫扒下来缠在上头,用火快速的燎干了当做火把。

  “现在怎么办?前边还是后边?”窦大宝问。

  我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后边,沿路在墙上做记号!”

  

201802/16/9048_3376592 201802/16/9048_337659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